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82章 泰坦(大结局)
    “不!不!不不不——”

    萨总咆哮着,挣扎着,抗击着!他用力捶打着艾泽拉斯星球。

    可是星球防护法阵虽弱,好歹还是有的。

    两万五千年来他奈何不了这个法阵,哪怕是法阵威能只剩下不到两成的当下,依然很好地抵抗着萨总最后的攻击。

    “不!我不甘心!我绝不甘心!”

    灵魂没有了灵魂之核,那就是会不断虚弱的残魂。

    哪怕强如萨总,依然在万神殿的惩戒之光下急速衰弱起来。他已经很清楚自己的命运了。失去了灵魂之核的他,不可能对抗集合了所有参与泰坦威能的万神殿。

    他唯一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跟艾泽拉斯同归于尽。

    这个他窥觑了两万五千年的星球,他得不到,别的存在也别想得到。

    用力夹住星球外壳上的法阵,萨格拉斯高高举起了他的泰坦神器大剑。

    这一刻,杜克的虚影突然出现在虚空战场上空。虚影的尺寸,竟是丝毫不逊于萨格拉斯。

    杜克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喊:“艾泽拉斯,你还在顾虑什么?把力量给我,否则我们都要跟萨格拉斯陪葬!”

    整个星球忽地发生一下猛烈的颤震,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地动山摇。

    那是星魂处于保护自我的本能。

    也是她最后的犹豫!

    终于仿佛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整个星球开始有了变化。

    大陆上、海洋上、天空中……

    每一个生命……

    每一个存在……

    不管是生物,还是貌似无机的死物……

    这一次,不光是四大元素,所有的存在,都向虚空中那个硕大的杜克幻影敞开了灵魂。

    成千上万!

    成万上亿!

    亿亿万万!

    数不清的存在,将自己未知的某种神秘能量灌注到天空的杜克化身里面。

    就一眨眼的工夫,杜克巨大化身从虚幻变成了凝实。

    这简直是在虚空中出现了一个名为杜克*马库斯的新泰坦。

    万神殿那边,阿曼苏尔愣了一下,忽然苦笑。他终于知道,杜克这个狡猾的凡人以什么来保证他代表的艾泽拉斯生灵与万神殿的万世盟约了。

    那边,杜克实质化的化身左手拿着一把长达两万公里的【埃提耶什】,右手提着一万公里长的【光与影之歌】,大喊一声——

    “萨格拉斯我草泥马!”

    “哐当!”那是千钧一发的格挡,看似孱弱、类似于木质的埃提耶什,竟然以它无上的空间威能,硬生生格挡开萨总插向艾泽拉斯的一剑。

    再下一个瞬间,【光与影之歌】当头插入还在愣神的萨格拉斯的胸口。

    “啊——”堕落泰坦终究倒在了凡人,不,应该说曾经是凡人的英雄的剑下!

    “不!不!不不不——”萨格拉斯大叫着,手舞足蹈地挣扎着。他企图用自己的邪能抵抗。

    可始终扎在他胸口的那把光辉圣剑就是最残酷的枷锁,每次他运起些许力量的时候,又金光一闪,再次将他的力量打散。

    在凡世亿万生灵的注视下,覆盖在整个星球上的绝望存在飞速缩小着,被万神殿的神光所虏获,无法反抗。一边变小,一边飞向万神殿那边。

    此时,杜克身后,一个跨星际传送门打开了。以希女王和泰兰德为首的后宫诸女鱼贯而出,站到了杜克身后。

    除了她们,还有伊利丹。

    杜克对大家笑笑:“我有点收尾工作要去万神殿一趟,没事,去去就回。”

    所有强者怀着一样的激动心情点点头。

    这时候,泰兰德发现伊利丹竟然也跟着杜克,不由失声:“伊利丹,你……”

    风一样的男子伊利丹撇了撇嘴:“我从一万年燃烧入侵,决定投靠萨格拉斯那一刻起,就是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我说过,我会以自己的方式守护你,守护暗夜精灵。现在,我只不过是按照我的想法做下去罢了。”

    泰兰德很想很想说点什么,但嘴巴蠕蠕了半天,终究半个劝阻字句都说不出来。

    “你这混蛋,从小时候开始就是独断独行……”

    伊利丹满不在乎,那模样分明在说——我就是我,不一样的伟男子!

    当伊利丹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他身边蓦然出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玛维*影歌!

    “你……想干什么?”伊利丹对于这个囚禁了他万年,也折磨了他万年的偏执狂女人有着天然的敌对。

    “我……我错了。”玛维单膝下跪,向伊利丹深深低头。

    真相大白,伊利丹竟然是无愧于暗夜精灵大英雄的伟男子,这无异于玛维仇视伊利丹一万年就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玛维羞愧难当。

    如果是年轻的伊利丹,估计他会发火,他会以凌厉的手段惩戒玛维,但时至今日,他早已将一切看开了:“你……这个……我原谅你。”

    “你……真的原谅我?”玛维的面具下,赫然流淌出两行清泪。

    “对!我原谅你。我从做出这个决定第一天起,就不求任何同胞的理解和谅解。能够在最后的最后,得到我所爱与我所恨的两人理解,我已经没有遗憾了。”伊利丹深沉地说道。

    “你……你要保重。”泰兰德终究说道。

    “嗯,我会的。”

    玛维显然意识到伊利丹要干什么了:“我跟你去!这才是我最擅长的。”

    伊利丹愣了半天,终究接受了这个生命中陪伴自己时间第二长、曾经无比厌恶的女人,站到了自己身后。

    杜克笑笑,带着两个精灵跨过了那个大门。

    踏入万神殿,看着神殿中央已经缩得跟人类差不多尺寸的萨格拉斯,伊利丹无比畅快地冲上去踹了萨总的脸一脚。

    “萨格拉斯,你也有今天了!放心!我会好好看守你,直到永恒的。”伊利丹开怀大笑。

    玛维冷声:“还有我!”

    对!

    当初杜克跟万神殿盟约的其中一条,就是伊利丹提出来,一旦逮住萨格拉斯,他要成为至少是其中之一的狱卒,看守萨格拉斯永生永世。

    杜克看了看一粒蛋和玛维,不知咋滴,总觉得两个似乎很般配?

    瞥了两眼,杜克就没在看了。

    一切都是命运的选择。

    那边,阿曼苏尔和一众泰坦端坐于神座上。杜克注意到,万神殿上,赫然多了两张巨大的椅子。

    那显然不是萨总的。作为叛徒,他不配拥有神座。

    “这是……”

    “嘿嘿!你这个凡人封神的小子,自己借艾泽拉斯危难的机会,弄到了艾泽拉斯的泰坦神力,还装什么?”织梦者诺甘农大笑着。

    厚脸皮的杜某人终于不好意思地干笑起来。

    万神殿太强了,虽然他很想相信万神殿的节操。

    但节操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万一哪天万神殿又出了个叛徒呢?

    力量当然是掌握在自己手中最稳妥。

    其实萨总最后那一剑,顶多重创艾泽拉斯,不至于将艾泽拉斯打爆,奈何没有哪个泰坦知道啊!

    而且谁都没有早有准备的杜克反应快。

    艾泽拉斯卡着杜克的神力权限卡了这么多年,终究在最后的最后,给杜克得手了。

    可以说是骗,也可以说是机缘巧合吧。

    阿曼苏尔开口:“只要你耐得住寂寞,找个合适的行星培养自己的身躯,一万年后,你就能像我们当年全盛时期一样,拥有纵横全宇宙的无敌之躯。”

    切,还无敌呢。

    当年不知是谁被打成狗了。

    心中吐槽归吐槽,杜克还是不得不承认,真是唯有泰坦能收拾泰坦。

    那个力量,那个尺寸,不是泰坦还真搞不定泰坦。

    不过,杜克摇摇头:“不用了。你们没有要求我让出这份泰坦神力,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阿曼苏尔苦笑:“真是戒备心重。或许你……算了。反正,只要万神殿不灭。万神殿的大门永远对你和艾泽拉斯敞开。都是自己人了,你就少担心我们会不会履行盟约了。”

    艾欧娜微笑起来:“就这样吧,我们也要在宇宙里寻找合适的行星再次培养身躯了。有事你知道怎么联系我们的。”

    “知道。”窃取了泰坦神力,杜克自然可以感应到万神殿给自己打开的端口。哪怕相隔亿万光年,依然能清晰感应到。

    雕刻这卡兹格罗斯:“艾泽拉斯现在元气大伤,保护她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当然,从这一刻起,上面所有的守护者都是你的手下了,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吧!”

    “嗯,谢谢。”

    复仇者阿格拉玛:“不用担心燃烧军团。我会尽快组织一支全新的军队讨伐他们。那是我本来的职责。”

    杜克点点头。

    万神殿就这样离开了,带着满意。

    艾泽拉斯安全了,长久的苦难迎来了终结。

    泰坦造物们、荒野之神,还有艾泽拉斯各族生灵花了好几个月,才将散得满世界都是的恶魔大体上消灭。

    成建制的恶魔军团没有了,零星的恶魔,估计得清理上好久。

    黑暗之门36年12月25日,联盟终于正式宣布战争结束——艾泽拉斯星球终于迎来真正的和平!

    “胜利了!”

    “联盟万岁!”

    “艾泽拉斯万岁!”

    “神王杜克*马库斯万岁!”

    亿万生灵欢呼雀跃,士兵们向天开枪鸣炮!人们将帽子高高扔到天上。

    每一座城市外圈,大量的狮鹫、角鹰兽、双足飞龙、巨龙、瓦格里,还有大批飞空战舰环绕城市飞行。

    大家载歌载舞,欢腾万分。

    热情的少女热情地向每一个凯旋的将士抛出飞吻,遇上对眼的,那就是热吻。

    然后,最近一个月,以杜蕾斯为首的三大死神全部禁售……

    联盟宣布,会举行连续百日的庆祝活动!

    庆祝反燃烧军团胜利!

    以后每年10月16日定为圣*杜克之日!每年12月25日定为反燃烧军团胜利纪念日!

    时间,在狂欢之中渡过得很快!

    转眼就来到了黑暗之门38年1月1日。

    卡拉赞神殿当中,神妃伊露希亚急冲冲地杀进来,一扬手,空间扭曲的魔法防护就消失了。

    她杀入神殿的书房里:“杜克……”

    伊露希亚七窍生烟地看着墙上的大字报,上面写着——

    老子不要上班!

    “喂!谁知道杜克那混蛋去哪里了?”好不容易,伊露希亚逮住了杜克的侍女凡妮莎。

    这位很小就跟随杜克的侍女有点扭捏,脸色绯红,伊露希亚一下子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杜克那混蛋也对你下手了?”

    凡妮莎不敢隐瞒,低头道:“是,是我诱惑主人的。”

    “切,那家伙……算了,我可管不了他这个。那家伙呢?”

    “我不可以说。万一主人讨厌我怎么办?”凡妮莎跟了杜克三十多年,才修成正果,宁可得罪伊露希亚都不敢卖杜克啊!

    伊露希亚直接传送了。

    当她出现在杜克寝宫的时候,看到了玉体横陈的风行者三姐妹,看样子她们昨晚被收拾得不轻啊!

    这时候,伊露希亚发现吉安娜也来了。

    “伊露希亚姐姐,你找杜克?”

    “是啊!你也是?”

    “哼!”吉安娜气鼓鼓地嘟着红润的小嘴巴:“每年一度决定哪些魔法可以嵌入魔网,要他这个魔网之主批准才行啊!又不知跑去哪里了!?”

    伊露希亚有点头痛地扶额:“怎么办?那家伙可以在这世上任何一个角落啊!”

    这时候吉安娜突然露出一个坏笑:“嘿嘿!我早有预见,偷偷在魔网里安装了监视器。只要看住少数目标,很容易逮到那个色痞。”

    吉安娜走到杜克卧室的一个魔法镜像前面,输入了一串东西。

    马上就有影像了。

    “是实时画面吗?”

    “呃,有时候会是录像。”

    很快,第一个录像画面出现了,那明显是在血色十字军团的某个圣堂里。画面中,莎莉*怀特迈恩身穿高开叉红袍,手持法杖。第一时间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仔细看就能发现,莎莉正偷偷磨蹭着自己一双美丽的大白腿。

    “复活吧!我的勇士!”

    画面中,躺着的杜某克大腿分叉处,一张方形白布突然有点动静了。

    仿佛丧尸复活,有什么东西正在冉冉升起……

    吉安娜眼明手快,迅速切换了画面:“这显然是录像!”

    下一个画面是地牢,一个高大的女精灵被什么龟甲绑捆得死死的。哭着喊着求旁边的瓦斯琪饶恕。

    这次到伊露希亚龇牙了。

    自从瓦斯琪逮住了这个躲在暗处企图搞各种颠覆活动的前主子——艾萨拉女王,就给女王改造了肤色,从上层精灵特有的蓝青色变成了白色皮肤。然后杜克就不时去地牢里审问一下女王,让她交代问题。

    再下一个画面,是抱在一团睡觉的泰兰德和珊蒂斯这对义母女。旁边还躺着蹄子和卡莉娅这对圣光组合。看痕迹,显然某杜姓凶手已经逃逸。

    最后一个画面,镜像里一片雪花。

    吉安娜知道了:“见鬼,那混蛋在龙眠神殿啊!”

    “这下难办了。”

    龙眠神殿最高处,曾经无比开阔的顶层盖起一栋新的别墅。这里成为了各色雌性巨龙挑战龙眠之主的圣地。

    本来应该在大灾变挂掉,最后灵魂融入神器法杖的蓝龙mm泰蕾苟萨当先向杜克发动进攻,谁知道哗人不成反被哗,杜克的四十八式神之手仅仅用了六招就放倒了泰蕾苟萨。

    奥妮克希亚是第二个战败的。失败,源于杜克对其龙穴的熟悉,几轮弱点狂攻,黑龙公主就倒地不起了。

    伊瑟拉是倒数第二个倒下的,自从被杜克不小心输入了10g动作片,伊瑟拉就没强过,一不小心配合了,就完蛋了。

    真正能跟杜克战个痛的,唯有五色龙王之首的阿莱克斯塔萨。

    杜克逮住企图逃跑的人形巨龙,哪怕红龙女王四脚并用还没没逃过魔爪。杜克抓紧两只龙角,神剑9999连击不停攻击,刺得阿莱克斯塔萨无法招架,愤怒的同时龙吟不断。

    “嘿嘿!当年就不该帮你这……小混蛋!”

    “哟!当年没我救你,说不定新型龙兽都出来了。”杜某克恬不知耻。

    “太后悔了,我就该灭了你这祸害!”

    阿莱克斯塔萨发动龙吼,同时开始挣扎。

    可惜没什么卵用。

    自从杜某人窃取了泰坦神力,力量上她就落下风了。

    甭管杜克要打她破甲,还是碾压她,她都反抗不能。

    或许,这就是羞并快乐着吧!

    一口气放倒四大巨龙,杜克神清气爽。传送回卡拉赞某个密室里,早已等候在旁的艾瑞达双子帮杜克沐浴,顺便……

    杜克整理好仪容之后,准备赶赴今晚最后一个约会。

    那是一个美丽的、很有东瀛韵味的人类女性。

    她在杜克面前转了一圈,展现自己曼妙的躯体:“怎样,按照你想象中那个三上老师变成的。”

    杜克托腮:“不错!”

    一番大战之后,对方给了杜克一个评价:“嗯,太疼了,我想,假如当时萨格拉斯插了我一剑,我会不会这么痛。”

    “……”杜克:“信我,那你不死都会残的。”

    当天,杜克还是被吉安娜逮到了,哪怕系统精灵全开帮他处理公务,他还是忙了足足十二个小时。

    “我抗议!我投诉!我要人权!我要八小时工作制。”

    “放屁,你都不是人了!你这个混子泰坦,有本事天天折腾一众姐妹,没时间干活?”希女王揪住杜克耳朵,完全没了昨晚肉搏战时那种傲娇带涩和半推半就。

    杜克双目里的神光超越了空间,落在成为神殿的卡拉赞各处。

    游侠派的妞们在练箭。

    信奉圣光的卡莉娅、莎莉和伊瑞尔在讨论着如何编写新的圣光教义。

    奥妮克希亚在唆使更多的小母龙来跟杜克玩龙穴探险。

    表面上看,后宫诸女都有着自己的事干,其实杜克知道,大家都有点无聊了,找事做打发时间。燃烧军团就像一座压在胸口数十年的大山,一朝这座大山消失了,没了目标和新的奔头,突然又变得空虚起来。

    杜克召集了众女。

    “大家,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我要带大家去我本身所在的世界。那是一个跟艾泽拉斯完全不同的世界……”

    一石激起千层浪!

    艾泽拉斯至高统治者、真神、外加拥有一半泰坦之力的杜克宣布,要远行。

    这让整个联盟炸锅了。

    整个凡世各种情绪都有,窃喜的,担忧的,苦恼的,痛苦的,所有人的意见都无法影响杜克的决定。

    临行的那一天,整个联盟外加荒野诸神和泰坦守护者们都到了。

    瓦里安凝视杜克很久,欲言又止,最终说道:“你真的舍得么?这里有你创下的一切,在这个世界,你至高无上。”

    “舍得?当然不舍得!别看我有泰坦之力,我从小就渴望要有最强的力量,炮最棒的妞,有最多的钱,掌最大的权。”

    “那你……为什么……”

    “或许是怕自己无聊吧。整天不是泡妞就是炮妞,我肚子里那些新奇想法也快用完了。再留在这里,我怕我太无聊,将来搞个二次大灾变,来个洪水灭世,然后让当年的盟友讨伐自己什么的。”

    杜克的言论,将旁边的安度因王子吓到了:“杜克伯伯,你别吓我。你可是我心中永远的大英雄啊!”

    安度因双眸中尽是崇拜。

    杜克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英雄?不,我其实就一个俗人。我最优先是保存自己,然后希望自己和身边的亲友都安好。在此基础上,我倒是不介意顺便拯救个世界什么的。”

    旁边,白银五圣听得有点出神。

    没有慷慨的大道理,反而贵在真实。

    安度因有点听不懂:“我不管,你的公爵府我会为你留着的。”

    瓦里安白了儿砸一眼——还公爵府?

    杜克笑了:“没错!在我老家,杜克的发音是duke,在通用语里,正好是‘公爵’的意思啊!一天杜克,一世公爵。”

    杜克走了,就这样潇洒地走了,不留一片云彩。

    或许,留给艾泽拉斯的,是一份千年基业,以及一个完美的传奇故事!

    ……

    头昏昏沉沉的,杜克感觉到状态不对,睁开双眼,看到了刚刚把杜克神剑弄吐了的阿莱克斯塔萨和奥蕾莉亚。

    然后他看到了自家盛装打扮,完全是艾泽拉斯风的诸女。

    “等等!你们打算就这样出街?这里可是我老家地球啊!”杜克惊了。

    泰兰德优雅地一个转身,还挑衅似的动了动自己的长耳朵:“你忘了,今天是chinajoy啊!我们打算比一比,谁能拿到cosplay大赛冠军。”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