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节 虚张生势
    第一千八百五十五章节虚张生势

    “杀!”石剑在神帝石墨的手中爆发出绚烂的光芒,一剑挥出,将天穹都给撕裂开来,整个虚空都在剧烈的震荡着,仿佛是要被这一剑毁灭,扩散出来的余波将一些王座都给震飞!

    还好刑天与神帝石墨二人的战斗周围没有生灵,要不然在这恐怖的余波之下,直接就能够将一尊纪元之主给毁灭,不知道将会有多少生灵被他们所灭杀。

    “拳破虚空,灭!”刑天一拳轰出,拳如流星同样撕裂开了虚空,一拳一剑在虚空之中疯狂地碰撞着,所暴发出来的力量让人难以想象,一阵阵的轰鸣声中,一拳一剑都在疯狂地凝着无尽的力量,在演化着自身的大道,刑天的拳中演化出了一方生灵的世界,武道在这方世界之中不断在升化着,这是刑天一身武道的演化,而在那神帝石墨的剑中则是演化一方石头的世界,整个世界皆为石头,没有任何生灵的存在。

    两个由自身大道所演化出来的世界在这虚空之上疯狂地碰撞着,石头的世界演化的速度明显要比刑天快上一分,一座由石头所凝聚而成的王座出现在了世界之中,一尊身影端坐在王座之上,那道身影正是神帝石墨的一丝元神!

    当王座出现在世界之中时,刑天的武道世界发出了一声低鸣,世界在王座的力量之下竟然被撕裂开来,虽然刑天的世界品质极高,但是刑天的力量是由自身演化而来,武道世界之中并没有真正的生灵,而神帝石墨的世界则拥有了王座之力,一剑之威在撕开刑天的武道世界后,去势不减,疯狂地轰在了刑天的身体之上,不过一刹那间刑天的身上暴发出强烈的血气之光,将神帝石墨这恐怖的攻击给化解,没有让其攻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

    看到刑天所凝聚出来的世界被撕裂之时,诸多远古神魔皆是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们不明白刑天这是想要干什么,在这样的对决之中竟然还要保存实力,还不动用全力,难道说刑天就不担心自己一时大意会被敌人给重创,彻底陷入到绝境之中吗?

    “刑天这混蛋真得是疯了,看看他都在干什么,在这种情况之下,还妄想要保存实力,还想要保留后手,他真得以为自己能够横扫敌人不成,还是将我们所有人都当成是傻子!”一尊远古神魔不由地怒声低喝着,很明显他对刑天已经是有了严重的敌意,在他看来刑天这就是在提防着他们这些远古神魔,就是妄想要将他们也拉入到这场战斗之中。

    一尊远古神魔冷哼一声,说道:“不要多说,我们静观其变,任是刑天有再多的想法,只要我们保持本心,那就足矣,他要保存实力那就由他去吧!我们现在要盯紧的是那诸多纪元之主,还有那些恢复神智的蝼蚁,免得出现意外,那对谁可都不是什么好事!”

    刑天可没有在意别人怎么看待自己,对于刑天来说,这一战就是一次大好的验证自身大道的机会,虽然自己的武道世界被撕裂,可是刑天并没有太在意,心中暗自忖道:“我的武道世界还是有缺陷,还是无法达到完美无缺的地步,不过这样也好能够让我知晓自身武道的缺陷,日后还有机会去弥补这缺陷,借助着敌人之手,能够有如此收获也是好事一件!”

    在刑天看来这是一件好事,但在其他人的眼中,这实在是太疯狂了,完全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不把自己的性命当成一回事,这样的疯狂之事也只有刑天这样的疯子能够做得出来,对于诸多纪元之主还有神帝来说,那是绝对不会做的,在他们的心中对于敌人,那就要全力以付,一举将其击杀,而不是刑天这样一再隐藏实力。

    心念一动,强大的血气云柱再一次出现在了刑天的头顶之上,神帝石墨的这一击似乎让刑天也有些震惊,他的眉头微微一皱,淡然说道:“还行,但若是你只有这样的程度的话,那依然是赢不了我人,更别说是斩杀我,你还有什么本事都施展出来吧!”

    “哈!哈!哈!刑天,你不要再装神弄鬼,虚张声势了,我已经看穿了你的底细,不错全盛时期的你的确是十分强大,不是我所能够与之对抗的,可是现在的你真得有全盛时期的力量吗?你可以骗得过所有人,但却骗不了我石墨,你渡纪元大劫被阻,自身大道受到了重创,你的实力只怕只有不到全盛时期的一半,要不然我的力量是不可能轻易撕开你所凝聚出来的大道世界,今天你死定了!”神帝石墨不屑地冷笑一声,在他看来,刑天不过是在虚张声势罢了,自己的攻击绝对能够将其斩杀,自己不用担心有任何的担忧!

    “什么?刑天的大道受损?难怪这混蛋一直都在用肉身做战,那怕是再困难也都没有祭出自己的杀手锏,不是他在保存实力,而是他没有办法全力出击,他需要镇压自身的大道之伤,我们都高估刑天这个混蛋了!”顿时间一阵阵的低语声在诸多生灵之中响起,那些纪元之主一个个皆都两眼冒光,死死地盯着刑天,仿佛是要将刑天生吞了一样。

    对于那些神帝,则是有心无力,一个个心中都在暗叹自己的运气不佳,竟然因为先前的失手而错失了一场天大的机缘,相对于诸多洪荒强者来说,则一个个皆都皱起了眉头,他们在为刑天的安危担忧,若是刑天倒下了,他们也难以活着离开这里。

    只有那诸多远古神魔,一个个依然面色平静无波,仿佛是没有听到这番话一样,丝这没有为之所动,让人看不清他们的心中在想些什么,而他们越是如此,给众人的压力越大,毕竟这样一个意图不明的存在才是最危险的,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发动袭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