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58章 神迹
    神!

    什么是神?

    在原始愚昧的土著眼里,只要能动用一点超凡能力的存在,那就是神。

    比如一个只会0级戏法的法师。

    又甚至是会摩擦生火的现代人。

    可燃烧军团中,没有那种土著似的土鳖。

    两万五千年岁月里,燃烧军团在远征当中见识了数不清那么多的文明,也毁灭了以此为基数的星球。

    在这广阔无边的宇宙当中,真正公认的神,唯有泰坦。

    他们有着最夸张的力量,可以平移山川和大海,肆意地创造生命,毁灭生命。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随意的念头在泰坦们的脑海之中产生了,很随意就能引发一个崭新星系的诞生。

    仿佛弹指一瞬间,一个宇宙生灭了。

    某种意义上,燃烧军团也是这个遥远神话的继承者。

    因为军团内,一共有着三位堕落泰坦。

    正是堕落泰坦之下,哪怕貌似混乱,也有不同等级的恶魔司职着不同的法则与秩序。

    万神殿亦是如此。他们编织不同的法则与秩序,让其彼此交织,形成了凡世所见的一切山川河流,日月星辰。

    配合星球自身的四季更替,昼夜醒转,流动运作的四大元素,孕育了新的生命与文明。

    或许,唯有这个地步,才能称之为神。

    围绕安托鲁斯*燃烧王座所发生的一切,其实已经可以称之为——神迹!

    艾泽拉斯四大元素领主在取得了阿古斯星球的元素权柄之后,一起发威的结果,就是在短短数十息的时间内摧毁了溟河之畔大半个地区。

    除了在外头巡逻或者因各种原因离开营地的恶魔,基本上呆在军营里的恶魔都是无法逃脱全灭的命运。

    侥幸没在第一波陨石坠落当中砸死的,也被元素大军所淹没,又或者死在这个巨大无比的神造海域里。

    海达西斯公爵率领着海达希亚水元素,在这片浅浅的海域里猎杀恶魔。

    也就那么万中无一的幸运儿,能在海潮覆盖冥河之畔前冲上天空。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无法避免成为风元素大军的饵料。被桑德兰指挥的风之大军绞杀殆尽。

    杜克感应着周围千里的一切,然后听到了耐普图隆的请罪:“抱歉,吾主!我可以调用的水元素太少了。无法攻入燃烧王座。”

    杜克随之将神念投到燃烧王座的大门口。

    那个无比雄伟,足足有五十层楼高的超级大门,看上去根本无法被海潮所淹没。

    耐普图隆鼓动着水元素灌进去王座里,无奈厘米传出的惊世高热居然将越过大门口的每一滴水都强行蒸发了。

    这简直就是一座在水底喷发的活火山。海量的水蒸神!

    什么是神?

    在原始愚昧的土著眼里,只要能动用一点超凡能力的存在,那就是神。

    比如一个只会0级戏法的法师。

    又甚至是会摩擦生火的现代人。

    可燃烧军团中,没有那种土著似的土鳖。

    两万五千年岁月里,燃烧军团在远征当中见识了数不清那么多的文明,也毁灭了以此为基数的星球。

    在这广阔无边的宇宙当中,真正公认的神,唯有泰坦。

    他们有着最夸张的力量,可以平移山川和大海,肆意地创造生命,毁灭生命。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随意的念头在泰坦们的脑海之中产生了,很随意就能引发一个崭新星系的诞生。

    仿佛弹指一瞬间,一个宇宙生灭了。

    某种意义上,燃烧军团也是这个遥远神话的继承者。

    因为军团内,一共有着三位堕落泰坦。

    正是堕落泰坦之下,哪怕貌似混乱,也有不同等级的恶魔司职着不同的法则与秩序。

    万神殿亦是如此。他们编织不同的法则与秩序,让其彼此交织,形成了凡世所见的一切山川河流,日月星辰。

    配合星球自身的四季更替,昼夜醒转,流动运作的四大元素,孕育了新的生命与文明。

    或许,唯有这个地步,才能称之为神。

    围绕安托鲁斯*燃烧王座所发生的一切,其实已经可以称之为——神迹!

    艾泽拉斯四大元素领主在取得了阿古斯星球的元素权柄之后,一起发威的结果,就是在短短数十息的时间内摧毁了溟河之畔大半个地区。

    除了在外头巡逻或者因各种原因离开营地的恶魔,基本上呆在军营里的恶魔都是无法逃脱全灭的命运。

    侥幸没在第一波陨石坠落当中砸死的,也被元素大军所淹没,又或者死在这个巨大无比的神造海域里。

    海达西斯公爵率领着海达希亚水元素,在这片浅浅的海域里猎杀恶魔。

    也就那么万中无一的幸运儿,能在海潮覆盖冥河之畔前冲上天空。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无法避免成为风元素大军的饵料。被桑德兰指挥的风之大军绞杀殆尽。

    杜克感应着周围千里的一切,然后听到了耐普图隆的请罪:“抱歉,吾主!我可以调用的水元素太少了。无法攻入燃烧王座。”

    杜克随之将神念投到燃烧王座的大门口。

    那个无比雄伟,足足有五十层楼高的超级大门,看上去根本无法被海潮所淹没。

    耐普图隆鼓动着水元素灌进去王座里,无奈厘米传出的惊世高热居然将越过大门口的每一滴水都强行蒸发了。

    这简直就是一座在水底喷发的活火山。海量的水蒸气咕咕地冲出水面,腾起的水雾柱子竟有千米之高。

    这条染满邪能的水汽柱子简直成了阿古斯星球的新奇观。

    杜克安慰了一下耐普图隆:“没事,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跟71%是水体的地球不同。阿古斯以前或许还不是这样的,自从燃烧军团当家做主,整颗星球就在作死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

    哪怕耐普图隆在石母塞拉赞恩帮助下找到不少地下水源,其体量占整个星球不足10%。

    当中大部分更是不能动用的水体,水分太少整个星球就会缺乏粘合性,不用外力作用,自己就会在星球自转当中散架。

    倘若要耐普图隆以这么少的水元素攻击星魂载体——堕落泰坦所在的燃烧王座,这就是为难他了。

    这时,炎魔领主斯莫德隆来了,他单膝跪下,高举双手,向杜克进贡。

    那是一小撮火元素。

    看上去真的很小很小,特别是跟他庞大的身躯比起来。

    没有谁敢小觑这团只有人类野炊篝火大小的元素,因为这团‘小小的火焰’竟有着不亚于整颗恒星的亮度。

    凡人英雄根本不可能与之对视,那个亮度,只要直视上那么两秒钟,绝对会瞎掉。

    即便斯莫德隆已经努力地减弱这团火焰元素可能造成的、各种意义上的破坏力,可它还是惊世骇俗。

    就是这么一个玩意,杜克将手轻轻一挥,就用一张紫蓝色的泰坦符文魔网将其包裹住了。

    不知何时,杜克身周的虚空中,悬停着成百上千的法师。

    他们的面容依然清晰,可他们的身影已然变成半透明。

    曾经他们是联盟战斗在第一线的法师,在战场上陨落之后,他们选择了将自己的灵魂融入魔网当中。

    天空中,一个泰坦符文法阵出现了。

    玄奥而神秘的紫蓝色光束连线勾边,穿过每一个灵魂法师手上的法杖杖头。光束飞快在各个杖头之间穿梭折射,最终形成一个由无数小号泰坦符文组成的巨大泰坦法阵。

    而这个法阵在燃烧王座的头顶上组成一组巨大的同心圆法阵,那是一个跟安托鲁斯*燃烧王座建筑几乎是针锋相对的巨大倒立圆锥立体法阵。

    杜克最后举起自己的神器法杖【埃提耶什*守护者的传说之杖】,鸡腿杖头上盘旋飞舞的三只乌鸦,为这个恍如即将向下倾倒时之沙的神奇巨型法阵,划上最后也是最为浓重的一笔。

    杜克的目光超越了时间和空间。

    那是俯瞰阿古斯亿万邪恶生灵的审判目光;

    那是傲然怒视这片炽热腥臭腐朽天地的决绝目光;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时候一到,通通都报!”

    说着来自古代天朝的谚语,他的声音,为这个巨型泰坦法阵的启动,平添几分神秘的色彩!

    杜克以冷漠的黑色目光注视着下方不断喷吐着烈焰的巨大门扉,微微将手中的法杖一偏。

    “fasoho——te!”(来自万神殿之授权)

    “kehoooayo!”(来自无尽宇宙之反噬)

    “zqrfjo——”(呼唤亿万生灵之怨恨)

    “qtdaazjojow!”(众星之指引)

    最后一句,赫然是通用语:“以毁灭报应毁灭——”

    刚刚那团被斯莫德隆进贡上来的一小撮火焰,在短短千分之一秒内拉到了最长,化作一根长度超过一公里巨大火焰尖刺。

    这根尖刺正正贯穿所有圆锥形法阵的中央。

    最终,轰然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