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节 执念
    第一千九百六十三章节执念

    “父亲说是出身洪荒天地,但也可以说不是,前辈这么问想必是出身洪荒天地吧!”盘王此刻的脸上则是露出了无比兴奋的神色来,对他来说刑天的这番话则是承认了自己的来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能够从外界进入长生界,那绝非一般之人,能够闯进通道的只有纪元之主中的强者方才能够做到,一尊纪元之主那是何等强大的战力,也难怪对方丝毫没有将血神道的威胁当成是一回事,难怪会那么霸道!

    “我的确出身洪荒,只不过我想知道盘古是如何进入长生界的,我希望在此事之上你不要欺骗我,我所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以盘古的实力应该不可能闯过水晶之路!”刑天没有做任何的掩饰直接承认了自己的出身,却又霸道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水晶之路是什么,洪荒天地又是什么,刑天与盘王心中明白,可是对于那名女子来说则是一头雾水,不明白刑天与盘王这是在打什么哑谜,不过有一点她明白,这并非是小事,若是自己明白了,那对自身来说绝对有着巨大的好处,只可惜她却不敢开口询问,毕竟这可是关系到刑天与盘王的秘密,一但被对方给记恨上那自己可就得身死魂消了!

    于是,那怕是心中有着再多的疑惑,但这名女子也只能忍着,无论诱惑有多大,她都得咬紧牙关坚持下去,心神不能够有丝毫的动摇,要不然后果将不是她所能够承受的。

    在这一刻,这名女子的心中不由地有了一丝淡淡的悔意,早知道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会涉及到刑天与盘王的切身利益,那打死她都不会前来探听消息,而与此同时,她也明白了恒天商盟的那名弟子为什么会那么淡然,不是对方没有看透刑天的战力,而是对方知晓这其中的危险,所以根本不愿意去冒险,偏偏自己傻得自以为是一头撞了进来。

    沉思了片刻之后,盘王轻叹一声说道:“前辈说得没有错当年父亲的确没有能力通过水晶之路,不过有一点前辈却想错了,父亲之所以能够成功进入长生界并非如前辈一样真身而入,而是用元神进入的,而且父亲也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盘古,只能是盘古神所留下的一丝执念罢了,正是如此方才可以通过水晶之路的约束!”

    当盘王的这番话一落下时,刑天的脸色是一变再变,刑天想过了许多的理由,可万万没有想到最终事情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此盘古并非彼盘古,更没有想到对方根本不知道什么其他通道,而是以这种让人难以置信的办法进入长生办之中。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刑天沉声说道:“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想错了,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个样子,不过虽然此盘古非彼盘古,但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洪荒的生灵,也算是与我同出一源,见了你这晚辈也不能够一点表示都没有,虽然你传承了盘古的一切,可惜一丝执念终究无法形成完善的肉身,而且你一味的提升自身的实力,忽略了根基的重要性,眼下看似强悍无比,但实际上已经为自己日后修行埋下了祸根,看在盘古的面子上我赐你一滴精血,你将其炼化之后能够弥补自身的不足!”

    说到这里时,刑天心念一动,一滴精血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对于刑天这样的强者来说,这样一滴精血可是十分难得,要知道这一滴精血看起来不起眼,可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是惊人的,一尊神帝想要炼化这么一滴精血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看到刑天从自身之中凝聚出一滴精血之时,盘王的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丝狂喜,虽然他继承了盘古的修行大道,可是他的肉身却有着先天性的缺陷,毕竟当年进入长生界的仅仅只是盘古的一丝执念,根本没有一丝盘古精血,肉身自然也就有了一定的缺陷。

    当然,这缺陷并非是肉身不够强大,而是肉身与其所修行的大道有着一定的隔阂,虽然这一丝隔阂并不太大,但是那怕仅有一丝,对于一个个的修行来说那也是有着严重的阻碍,而现在有了刑天的这一滴精血,盘王则看到了弥补自身缺陷的机会,这让他又如何能不为之兴奋起来,如何能不高兴,这一次的冒险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有利了。

    相对于盘王的兴奋,那名女子的脸上则是更加凝重起来,在她看到刑天所凝聚出来的这滴精血之时,她的心情则是更加沉重,仅仅只是一滴精血,所蕴含的力量就已经超过了一尊神帝初期强者的所有力量,如同刑天这样的强者,想要凝聚力这样的精血只怕并不太难,要知道刑天现在可是有伤在身,那怕是刑天与盘王之间有着再大的关系,但是一旦事情危机到了刑天的安危,他也就不会这么做,由此可见刑天的本身有多恐怖。

    原本自己的跟踪就已经为自己埋下了祸根,而现在自己又听了这么多的秘密,只怕刑天更为会放过自己,一想到这里时,这尊女子女的心就为之恐惧起来,要知道面对刑天这样的强者,她可没有半点逃走的机会,而且若是自己一但这么做,那只会更加激怒对方,自己的生死将会变得更加凶险万分,稍有不慎那就得身死魂消。

    “混蛋,同样都是跟踪,盘王为什么能够得到这么大的好处,而我却要面对如此的危机,这上苍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这尊女子的心中不由地在暗自埋怨着,可是任是她心中有再多的想法都没有用,她只能承受自己无知、自大所带来的巨大隐患,承受这份恐怖的压力,谁让她自己是有眼无珠,将一头老虎当成是绵羊了,所以现在自己面对如此的危机那也是自己找的,怨不得任何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