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54章 另类佯攻
    杜克‘潜行’过去阿古斯抄燃烧军团的老家,是以整个艾泽拉斯作为幌子的佯攻作战。

    无论是时间还是战况,那种掐秒似的进攻,连万神殿诸泰坦都叹为观止。

    整个联军,唯有联盟首领、泰坦或者半神那一级的强者才知道,杜克带人走了。联盟军队连泰勒元帅等人都不知道杜克跑去偷家。

    燃烧军团更是蒙在鼓里。

    事实上,在杜克让四大元素领主全面侵吞阿古斯的元素权柄时,联军强者团才推进到萨格拉斯之墓的三号boss附近。等到基尔加丹发现不对头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

    燃烧军团那混乱的特性,让阿古斯星球貌似防守严密,实则通过了外层检查之后,也就那么一回事。

    本来杜克都做好各种最坏打算,比如在星球外防线被发现要怎样强突空降,又比如着陆后受到围攻,要怎么固守的同时强行侵占阿古斯的元素权柄。

    结果……

    神马预案都没用上。

    这种仿佛抛媚眼给瞎子看的操蛋,其实也蛮带感的。

    杜克就这样**地在自己临时打造的行宫,哦,行营里掌控一切(把活都丢给其他人或者下面打工的元素领主),自己专心监听燃烧军团里的破事。

    当杜克确认周遭那些虚空领主势力各自的龌蹉和矛盾之后,【真实镜像术】出动了。

    今天假扮某个艾瑞达巫师袭击另一派,一小时后就假扮恶魔袭击第三派。

    仅仅三天,就轻而易举就将阿古斯,以安托鲁斯*燃烧王座为中心,周边超过百万平方公里的各个领主的领地搞成一锅粥。

    无论是哪个艾瑞达高层都查不出什么东西。

    因为争端的起因都很简单——埋怨!

    攻打艾泽拉斯战事不顺,很多早已存在的矛盾,在失败的阴云下开始爆发。

    某个恶魔说另一个恶魔是孬种,另一个指责对方拖后腿。

    谩骂也罢,指责也好,说白了这就是一群负犬在互相吠。因为这是那批第一时间死在艾泽拉斯的恶魔。经过万年的调整,已经不是所有恶魔死后都滚去扭曲虚空了。部分高阶恶魔死后,灵魂回到的是阿古斯。

    各种大大小小的械斗,甚至是领主之间的全面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起初并没有受到燃烧军团高层的注意。

    战斗很快如同燎原之火,迅速蔓延开去,当留守的恶魔大佬发现不对头的时候,已经是内战级别的规模了。

    燃烧军团的统治架构相当标准,是典型的一生二、二生四的树状结构。

    萨总之下就是阿克蒙德和基尔加丹。

    当这两位副统帅都不在的时候,军团内部的权力就落在【破坏魔女巫会】的主母手上。

    作为萨格拉斯最堕落,最狂热的追随者,女巫会承担着一个邪恶的使命——将陨落的泰坦扭曲成不可阻挡的黑暗万神殿。

    每一位主母都有自己招牌式的折磨手法。能让受害者的尖叫声响彻安托鲁斯的殿堂。据说,无论是凡人还是恶魔都无法抵抗他们的低语。所以,泰坦们的一直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她们最成功的的例子,当然就是帮萨格拉斯搞定了【复仇者】阿格拉玛。这让她们的地位在军团内直线上升,仅次于两个副统帅。

    巫会里,一共有四个希瓦尔拉主母。

    首先发言的是烈焰之母诺拉,她有着赤红的皮肤,六只手臂,以及四层楼高的身体。在她身体周围永远萦绕着一圈圈的火焰元素,而她总是喜欢提着两把长度超过十米的斩首大剑:“那群混蛋疯了?”

    “呵呵!”一身青蓝色皮肤的幽影之母蒂玛轻笑起来:“反正就是一群废物在搞事。他们愿意打就让他们打咯。反正在阿古斯一旦死了就不能复活,我们正好省心。”

    “白痴!你就没感应到什么吗?”皮肤深紫色的,带着半截面纱,藏住自己那张魅惑万千恶魔的美艳脸庞,她就是黑夜之母奥萨拉:“我闻到了老鼠的味道。”

    最后,青铜色皮肤的宇宙之母苏拉雅拍板了:“让安托兰统帅议会带着萨格拉斯的恶犬出去,平息所有暴动。谁不服就杀谁。同时加强燃烧王座的防御。”

    安托兰统帅议会——早在艾瑞达文明的黄金年代,这个议会负责管理阿古斯的防务并维护和平。与萨格拉斯达成黑暗的交易后,这些战术大师用他们的军事才能组织起了燃烧的远征,并毁灭了无数世界。

    他们掌握着军团的全部核心力量,只要有命令,就会毫不留情地用这股可怕的力量消灭一切违抗黑暗泰坦意志的人。

    可以将其简单地理解为燃烧军团的中央军,而各个艾瑞达以外种族的虚空领主所率领的,则是属于各自山头的地方军。

    至于灌注了烈焰和暗影的法尔格和沙图格是萨格拉斯的宝贝宠物。这些为杀戮而生的恶犬以消灭主人的敌人为乐。它们只要出现在燃烧王座以外的地方,无异于萨格拉斯亲临。

    苏拉雅主母这就是用杀威棒了。

    四大主母的小心谨慎,很快收到了回报。她们发现了一批企图潜入燃烧王座的恶魔猎手,不多,也就五个。

    当她们用最残忍的手段拷问他们时,没得到什么有用情报——虽然不是每个恶魔猎手都顶得住灵魂拷问,但招供的家伙也只是招出伊利丹要他们来王座最底层,探知复仇者阿格拉玛的状况。

    “伊利丹那个叛徒探究阿格拉玛的消息干什么?”

    “他是如何得知阿格拉玛的消息的?”

    “伊利丹在哪里?”

    “他不是在艾泽拉斯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主母们犯难。她们同样缺乏情报。

    可这就是杜克所要做的。

    这几个恶魔猎手不是死间,而是一种另类的佯攻,让军团首脑们误以为出了窃贼,再不济就是某些隐藏的敌人要进攻燃烧王座。

    为了求稳,主母们做出了收缩防线的决定。但区区几个恶魔猎手窃贼,她们不认为这需要惊动到远征当中的基尔加丹。

    谁都没想到,杜克的谋算,其实在燃烧王座之外。

    黑暗之门36年9月30日早上,突然之间整个阿古斯星球发生了巨大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