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62章 控制中枢
    悲剧发生了!

    情报不对称,是一件很凄惨的事。

    燃烧军团对杜克不可谓不重视,无奈军团太过庞大了。基尔加丹再怎么重视杜克,也不可能将军团收集到的所有关于杜克的资料向几十亿恶魔公开。

    大体上,除了远征艾泽拉斯的那些虚空领主,根本没谁会知道杜克的情报。

    军团总不能为区区一个土著半神,在整个扭曲虚空和阿古斯贴满杜克的大字报吧?那已经不是情报共享,而是示弱了。

    如此一来就造成了阿古斯的防守部队对杜克的不了解。

    这就要哈萨贝尔的命!

    穿过小型传送门的手臂突兀一麻,仿佛自己的手变成了冰之雕像了一般,就先这样,来自手臂的所有感觉被夺去了。

    那个瞬间——

    简直就像是柔弱的小草被突如其来的暴风所压倒一样。

    “什……”哈萨贝尔的惊呼叫声漏了出来。

    从对面那个小小人类身上散发出了压倒性的力量。

    那并不是实际包含了大量元素能量的什么风压。这是只有和她一样有着同样空间魔法能力的存在,才能看到的空间波动的奔流。

    已经有两万五千年了吧?

    上次有这样的感觉还是第一次见到萨格拉斯的事。

    哈萨贝尔就像是被冰冷刺骨的朔风所吹垮的凡人,在那个渺小人类强者面前,缩着身体震动着。

    “不……不可能!”哈萨贝尔看着自己狂飙蓝血的右手臂,踉跄着后退。

    她尖叫一声。刚刚举起左手企图施法,但正是这个时候,空间波动再次传来。

    空间当着她的面,在她视界内发生了错位。

    一个有着蓝色边框的传送门就在她头顶上快速成型,不到十分之一秒已经扩大到足以装入一辆坦克的尺寸。

    下一瞬,传送门就如同牛仔用的套索一样套向哈萨贝尔。

    速度是如此之快,她仅仅来得及脑袋一偏,传送门已经卡在了她的脖子和半个肩膀上……

    很少有人愿意描述,被空间传送门卡住是怎么一个可怕下场。

    燃烧王座四号boss哈萨贝尔用她的身体与生命向世人展示了一次。

    她整个脑袋连同肩膀和肩铠,全消失了。

    一条血线,一个无比齐整的切面便出现在了她的肩膀与脖子的连接之处。

    在切掉了哈萨贝尔的脑袋之后,从关闭的传送门那里,弹出一条快速飞掠的光带。

    看上去这条颀长的光带跟奥术飞弹划破空际的光彩没什么不同。

    好多恶魔、虚空领主甚至没有躲避的想法。

    这条紫蓝色的光线继续向后延伸。在空间中带起一条波纹,从相当宽敞的传送门枢纽平台上横扫而过。

    终于有恶魔发现不对了。

    全部被光带扫过的恶魔,统统无比突兀地定住了自己的身体,宛若中了定身术。

    当大后排的精锐恶魔,或者有眼力的高阶虚空领主慌忙扑倒在地上时,耳边传来“噗呲!噗呲!”一阵阵轻响声。

    被光带扫过的恶魔,立刻在胸腹出现了一条笔直倾斜的血线。下一个刹那,只见他们的身躯一排排地从中切断。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定住了。

    残存的恶魔,每一个脸上都保持着惊骇的神色,它们发出了整齐的尖叫声:“不可能!”

    在漫天的蓝黑色血雾之中。

    包括传送枢纽守护者哈萨贝尔在内,超过二十个虚空领主,三百个恶魔精锐,它们的身躯都被切成两半。正在失去生命的上半身,失去了神经控制的下半身以各种不自然的姿势扭曲了一圈,然后瘫倒在地上。

    整个锥形面上,不管强弱,所有的恶魔……

    全灭!

    别说燃烧军团那边,联军英雄们也都张大了嘴巴。

    杜克一面风轻云淡:“如果连这个实力都没,我凭什么来挑战堕落泰坦。而且,这招数只能对自己弱的敌人使用。”

    【空间斩】什么的,听起来牛逼哄哄。实际上就是高神秘度的能量传输。

    同样用空间魔法,弱鸡的那一方就会直接被秒杀。

    这就是差距。

    趁着杜克扫平这里的恶魔,吸引了所有虚空领主注意力的时候,吉安娜念动咒语。强大的奥术元素,汇聚成一个个硕大的奥术爆弹。

    这些以泰坦符文魔力演化而来的奥术能量,轰在一个个传送门上,造成了夸张的能量震荡,顷刻之间摧毁了大半个传送门枢纽。

    那些常年连通着扭曲虚空的传送门,第一时间纷纷被引爆,狂乱的能量乱流,让数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方在元素狂澜的尖啸中呻吟。

    失去了这里的空间屏障,淤积在燃烧王座上层的其它元素终于可以没阻碍地向着王座更深入的地方蔓延。

    艾瑞达风格的华丽廊柱,满是壁画与浮雕的走廊开始纷纷坍塌。原本坚实连深渊领主那吨位的怪物踩上去都不会破碎的地砖,在这场传送门连环爆炸当中,像是大海的波浪一般层层叠起。

    这种比十二级大地震还要可怕的破坏,将半个燃烧王座搞得乱七八糟。

    诡异的是,联军英雄们屁事都没。

    所有逸散过来的能量、飞溅的砖石,通通都被一堵广阔的空间幕墙所阻隔。普通能量撞击到上面,只泛起水波一样的波动,几下就消失无踪。

    当然,顺便被幕墙所保护的军团恶魔和虚空领主,也仅仅是延迟了那么一、两分钟步向死亡罢了。

    面对一群身穿满配神器,穷凶极恶,哦不对,是富甲天下亮瞎狗眼的联盟英雄,这些被强行拉壮丁过来送的领主,其实也做不了太多的抵抗。

    伊利丹砍这些家伙就是砍瓜切菜。

    瓦斯琪射这些杂碎犹如靶场练箭。

    偌大一个传送门枢纽,前后五分钟不到,就彻底安静了。

    联军停止了推进,杜克一手按在传送枢纽最大的那个传送门的门扉上,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出来吧。我的盟友们!”

    二十层楼高的传送门,不再萦绕着绿色的邪能辉光,转而是蔚蓝的光辉。

    传送门打开,大家首先感受到对面的特有的神圣气息,以及看到一个老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