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节 欺软怕硬
    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节欺软怕硬

    在整个长生界之中道主的强者有很多,但是真正有道主的大势力却并不太多,毕竟很多道主级的强者都是出自永恒天朝,也有一小部分出身散修,向血神道这样的存在自然也就变得很少,一个有道主坐镇的势力,对于很多人来说诱惑也就可想而知,毕竟在这样的势力之中拥有着强大的底蕴,能够让很多散修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修行资源与功法大道!

    虽然说这天宝秘境之中有很多大势力的门人进入,但总体而言,进入到天宝秘境之中最多的还是这秘境出现周围的散修与各种大小势力,而他们的修为相对来说都十分有限,很大程度之上都要止步于神帝巅峰之境,看不到证道纪元的希望,似刑天所遇到的散花仙女这样能够成为神帝初期的存在也更是凤毛麟角,大部分人其实也都只是神皇境界而已,而现在他们则看到了希望,不仅仅是神帝在望,那怕是证道纪元都大有可能,所以这样的指令对他们来说简直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让他们一个个都为之疯狂!

    众人纷纷向那血神道之人看去,只见在此人的手掌的上方,出现了一个男子的画影图形,却见是一个约莫着二十几岁模样的男子,一身兽皮,手提一柄巨斧,显得极为霸气逼人,那一股凌厉的霸气,哪怕是透过画影图形都要生生将一切毁灭。

    在看到这画象时,刑天的心中则是不由地生出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来,可是偏偏刑天自己明白根本不认识此人,在自己的记忆之中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此人,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中又会出现这样的感觉呢,这让刑天有些一头雾水起来!

    就在刑天疑惑不解之时,有人则是开口问道:“敢问尊使,这一个男子姓甚名谁?是何方人士,实力又有多强大?”别看这些人一个个的脸上都带着几分兴奋的神色,知道如果能够将这个男子抓住,自己就能够一步登天了,可是他们更明白一个道理,能够让血神道都如此重视的人,那绝对不是简单之辈,若是自己稍有大意只怕死的不是此人,而是自己,所以那怕是他们心中有再多的贪婪之念,都要将敌人的信息弄清楚,毕竟他们都不愿意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利益再好也没有自己的性命来得重要!

    “这个蛮子名叫盘王,一旦有这个蛮子的消息,都可以第一时间传信给我们血神道,我们血神道会立刻出动人马将其斩杀,而你们也能够得到想要得到的利益,若是你们能够成功将其抓获,那我血神道自然也会信守承诺,血神道的信誉如何,你们都清楚,不会为了这么一点点的小事而欺骗你们!”这个血神道的弟子扫视了一眼众人傲然说道。

    “盘王,莫非此人是和当年的那一位霸者有什么关系不顾民?”在众人都一副跃跃欲试之时,与刑天做交易的摊主顿时想到了什么,立即变得有些惊恐了起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让其心神都不由为之失守,看样子事情只怕很恐怖!

    当这摊主的惊呼声落下之时,那诸多众人得到此提示后,一个个脸色也都变得异常难看起来,如果这事情真是如此,那事情可就大条了,也就怪不得血神道会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追杀这个盘王了,而这件事情之恐怖让他们那激动的心境瞬间冷却下来!

    在无尽的岁月之前,有一个强大的神帝横空出世,而他遭到了当时的血神道的疯狂打压,只是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血神道那强大的力量竟然没有能够压制住这尊强大的神帝,反倒是被连连被其打脸,到最后甚至连血神道的掌教都亲自出手,可是结果竟然没有能够奈何这尊神帝强者,最终被他从容离去,而那一战之后血神道的失败让其的名声自然是大跌,双方也就结下了死仇,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对了当年的那个人,似乎也是姓盘,只是当时长生界之中几乎所有人都为之震撼了,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那个姓盘的神帝为什么要大闹血神道,不过双方结成死仇之后,血神道一直都对那尊强悍的神帝通缉着,一直到现在都未曾取消过,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尊强悍的神帝一直都没有再出现过,大家也就淡淡忘记了他的存在,没有想到现在血神道又为此事而大动干戈起来,这如何能不让在场的众人为之震惊!

    “你竟然知道这件事情?莫不成你与那蛮子有什么关系不成?”血神道的弟子在看到这摊主的反应时脸色也为之大变,颇为震惊地看着对方,仿佛是要看清楚此人一样,而在他那目光之中充满了恐怖的杀意,大有要将其斩杀之意!

    感受到血神道之人的恐怖杀意时,这尊摊主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沉声喝道:“在下恒天商盟的弟子,对一些远古消息有所了解,听说过血神道与那尊无上神帝之前的恩怨过!”

    当这尊摊主说出自己的身份后,那尊血神道的弟子脸色为之变色,那恐怖的杀意瞬间收敛了起来,他们血神道虽然强横,可是这摊主背后的恒天商盟同样也不简单,以他的身份还不敢挑起两大势力之间的大战,毕竟他可不是血神道的决策者,更不敢为血神道招惹是非,那样的话用不着恒天商盟出手,血神道便会将其斩杀掉!

    “原来是恒天商盟的道友,难怪有这样的见识,若是道友有这蛮子的消息,还请立即通知我们血神道,我们绝对不会让道友吃亏的!”一瞬间,血神道的弟子则是转变了态度,没有了之前那蛮横的样子,对他来说蛮横无理也得看人,面对能够与血神道相比的势力,他自然要放低态度,免得为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为自己带来死亡的危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