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节 恐惧再现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节恐惧再现

    在利益的诱惑之下那怕是诸多纪元之主也无法承受其重,也得被这股力量影响到自身,如今刑天已经是他们所已知最强的状态,这些纪元之主有理由相信刑天可以完成他们的计划,可以让他们看到利益,毕竟如今的刑天给他们的心中留下了一种无法与之对抗的身姿,让他们相信刑天是真正能够与远古神魔相比美的存在。

    “或许刑天这个疯子最终会在这一场对决之中殒落,但是不管过去多少时间,如同他这样的天之骄子,不,应该说是无上妖孽,永远都会屹立在我的心头,永远都让我难以忘怀,毕竟他的意志之强是谁都无法与之相比的,那怕是远古神魔也没有他这样刚强的意志,永不妥协的战意,他是第一个让我真心佩服的人。”一尊纪元之主发出了内心的感慨,刑天的强大,刑天的恐怖已经深入人心之中,那怕是身为敌人也发出内心的敬佩。

    而刑天最恐怖的并不是他展现出来的那绝世无双的妖孽之资,而是刑天表现出来的那种永远不会妥协的意志,永远不知退缩的战意,永远也没有人知道他潜力有多深,底蕴有多重,这一切方才是真正的大恐怖,相对这样的大恐怖来说资质已经不值一提了!

    是的,没有人能够知道刑天能够有多强大,因为他每一次面对危机之时都会暴发出无尽的潜力,都会实务倍增,就在所有人一次又一次的认为刑天已经不行的时候,就在所有人一次又一次的肯定刑天必将殒落之时,他却用自己的恐怖底蕴,一次又一次的打碎众人的猜想,让大家哑口无言,目瞪口呆,让众人为之震骇!

    空间挪移虽然成功了,可是结果更让人为之恐惧,因为此刻刑天不再受天劫的压制,血海世界再一次与刑天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站在血海之中的刑天似乎变得更加强大,更加恐怖,在血海之力的加持之下,他的实力又有了增强,仿佛是没有任何底线一样。这绝对让人为之疯狂,让人为之恐惧,那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深刻恐惧!

    “这怎么可能,他的力量竟然还没有到极限,他还有更加恐怖的底蕴没有绽放出来,血海世界的力量要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强大,我们是不是做错了?”一道声音在十八尊纪元之主中响了起来,而这道声音的响起让所有人变得更加恐惧,在这一刻他们都彻底骇然了!

    之前的时候,刑天所表现出来的绝世战力虽然强大,但若是让他们全力出击,让他们没有丝毫保留的出击,十八尊纪元之主相信,凭借着他们十八尊纪元之主的全力,绝对可以轻易的碾压刑天。虽然这其中或许需要付出几尊纪元之主的生命,但最多就是三五尊,不会超过五尊而已,可是如今,刑天所展现出来的这些实力,却让他们彻底的明白了,想要绝杀刑天,那么最少也要付出十尊甚至是全部纪元之主的生命才可以做到,当然还有一个更恐怖的猜测,那就是他们全部殒落也不见得能够毁灭刑天,毕竟到现在为止,他们依然没有看到刑天的极限,依然不知道刑天的实力会强大到什么地步!

    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对于这诸多纪元之主来说,他们可不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任何事情一但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安全之时,他们就会选择性地退缩,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最大的愿意是因为他们身为上位者的时间太久了,让他们忘记了什么叫做激情,忘记了什么叫做热血,他们有得只有那份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沉稳与老气!

    其实说起来如此疯狂的损失对于任何一个势力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任何一个势力都无法承受这样的损失,别说如今已经是部落文明的时代,一尊纪元之主就是一个部落的希望,就算是在天域时代,在那个以种族文明为重的文明时代中,这样的损失也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十八尊纪元之主,那是一个让人为之恐惧的数字。

    仅仅只是刑天一人,就能够造成如此恐怖的伤害,可以说只有一个刑天,那就相当于一个巅峰的文明存在,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

    “错了,或许我们真得错了吧,我们还是小看了刑天这个疯子,这一刻我仿佛是看到了一尊全新的远古神魔,不是一尊全新的大道在复苏,整个世界的生灵都将在它的光芒之下颤抖,一个黑暗的时代似乎又要出现了!”一尊纪元之主在轻轻地叙说着,在他的眼中闪烁着无尽的光芒,而他的这一番话则让其他纪元之主悚然惊醒!

    那一尊尊纪元之主都将目光快速地又投在了刑天的身上,在他们看向刑天的目光之中已经充满了无尽的杀意,而这时一道声音再次响起:“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无管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发生,这一次我们都必须要刑天死,他若是活着,那我们都得死,等他的实力再进一步,只怕我们十八人联手也不再会是他的对手了!”

    一刹那间,这十八尊纪元之主达成了协议,他们相互对视着,都从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到了那份决绝的神色,仿佛是在这一刻他们心中的激情再次燃烧起来,他们身体之中的血液再次为之沸腾,让他们整个人变得热血起来,让他们变得年轻起来,而这样的情形他们能够坚持多久,他们能够在刑天这恐怖的压力之下保持这样的热血姿态多久?这是一个未知数,没有人知道,那怕是这十八尊纪元之主本身也不知晓,毕竟人心是善变的,谁也不敢保证在下一刻他们之中会不会有人选择妥协,选择逃跑,因为他们皆是明白自己所承受的压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大到让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