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节 弃子
    第一千七百七十二章节弃子

    “说吧,让我听听你的计划,也好与自己心中所猜想的对照一番,毕竟对于世界的秘密,对于纪元之主之上的秘密我所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你做为世界意志的存在,自然要知道许多我所不知晓的秘密!”刑天没有在意魔龙部落大首领与那些魔龙部落生灵之间的对话,在刑天的心中这样生灵的生死与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因为在刑天的眼中,这些生灵都是死人,死人的意见是用不着在意的!

    “哈!哈!哈!好一个冷酷无情的刑天,你想要知道这些秘密没有问题,不过我想知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起这一切来的?我想知道我究竟在什么地方出错了?”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你的计划的确是很不错,不过你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或许这个错误在你身上出现那是再正常不过,因为你毕竟只是世界意志的存在,不是一个真正活生生的生灵,你根本不知道生灵的本质,不懂得生灵的喜怒哀乐,在你一开始出现之时,你已经引起了我的怀疑,一个纪元之主,那怕是再弱小的纪元之主,也应该拥有自己的尊严,可是在你的身上我没有看到一尊纪元之主应有的尊严,而且你再弱小也不可能在我没有全力以付之下那么不堪一击,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我怀疑你的用心,特别是在我知晓了你的身份之后,那就更加怀疑了,只可惜我找不到证据罢了!”

    “什么,你就凭这点怀疑就能够做出这样的猜测,难道你就不怕自己的猜测会出错吗?”

    “错,哈!哈!哈!就算是错了又有什么关系,你们这些人的生死根本就不放在我刑天的心里,在我的眼里你们已经是死人,就算是错了又能有什么关系?”刑天不以为然在哈哈大笑着,在他的笑声之中充满了无尽的冷酷。

    是啊,对于刑天来说,在反出人类文明的那一刻起,他对这个世界早已经没有什么认同了,对他来说所有的生灵死活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既然这些生灵敢有邪恶的念头,想打巫族还有洪荒强者的主意,那他们就要有殒落的准备。

    “好,果然够冷酷,在你的身上让我感受到了当年那远古神魔的疯狂,连你都能够怀疑到新生世界的异常,你觉得那三千远古神魔会做不到吗,别看他们表现的很一般,可是在他们的心中早已经怀疑到世界意志的生死,只不过他们不愿意点出来而已,因为他们需要炮灰,需要你们这些生灵做炮灰,其实我们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借助你们这些人之手吸引远古神魔的注意,只可惜我小看了你,也小看了远古神魔,他们自始至终都没有在意这场风暴!”

    听到这番话时,刑天的心中突然为之一动,脸色一变沉声说道:“灭世,你那灭世之意只怕也是一个骗局吧,自始至终你根本就没有打算毁灭这新世界之中的所有生灵,你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误导远古神魔,误导那些能够有机会超脱的强者可对?”

    “好一个刑天,果然是心思敏捷,能够这么快看到这一点,你说得不错,那的确只是一个骗局,自始至终世界意志都没有想要要毁灭一切生灵,要将一切重归混沌!”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这么做一切都是在制造假象,在为自己争取足够的时间,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新生世界之上那两座世界中的两大强者都只是世界意志的分身,与你们四人相同,只可惜那两尊世界意志分身凝聚了两大世界最强大的负面力量,所以它们是不可能轻易出手,或许正是因为它们是负面力量的化身,在某些方面受混沌天地的压制,而你们这些世界意志分身最终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化形而出,如同当年的佛道世界一样可以在这混蛋之畅游,根本不是为了证得无上大道,而在我们没有进入到新生世界之中,只怕你们早已经掌握了大局,早已经与那些生灵的强者有了约定要牺牲一批生灵可对?”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那怕神帝也好,魔龙部落的生灵也罢一个个都傻眼了,听到了这番话,傻子也明白,他们这些人都只是弃子,他们心中不由生出了无尽的怨恨来,这不仅仅是对刑天还有世界意志的怨恨,更有对他们身处的部落首领的怨恨,这时他们明白为什么自己这些人一直都没有回转,自己所在部落却没有派出一尊强者来相救,因为他们是弃子。

    “不错,正是因为新生世界的负面力量太多了,无法承受住那庞大的生灵需求,所以注定需要牺牲一部分生灵,除非所有的强者能够主动离开新生世界,不过你认为那些强者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吗,会舍己为人吗?”魔龙大首领平淡地回答着刑天,他的声音十分的平淡,仿佛是在他的心中被牺牲的这些神帝还有生灵根本不置一提。

    其实魔龙大首领能够有这样的表现也实属正常,毕竟牺牲一小部分生灵来换取整个世界的新生,这对于整个天地来说,整个世界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只是那么被牺牲的生灵是不会这么想的,而这就是天地法则的残酷,强者为尊适者生灵,谁让他们不是真正的强者,无法掌握自己的生死,所以他们的牺牲也就理所应当。

    “好,说得好,没有人愿意舍己救人,特别是那些纪元之主还有远古神魔,指望他们离开这新生世界那根本不可能,除非他们能够证得无上大道,要不然他们是不会冒然离开的,你们先前弄出那么大的骗局,只怕是想要骗这些远古神魔还有那尊大道离开,只可惜你们还是小看了远古神魔的疯狂,小看了他们对证道的渴望,只是我想知道,这新生的世界会融合那死亡与毁灭的世界吗,这两座世界本源的融合会不会给这新生世界带来恐怖的威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