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节 担忧
    第一千八百一十一章节担忧

    实际上对于在场所有人来说,谁又愿意将自己的生死交托在别人的手上,没有人愿意这么做,可是现在他们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们无法改变这一切,既然不能改变一切,他们也只能够认同这一切,只能默默地接受这一切,谁让自己是一个弱者!弱者是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而现在对于在场的所有人来说都是弱者,所以他们没得选择,只有沉默!

    在元始天尊的话语落下片刻后,刑天一连串地遭受到了天劫的毁灭性打击,此时他的样子实在主太惨了,让人看起来他似乎已经失去了全部战力,完全被天劫给打得喘不过气为,全身已经看不到一点完好的地方,可是就算这样依然没有一尊纪元之主选择出手,因为先前的突变已经足以让他们警惕,若没有十足的把握,他们不敢再一次出手阻击。

    “你们都看到了吧,刑天现在的处境并不理想,没有你们说得那么好,我们不能够将自己的生死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毕竟这不是我们一个人的生死存亡,而是关系到整个洪荒生灵的生死亡,我们身上都背负了太多的生命!”看到了刑天的情况时,元始天尊再一次开口劝说起在场的诸多洪荒‘强者’,想得到他们的认同。

    想法是好的,可是现实是残酷的,那怕是三清一体的太上老君也没有认可元始天尊的这番话,相对来说太上老君更加认同玄冥祖巫,毕竟刑天出自巫族,做为与刑天最熟悉的祖巫,玄冥祖巫的意见方才是最贴合实际的,方才最适合大家的。

    任是元始天尊怎么劝说,都没有人表态,而这样的结果让元始天尊的脸上多了一分尴尬的神色,看到这里时,太上老君轻叹了一口气说道:“元始师弟,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那十八尊纪元之主都没有动手,那诸多神帝也依然选择继续观望,难道我们连他们都不如吗,连这样的决心都做不了,连自己的同伴都不敢相信?”

    太上老君这一开口,元始天尊则无话可说,任是他心中有着再多的想法,任是他有所不甘心,但也只能沉默,毕竟他现在是孤掌难鸣,得不到任何同伴的认可。

    随着天劫的疯狂继续,没过多久那些纪元之主脸上则是出现了一丝淡淡的笑容,原本的谨慎心理开始从他们的心里消散开来,原因很简单刑天身上的伤势在不断地增加,气息也没有之前的强悍,转而代之的则有一丝淡淡的虚弱,这样的变化如何能不让他们的态度发生转变,若是在平常用情况之下他们还会有所怀疑,担心这是刑天为他们所设下的陷阱,可是如今刑天在天劫的轰击之下,根本做不到这一点,除非是刑天疯子,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正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想法,所以这些纪元之主一个个皆是为之心动起来!

    “诸位道友,我们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了,要不然可不是个尽头,如今刑天的气息正在虚弱,是我们一举斩杀这个混蛋的大好机会,若是错过了这场机会让刑天那疯子恢复过来,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一尊纪元之主忍不住心中的那份贪婪,开口向其他纪元之主提出了自己的想法,要鼓动这些纪元之主再来一次联合出击,给予刑天致命的一击。

    当这尊纪元之主的话语一落下,立即引来了一尊纪元之主的反对,只见对方沉声说道:“不,我们还是再等待一下,毕竟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刑天这个疯子身上出现,而且大家不觉得那些神帝都能够忍耐得住,我们难道就没有这份耐心吗,小心驶得万年船,对付刑天这样的疯子,我们再怎么小心行事都不为过,都是值得地!”

    “值得?这怎么可能,难道你想眼睁睁地看着刑天那疯子恢复实力,给予我们致命的一击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是等刑天那个疯子完成了突破,我们所有人都得死,你也不例外,你也不会活下去,刑天同样不会放过你这混蛋,你明白吗?”

    “哼,无知,本尊既然敢前来斩杀刑天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有什么好害怕的,若是你害怕大可以现在就离开,趁着刑天这个疯子还没有度过天劫之前离开这里,你还有一线生机,要不然你就老老实实地给本尊闭嘴,不要说那狗屁不通蠢话!”

    “你这混蛋竟然敢看不起老子,你想与老子一战吗”那尊纪元之主立即被对方的言语所激怒,要知道原本与刑天这样的疯子对战,自己的心理就变得异常狂燥,现在又有人如此讥讽自己,这一下子便引爆了这尊纪元之主心中的那份怒意,一下子让场面变得暴躁起来!

    这两尊纪元之主的争吵立即引起了其他纪元之主的愤怒,一声怒斥立即声响了起来:“混蛋,你们这两个混蛋都闭嘴,难道你们想死不成,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们若是觉得自己不想活了,那可以冲上前去自爆,拉刑天那个疯子同归于尽!”

    一看自己的举动引起了众怒,这两尊纪元之主立即收声,不敢再开口多说什么,免得被其他纪元之主给痛恨上,不过对于冲突的双方,他们心中都多了一份恨意,若不是场面不对,只怕他们已经大大出手了,不过间隙一生,他们彼此的心中都起了杀心,只是现在他们压制的好,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若时机出现,他们谁都不会放过对方的!

    一场言语之上的争吵引起了这十八尊纪元之主的对立,让他们内部出现了裂痕,这样的情况出现,让这十八尊纪元之主的心情都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让他们心中对这一战有了一丝不安,担心自己的性命,如此的情况一生,他们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默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