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节 离开
    第一千九百四十三章节离开

    “真的来了,好大的动静啊,看来这扇大门的存在也是无比的恐怖,稍有不慎就能够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当这扇门所凝聚而出的冲击出现之时,刑天也不由地瞪大了眼睛,眼神之中居然有几分震惊,他无法想象门户那边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仅仅只是一扇门户居然能够凝聚出如此大的威势来。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到了这一步由不得刑天退却,这扇恐怖的门户已经死死地将刑天给锁定!

    刑天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清冷,通天之路刑天也去过,但那扇区门户完全无法与眼下自己所看到的门户相提并论,两者之间几乎没有任何可比性,而通天之路中自己则几乎受到了死亡的打击,可想而知这扇门户后面的情况有多凶险!

    刑天再一次将目光投向这扇门户,那怕是刑天已经凝聚心神,不让自己被这门户之上的力量所撼动,但是他的心神依然会被这门户之上的力量所摄!而就在这个时候,刑天却心下一横疯狂地对这扇门户大大出手了!

    瞬间,刑天身上是光芒大作,紧接着一拳轰出,拳如流星一样直接轰进入了这扇门户之中,仅接着一阵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整个门户之上的道纹动了,有如水面上的波纹一样,刹那之间便将刑天的所有攻击都给吞噬了进去,那恐怖的一击竟然没有给这扇门户造成一丝一毫的伤害,那怕这仅仅只是刑天的试探一击,可是如此的结果也让刑天为之震惊!

    “战!”刑天再一声沉喝,身上凝聚出无尽的战意义,铁拳一挥,又是一记恐怖的攻击轰向眼前的这扇门户之上,但这一道攻击依旧不足以让其有所伤害,仿佛是这扇门户的存在就是在对进入之人进行考验一样,没有让其认可的力量是不能通过的!

    仅仅只用这样的手段是无法得到门户的认可,心念一动,刑天一步跨出,身如滚星一样向前猛地一撞,几乎让虚空为之破碎,整个空间都在刑天的这一撞之下为之震动,而这时受到冲击的门户则有了变化,隐约之间传来了一阵的轰鸣声。

    “战!战!战!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我刑天的前进之路!”刑天沉声一声之后,一记又一记的攻击暴发了,刑天的攻击一记比一记恐怖,大有不将眼前这扇阻挡自己的门户摧毁誓不罢休的架式,给人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感觉!

    在刑天的这一阵连环攻击之下,一声破裂的声音响起了,刑天眼前的这扇门户终于出现了变化,车缕缝隙出现了,仿佛是无法承受刑天那恐怖的攻击要被撕裂开来一样。

    看到这样的情况之时,刑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轻声说道:“这只是刚刚开始,来吧,让老子见识一下你的终极力量,让老子撕裂开一切阻挡!”

    紧接着刑天再一次发动了恐怖的攻击,虽然刑天没有真正了解过这扇门户,可是刑天却经历过通天之路的那一场疯狂的杀戮,他明白时间不等人,若是自己不能够一鼓作气将阻挡自己的一切给毁灭掉,那后果将不堪设想,毕竟这扇门户还没有发起反击!

    “剑来,一剑荡八荒!”一声沉声之下,刑天的手中多了一柄杀气四溢的神剑,在这神剑之上涌动着让人为之胆怯的光芒,那是灭世之光,在这神剑出现之时,刑天眼前的这扇门户在颤抖,在恐惧,仿佛是被刑天手中的神剑所摄。

    是时候离开了,刑天轻回首看了一下后面那方天地,一刹那间无数张面也印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紧接着刑天手中的那道灭世之光动了,下一刻刑天是人剑合一,化为一道流光直接撞在了门户之下,在人剑合一的力量之下,在灭世之光的恐怖力量之下,刑天直接冲进了门户之中,而在刑天的身影消散之时,这扇门户则是为之一阵颤抖,化为一道道光雨消失不见了,在这混沌的虚空之中再也没有了什么门户!

    一刹那间,许多人的心情为之凝重起来,随着门户的消失,那恐怖的威压消失不见了,诸多洪荒强者都为之一阵黯然神伤,而嫦曦与嫦娥二人则忍不住心中的悲伤痛哭出声!

    刑天离开了,也带走了她们的思念,刑天这一去,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所有的洪荒强者为之悲伤,而那诸多远古神魔与纪元之主则是一阵的轻松,身上所背负的诸多压力在这一刹那间消散一空,他们终于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不用害怕下一刻天会杀到自己的身边,对自己行那疯狂的屠杀之举了,不用担心刑天会与自己争夺世界的控制权!

    当刑天冲进门户之时,一道神秘的力量作用在了他的心神之上,然后化为了一个古朴的‘道’字烙印在了刑天的心头之上,这个道字的出现让刑天为之震骇,看似平凡朴实,却似凝聚着无尽的大道奥秘一样,给人一种无尽的诱惑!

    道,何为道?刑天不由地暗自沉思起来,而就在刑天心神变化之时,他身上的气息则是发生了惊人的变化,一丝丝本源力量出现了变化,仿佛是要与脚下的天地化为一体!化道,刑天这是受到了这神秘力量的影响,身体出现了化道之变!

    就在刑天陷入到危机之时,内世界之中的世界之树为之一阵晃动,一道道大道法则疯狂地涌动起来,让刑天的内世界为之动荡起来,世界之树这一动,立即将沉思之中的刑天给惊醒,一刹那间刑天为之失声呐喊起来,这是发自他内心深处的呐喊。

    “化道,这力量怎么会如此的恐怖,在这样的力量之下,又怎么可能有纪元之主能够抵挡住这样的冲击,难道说这就是这通道惊变的原因,是阻挡众生进入深处世界的力量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