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二章 地火熊熊
    下一刻赵海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烈火谷的上空,赵海看了一眼炼器谷的方向,冷哼一声,手一挥喝道:“动!”随着他的声音,烈火谷就像是一座马上就要喷发的火山一样,大量的岩浆直往谷中涌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炼器谷那里所有的出入口,却全都被一层层的金属网给罩住了,只不过这些金属网十分的细,一般人不注意还真的发现不了。.

    而这时炼器谷里的那些烈焰宗的修士也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他们发现那些原本已经被他们控制起来的地火,现在好像又不在受控制了,一个个的炼器阵被烧毁,而且地火还有越烧越旺的架式。

    坐镇炼器谷这里的那些渡劫期强者也都知道了这种情况,他们马上就来到了各各炼器室,但是却发现那些地火已经完全的不受他们的控制了,有几间炼器室已经被毁了。

    烈行天是炼器谷这里的渡劫期强才的总指挥,而现在他正目瞪口呆的站在一个炼器室前面,那个炼器室已经完全的被地火给吞没了,里面已经熊熊的燃烧了起来,好像石头都被烧化了一样。

    烈行天马上就回过神来,炼器谷这里对于烈焰宗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十分的清楚,一看到这种情况,他马上大声道:“快,给宗主去信,告诉他炼器谷里的情况,所有人,有组织的撤离。”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渡劫期强者飞到烈行天的身边对烈行天道:“行天。有些不对劲,所有的传送阵都用不了了。”

    那个渡劫期强者刚说完,另一个渡劫期强者又来了,他也飞到了烈行天的身边,脸色难看的看着烈行天道:“行天,我们肯定是被人算计了,几个出入口都被封住了。”

    烈行天一听这人这以,不由得一愣,接着脸色一变道:“什么人封住的洞口?马上组织,一定要把洞府打通。”

    那个渡劫期强者道:“不知道是什么人封住的洞口。封住洞口的是一种金属线,十分的坚韧。”

    烈行天脸色一片铁青,沉声道:“集中所有渡劫期强者,从这里往上。给我直接的打出一道条通道来,速度要快。”

    那两个渡劫期强者一听烈行天这么说,不由得脸色一变,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是最后的办法,但说实话他们对这种办法,也不抱太大的希望。

    炼器谷这里花了烈焰宗几百年的时候才建成,在建造炼器谷的时候,为了防止炼器谷被人轻易的发现,这里使用了大量十分珍贵的材料,不但可以挡住人的精神力。同时还对烈谷壁进行加固,一般的渡劫期强者,根本就没有办法攻进来,但是同样的,里面的人想要打出去,也十分的困难。

    而烈行天也十分的清楚,现在洞口那里被封,如果可以轻易打通的话,那个渡劫期强者早就把通道给打通了,他说洞口被封了。好就肯定很难打通。

    在加上对方想要来对付他们,就不只是会把洞口用金属线一封那么简单,在洞口的外面一定会留在守着洞口,洞口那里并不大人,要是真的被人在外面给封住。那他们想要冲出去,就更加的困难了。

    所以烈行天才会想到。从他所在的位置,直接往前打开一条通道,因为他十分的清楚,只有这样,才能更快的回到地面上。

    那两个渡劫期强者领着其它的渡劫期强者去打通通道的时候,烈行天却在指挥着其它的修士在炼器谷那里制造出一些抵挡地火的法阵,同时也让一些元婴期高手马上试着布置,直接回烈焰宗总堂的传送阵,这样不管是通道打通,还是传送阵建好,他们就都可以逃出升天了,而不会留在这里变成烧鸡。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大量的岩浆各各炼器室里冒了出来,之前烈行天布置好的那法阻火法阵一点他做用都没有起,那些阻火法阵,在遇到了地火之后,直接就被烧毁了。

    而这个时候赵海却正站在炼器谷的上面,通过空间观察队着炼器谷里的情况,炼器人谷的面积很大,但是同样的,炼器谷那里的炼器室也有很多,而第一个炼器室时的法阵也不少,而那些法阵的下面,都有从烈火谷引过去的地火,现在那些法阵都变成了一个个的出火点,大量的岩浆从那里冒了出来,整个炼器谷已经是一片火海了。

    赵海还真的没有想到,这地火竟然如此的霸道,不过想想他也就释然了,这里的地火可不是普通的地火,这里的地火都是经过神火法则多年同化的地火,虽然这些地火里所蕴含的火神法则,不到真正火神法则的万分之一,但是当大量的地火聚集到一起的时候,所能发挥出来的威力,还是十分惊人的。

    而那些正在打通通道的渡劫期强者,赵海就更加的不担心了,等他们打道通道,怕是炼器谷里的人已经完蛋了。

    烈行天有些绝望了,刚刚他让人布法的传送阵,就在布置好之后,却突然被不知道从那里射来的黄道一照,传送阵就用不了了,而打通通道那里也十分的不顺利。

    至于原本的那几个出入口,现在都被那金属给给封住了,他试了一下,好金属性十分的坚韧,就算是以他的实力,也打不破那金属线,用法器攻击,就更加的不可能了,那金属线十分的细,而细就代表着锋利,一般的法器攻上去,直接就被金属线给割破了,如果不是情况如此危急的话,烈行天还真的想研究一下那金属线到底是怎么制成的。

    也有一些元婴期的修士,想在金属线的两四周挖一挖,把洞壁打破,找到金属线的头,这样他们就可以把金属线给弄走了,但是最后的结果他们却还是失望了,金属线四周的洞壁,好像都被金属线给保护了起来,想要挖动,根本就不可能。

    烈焰宗的修士突然发现,他们把炼器谷这里建成一座十分坚固的堡垒,但是现在这座堡垒,却已经成为了他们自己建起来的坟墓。

    岩浆已经涌了出来,大量的低级修士直接就被烧死了,而所有被烧死的修士,在身体没有被完全破坏之前,都被赵海收到了空间里,变成了不死生物,他可不想这些修士直接被地火给化成灰,那太浪费了。

    而这个时候,那些跟着赵海来到这里的黑虎帮修士,却轻松及了,他们把石楼一围,也没有主动的攻击,就站在那里等着,只要有从石楼里出来的人,他们动手宰掉就是了。

    不过到现在为止,一个从石楼里出来的人也没有,那些烈焰宗的修士,发现石楼被围之后,每一个反应就是打开护罩,接着派人去炼器谷里求救,然后给烈焰宗的总堂去信,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想做到这一点很难,派去炼器谷求救的人就不用说了,他们直接就被金属网给挡了回来,赵海的金属网可不是一层两层,而是有好多层,那些渡劫期强者都打那些金属网没有办法,就更不要说石楼里那些实力不高的修士了。

    去炼器谷求救不可能了,那就只能等宗门来救援了,但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石楼里的传送阵,全部都不能使用人,他们只能靠传信玉剑去求援,而让他们更加想不到的是,那些传信玉剑根本就没通送到烈焰宗的总堂去。

    那些传信玉剑从石楼里飞出之后,就被那些渡劫期强者给发现了,那些正呆着无聊的渡劫期强者,就顺手把那些传信玉剑都给毁了,他们一封求援信也没能送出去。

    而现在整个炼器谷那里已经陷入到了火海之中,除了少数实力强悍,或是有强时法宝护身的渡劫期强者和元婴期强者之外,其它的修士无了幸免,全部都被烧死了,而那些渡劫斯强者了知道,他们支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那些渡劫期强者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这么的憋屈过,他们竟然被人给堵在自己的基地里,活活的烧死了,这种憋屈的死法,简直就是渡劫期强者的耻辱。

    但是他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现实就是这样,到现在他们甚至连敌人的面都没有看到,就算是想投降,也根本就找不着人,这么憋屈的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怕是也是最后一次遇到。

    烈行天看着那些被包围着的渡劫期强者,心里不由得一阵的苦笑,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玩火之人死于火,这也算是一种因果报应。

    就在烈行天想着这些的时候,突然一个渡劫期强者大声道:“何方高人预至我于死地,请当面一见。”

    完全的没有反应,对方根本就不理他这个茬儿,事实上那个渡劫期强者说的话,赵海也听到了,不过他自然不会去见那些人,这个时候去见他们,那就真的是白痴了。

    对方一看赵海没有反应,接着大声道:“在下愿降,请留在下一条性命!”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到是愣了一下,他还真的没有想到,那些烈焰宗的高手竟然投降了,不过想了一想,赵海还是决定接受他的投降,他空间里的信仰之力,已经多的不能在多了,也不差这几个渡劫期强者,他们原降就降,也可以给黑虎帮增加一些实力。

    那个烈焰宗的渡劫期强者,也是在试探,他想看看对方会不会接受他的投降,如果对方接受,就是必会把他从这里弄出来,只要到了外面,以他的实力,是不是真投降,那可就不好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