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节 诱饵
    第一千八百七十六章节诱饵

    刑天可不担心那神秘的黑手会躲藏不出,因为到了这一步已经由不得它了,若是这神秘的黑手还不出现,那这三千王座真得将与它再无关系,会彻底被在场的诸多强者所分掉,它的一切算计也都将成为泡影,所在在这时那神秘的黑手就算是不想站出来也不得不站出来,因为他没得选择,除非他肯愿意被外来的力量所毁灭自己的计划!

    “饵,没有想到刑天这个疯子竟然将王座做为诱饵,真是大手笑吧,抛出的这尊王座来将所有敌人一网打尽,这样的手笔只怕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能够做得出来!”

    “是啊,只有刑天这样的疯子才会这么做,只不知道这样的诱饵,能否成功将所有敌人吸引住,不过说实话,若是没有大家这番解说,只怕我都忍不住要出手去抢夺那尊王座,毕竟这尊王座之上的隐患是最小的!”一尊人类文明出身的纪元之主感叹地说道,那神情有着莫大的遗憾,毕竟这可是能够提升自身实力的巨大诱惑!

    就在众多强者为刑天的大手笔而震惊时,意外出现了,离开刑天压制的王座与其他王座勾通,那座恐怖的无上法阵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强大的力量横扫四方,那些忍不住跳出来冲向王座的神帝一个个都陷入到了法阵之中,然后直接被法阵的力量所毁灭!

    “怎么回事,难道说远古神魔那些混蛋说得是真的,这三千王座就是一个局!”看着刹那之间被无上法阵所毁灭的诸多神帝时,一些纪元之主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起来。

    吼!还没有等诸多纪元之主与神帝从这震惊之中清醒过来,法阵之中传来了一阵阵的吼声,三千王座光芒大作,飞速地冲向了诸多纪元之主与神帝,一场血雨腥风开始上演,那些反应不及的生灵直接被法阵所席卷,成为了三千王座的养分。

    这时,远远旁观的刑天脸上再一次闪过了一丝冷笑,然后不屑地低声说道:“你终于忍不住要跳出来了,这一次我倒想知道你是否还能够有所隐藏!”

    为什么这三千王座会突然暴发,那些纪元之主不清楚,那些远古神魔同样也不清楚,而刑天的心中却有所猜测,因为被自己镇压的那尊王座的本源受到了重伤,本源受创之下,自然要急于恢复,刑天放出它来就是想看一下这王座是依靠什么力量恢复本源,虽然刑天的心也曾想过那神秘的黑手将这么多生灵放入到通天之路是将众生当做养分,可是毕竟那只是猜测,而现在三千王座的爆发却证实了这一切。

    刑天高兴了,因为他用手中的王座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可是那诸多远古神魔则更加愤怒,空间神魔愤怒地吼道:“刑天这混蛋真是该死,这下我们的麻烦大了!”

    是啊,他们的麻烦大了,原本他们全力出动要进行的虚空封禁止被这三千王座的突然暴发给破坏了,他们想要镇压三千王座的计划彻底失败了,计划失败也算不了什么,毕竟他们早有心理准备,让他们恐惧的是三千王座不再隐匿,直接向那诸多纪元之主与神帝下手,吞噬这些生灵的本源来提升自身实力,这确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恨是没有用的,无论他们心中再怎么痛恨刑天,他们第一个要面对的还是那三千王座,若是等这三千王座吞噬了诸多纪元之主与神帝后,那么他们将无力阻挡这三千王座的屠杀,他们诸多远古神魔也得殒落,那怕是他们心中再怎么不情愿,也必须要出手相助诸多纪元之主一臂之力,阻止三千王座对他们的屠杀!

    一尊尊远古神魔大吼着冲向了三千王座所凝聚而成的无上法阵,暴发出自身强大的攻击,要阻挡这场疯狂的屠杀,一刹那间整个虚空被无尽的力量所充斥,虚空开始撕裂,星辰为之破灭,一场灭世的境象出现在了这片虚空之中。

    心念一动,刑天带着诸多洪荒强者躲得更远,以免被这场恐怖的风暴所席卷,在刑天动身之时,那些一直观注着刑天的人类文明的纪元之主也随之而动,对他们来说同样也不想被这场恐怖的风暴所席卷,这样的剧变一出,让他们的心中也不免有了恐惧的阴影。

    “刑天,你这混蛋弄出了这样的风波,竟然妄想要脱身事外,你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吗?你若是敢避战,那我们将不死不休!”大道在看到刑天逃得更远之时疯狂地大吼着,对刑天还有那诸多置身事外的强者发出了威胁。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笑,不屑地说道:“这一切是老子造成的吗,这是你们自己找的,是你们自己想要这尊王座,老子只不过是成全你们罢了,现在出了问题却要把责任推到老子身上真是可笑,你想与老子不死不休还是等你能够从这场杀戮之中脱身再说吧,你这混蛋指不定将殒落在这场疯狂的杀戮之中!”

    威胁,刑天可不会把它当成是一回事,想要逼刑天出手,那是不可能的,而且这一切也的确是刑天的算计,在那神秘的黑手没有完全现身,刑天又怎么可能参与到这场杀戮之中,不将远古神魔的力量给榨干,刑天又怎么会投身这场杀戮,大道太高估自己的力量了。

    至于那诸多人类文明的纪元之主,他们同样也没有将这威胁当成是一回事,对他们来说那些远古神魔同样是自己的敌人,对于敌人的威胁,在他们的心中同样也只是一个笑话,这一个削弱敌人的大好机会,他们又怎么会傻得去破坏,他们高兴还来不及,最重要的是他们都看透了刑天的心思,明白刑天在想些什么,这个时候他们可不会傻得去破坏刑天的计划,张自己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