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34章 欢迎回来(求月票)
    突然间,空间一阵扰动,一个足足有足球场大小的巨大传送门蓦然在闪金城南方的法戈第矿洞地区出现。

    黑暗之门元年,这里还是一个到处都是狗头人的铜矿区,如今在铜矿开采完毕的当下,早就成了暴风王国重要的坦克生产基地。

    当几个乞丐一样的家伙从传送门里踉踉跄跄滚出来时,他们愕然发现自己被包围了。

    “咦?不是恶魔!”

    “小心,可能是堕落者!”

    “别傻了,堕落者会有圣骑士?”

    被超过五千全副武装士兵和职业者,开着飞机大炮包围的那几个人,也是一面懵逼。

    悬浮于空中的螺旋翼直升机,打横了舰身打开炮门的飞空驱逐舰,还有冒着黑烟缓缓开动的坦克……

    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

    “哇!这里是……联盟吗?那是联盟的徽号没错吧?”一个乞丐一样的家伙问另一个乞丐。

    他们标准的通用语让暴风王国的将士稍微放松了点。

    一个身穿红色铠甲的圣骑士走上前,靠近一个明显是带头的联盟尉官。

    “你好!你是隶属暴风王国的联盟上尉,没错吧?”

    那个上尉眼尖地注意到,圣骑士的肩铠上赫然有一个金色的狮子头,以及一颗硕大的,占据了几乎半个肩章的金色六芒星。虽然陈旧,还有点残破,但联盟这几十年来的军衔徽记就没换过。

    上尉一个激灵,顿时立正行礼:“报告元帅阁下,我是镇守法戈第军工区的梅克斯*克兰多夫上尉,请问阁下的名字是……”

    “噢!真高兴,看起来联盟在我们不在的时候,发展得还挺好。你好,上尉!我是曾经的联盟元帅阿比迪斯,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我们。”

    “啊!你是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元帅,那后面这几位就是罗宁议长,图拉扬副统帅,以及赛丹*达索汉元帅了?”克兰多夫一面激动地喊道。

    “你知道我们?”阿比迪斯元帅愕然。

    “当然!你们是联盟的英雄!”

    他的声音,在人群中掀起了哗然。

    士兵们很快反应过来,齐齐整整地一个立正齐声大喊:“联盟的英雄们,你们辛苦了!”

    那几个乞丐一样的家伙,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喉头哽咽了起来。在那见鬼的、恍如流放之地的混乱星球流浪了这么多年,吃了那么多苦,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

    四个老家伙一时忍不住,都是热泪纵横。

    这时候,天空蓦然亮了。

    另一个传送门开始在现场打开,不同于刚刚,这个传送门没有惊到将士们。

    因为传送门打开的时候,第一个呈现的,赫然是联盟的狮子头标记。能做到随意开传送门的存在并不多,这本来就是辉月级以上法爷的特权。联盟里以七星伴月的符号配个狮子头的,只有联盟统帅杜克*马库斯。

    如果真是阿比迪斯这几个失踪人口的话,惊动联盟统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传送门霍然大开。

    一个火红色的身影一下子从里面扑出来。

    尽管相隔了将近二十年,阿尔弗雷德还是一眼认出了对方,他的脸上瞬间从惊,变成了无限惊喜。

    “宝贝儿……”

    可怜的老父亲,阿尔弗雷德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僵住了,因为他的宝贝女儿布丽姬特*阿比迪斯,居然第一时间没看到他,径自冲过了他身边,一个飞扑,抱上了他边上的……罗宁。

    “感谢老天,你真的没死!”没有半句废话,还是一身戎装,明显是刚从战场上面下来的布丽姬特,就这样狠狠地吻上了罗宁。

    从黑暗之门24年被卷入虚空失踪,到如今的黑暗之门36年,整整十二年,阿尔弗雷德都在对女儿的思念中渡过。

    无数次幻想着,如果女儿安好,再次见面的时候,会跟自己说什么呢?

    谁知道会是这个结局?

    一个老父亲全身石化,一阵风吹来,突然间这座望女石就风化了……风化了……风化了……

    全身化为棉絮之类的玩意,随风消散。

    不!

    下一瞬,带着满腔的愤怒,老父亲决定了——现在还不可以死。

    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回魂,然后轰出了满带怒意的‘女婿去死拳’!

    “罗宁——”一声霹雳咆哮,把罗宁震傻了。

    下一秒,罗宁二脸懵逼地被老阿比迪斯打中了一个左勾拳。那张本来也不算太帅气,鼻子上有个大伤疤的脸,一下子因为重击而变形。

    先是被强吻,然后被十几年生死与共的同伴袭击,罗宁完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

    二脸懵逼,没毛病!

    “混蛋,这十二年,我当你兄弟,你居然泡我闺女!?”阿尔弗雷德怒气冲天。

    然后,一个略小的红色拳头在他视界里高速放大……

    “呜!”某个老父亲给反骨女给揍了。

    “老爸,你怎么可以这样二话不说就把罗宁给打了。”

    放屁!你不也是直接将老子我给打了?

    想可以这样想,但看着一颗心完全被偷走的自家闺女,阿尔弗雷德好绝望。

    结果就是,两个大男人捂着脸在地上哼哼,现任联盟元帅、血色十字军团的军团长、人称血色母暴龙的布丽姬特叉着腰,屹立场中央。

    这是hold住全场的节奏啊!

    旁边,数不清的士兵目瞪狗呆。

    这个……联盟元帅把前达拉然肯瑞托议长给揍了,联盟元帅又被另一个联盟元帅给揍了。

    这种神奇的家暴事件,如果此际不是燃烧军团大举入侵,妥妥上艾泽拉斯日报头条哇!

    旁边,图拉扬和赛丹*达索汉都是没节操地、没心没肺地大笑着。

    谁都没想到,一回归就碰上如此精彩的事。

    “咳咳!”杜克到了,板着脸喝骂那些小崽子:“都愣着干什么,所有将士都给我回到自己的岗位上!禁止在任何公开场合讨论此事。”

    公开不行?那私下……嘿嘿!

    数千人捂着嘴,忍着笑,飞一般地溜了。

    杜克没管阿比迪斯一家的破事,反而走到另外两个老圣骑前面,杜克张开双臂:“老兄弟们,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