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70章 势如破竹(完)
    歼灭者全场无视闪躲的火焰飞弹,屠戮者的点射攻击,破坏者的虚空能量冲击……所有的攻击手段都让泰兰德感到狼狈不堪。

    有艾欧娜的自然恢复能量,泰兰德倒是不会死,受伤也顶多是擦伤,但老是把衣服烧坏,这让泰兰德感到相当恼火。

    偏偏在转侍杜克之后,她的攻击属性有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是传统的星辰坠落和自然恢复为主的神术,而是以弓箭辅以元素的游侠类攻击。

    面对没有要害和血肉的机器人,泰兰德吃大亏了。

    偏偏金加洛斯这家伙极为特殊,跟情报里的他有所不同,似乎他最近改造了自己的生体构造,让自己的躯体跟自己的机器人造物共享生命。

    泰兰德狂攻金加洛斯,都不见得这家伙喘口气,反而让周围赶来支援的加洛西型的机器人越来越多。

    “亲爱的吉安娜妹妹,这次恐怕要你帮忙咯。否则下次我可要跟杜克联手对付你了哦。”看着泰兰德那副笑颜,别看她一面圣洁仁慈,外人永远不会知道这一世的泰兰德,被杜克穿越回去上古之战里,一口气弄成了女司机。

    唉!女司机飙车伤不起啊!

    就好比杜某克穿越前整天喜欢看那个什么云飞的开车,谁知道有个自称纯情派节操猫的西贝什么喵,开车更丧心病狂。

    吉安娜打了个激灵,她知道若是被杜克和泰兰德全力夹攻,她几天都不用下床了。

    “哦!呵呵呵。姐姐说什么呢?真是太见外了。明明就是姐姐先收拾敌人的。小妹我只是过来捡几块骨头。”吉安娜说着连她自己都不信的台面话,果断向泰兰德投诚。

    泰兰德抛了个‘你敢说出去就弄你丫的’之类的小眼神,也就笑着跟吉安娜共同对敌了。

    说真的,泰兰德一个收拾掉金加洛斯和他的玩具也不是问题。

    可拖太久,泰兰德也怕其她姐妹出事。

    后宫里,哪个不是杜克的宝贝。

    若是在黎明前的最后黑暗里,因为自己的任性让任何一个姐妹折损,杜克永生永生都不会原谅她的。

    两人掀起一片元素的狂澜之后,金加洛斯童鞋在惨叫哀嚎当中打出了gg。

    另一边,破坏魔女巫会的主母们做了一个杜克意想不到的举动——她们不知出于权力斗争还是试探,居然分兵了。

    本来燃烧王座就是一条大路通到底的结构,进攻者没有分岔路或者取巧的近路可言。杜克、伊利丹、瓦斯琪和希女王四个杀过去的时候,四大主母居然龟缩到一个近乎死胡同的分支路上。

    显然主母们并不想直接跟杜克这几个凶人对上。

    取而代之的,是留在巫会房间里的瓦里玛萨斯。

    看到杜克四个的到来,曾经聪明的恐惧魔王首领露出狂热的表情。一条长舌头灵活地在满是尖牙的嘴里卷动着,身后那对满是破洞的巨大蝙蝠翅膀不停煽动着。撇除他庞大的体型和外貌不算,活像一只见到骨头的恶狗啊!

    他径直朝杜克冲了过来,同时右手一抬。

    【冥魂之拥】!

    一个强大的诅咒系黑暗魔法!

    普通凡人英雄一旦中招,他的生命和灵魂就会在几秒钟内被强行转变成暗影属性的能量,在自己受到重创的同时,将诅咒传递到周围另一个凡人受害者身上。

    如果不注意,这玩意可以在一分钟之内让整个英雄团陷入瘟疫一样的诅咒循环当中,最终在痛苦哀嚎中惨死。

    可惜,这位没什么脑子可言的前大佬找错了袭击对象。

    “哼!”不需要杜克表示什么,瓦斯琪第一个冲了上去。

    蛇尾摇曳快速冲锋的那个动作,给旁人感觉就是行云流水。唯有当事者才能真切感到瓦斯琪速度之可怕。

    或许跟最顶尖的敏捷型半神相比,瓦斯琪速度不快,但配合瓦斯琪的水系特效,那就完全不同了。

    伊利丹皱了皱眉,因为他感应到周围的空际完全被‘水’的领域所填满。

    自己人在当中穿行,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敌人的话,就如同调入了即将凝固的水泥当中,一举手一投足都变得无比迟缓沉凝。

    这种压倒性的领域力量,很显然正好克制着脑子不清醒的瓦里玛萨斯。

    他用力张开双臂,似乎想从这份领域压制当中挣脱,这时候瓦斯琪的身影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只留下一道残影。

    只有旁观的杜克他们才捕捉到了那一丝空间的震颤。

    如果此地是深海,那么瓦斯琪就是从海底最深处猛窜上来,捕杀猎物的猎手。

    瓦里玛萨斯的双蹄蓦然被一条颀长的青色蛇尾卷住。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身躯已经变成了一根被蛇尾狠狠地捆了一圈又一圈的木桩子。

    在他狂热瞳孔的倒影中,一个蛇发女影出现了。一把张到极致的弓上,搭着两支冰冷的水元素箭矢,以零距离抵在他的眼睑上。

    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锋锐的箭头填满他整个视界。

    直到眼前一片漆黑,在几乎失去所有意识的瓦里玛萨斯耳朵里,这时才听到了那声锐利刺耳的弓弦震响。

    “噔!”

    曾经的恐惧魔王首领瓦里玛萨斯,又一次陨落!

    “果然,曾经给予军团最可怕损失的杜克*马库斯,不是我们可以阻拦的!”

    “就把他们交给最后那两位吧!”

    “哪怕堕落成看门犬……”

    “泰坦依然是泰坦啊!”

    主母们窃窃私语,是心惊,也是邪笑。

    ‘泰坦’二字所代表的无上威能,是凡世存在无法体会和仰望的。而且在过去两万五千年里,阿古斯里的两位泰坦从未受到过真正的考验。

    ‘唯有泰坦能对付泰坦!’这个概念,已经在全宇宙所有存在心中根深蒂固。

    只不过,她们可以放杜克四个进去,却不能对接下来赶到的凡人英雄们熟视无睹。

    “哈哈哈!凡人!为你们亵渎这个伟大神殿付出代价吧!”

    “我们会好好折磨你们的。”

    “希望你们能有泰坦的健壮。”

    “可以让我们折磨千年!”

    四大主母尖叫着,狂笑着,宛如在进行着一场狂欢。

    谁知道,面若寒霜的女英雄们直接送给主母的,是一道光。

    犹如划破黑暗的狭长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