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011章 对抗腐蚀
    小姐姐身受重伤,还是熟悉的小姐姐,杜克说不心痛是假的。

    脸部肌肉抽动着,看着半个身子陷入腐蚀状态的伊瑟拉,杜克说道:“对方是怎么腐蚀你的。把通道关闭。”

    “不行啊!”伊瑟拉急了:“我的灵魂已经跟翡翠梦境完全融合在一起了。翡翠梦境的腐蚀,就等同于对我灵魂的腐蚀。我们必须先找出腐蚀的根源,将其毁灭……”

    她的话被杜克一口打断。

    “别欺骗自己了。按照这个进度,在我们找出并解决腐蚀根源之前,你就会先被腐蚀掉。你想成为第三条因为堕落而毁灭的守护巨龙吗?”杜克吐槽道。

    “我的职责……”

    “泰坦给你的职责是守护翡翠梦境没错。换句话说,只要翡翠梦境没事作为大前提,那么你是否会被腐蚀堕落,根本无关重要。我说的对吗?”认识这么久,杜克算是摸透了这几个守护巨龙的性格了。

    一呛声,伊瑟拉立马无话可说。

    “蠢女人!立马断开跟翡翠梦境的灵魂连接,否则翡翠梦境能否获救不知道,你肯定是没救了。”

    “啊!但是……但是……”伊瑟拉无比委屈。她的兄弟姐妹,依然在各自的领域里抗争。

    阿莱克斯塔萨忙于主持虚空战场。

    诺兹多姆用不多的时空神力顶着来自其它时间线的燃烧军团恶魔的侵扰。放一个狗蛋,哦,古尔丹过来,已经是某种意义上的失职,诺兹多姆断然不会允许更多的恶魔从其它时间线过来。

    到头来,能帮忙的反而是杜克这个外人。

    在伊瑟拉犹豫之际,腐蚀在她身上继续扩散,就谈话的工夫,已经不止是腰际了,大有朝着肋骨胸膛往上蔓延的趋势。

    “笨蛋!还不懂吗!?你又不是与生俱来的守护巨龙,你只不过是一条被开启了灵智的土著龙。泰坦抓你来打工。你没有丢弃你的职责就行。”杜克说着,居然一手按到了伊瑟拉那片腐坏的腹部皮肤上。

    不是因为被碰到了身体,而是因为她惊愕发现,杜克居然在抢夺翡翠梦境的控制权。

    伊瑟拉忽然明白了一切。

    “杜克,你在干什么?”伊瑟拉惊叫起来,惊慌之际,连眼角都有泪水飚出来:“不,你不可以这么做。我知道你是好心,但真要腐坏堕落的话,我一个就够了。艾泽拉斯不应该在一天之内陨落两个正义一方的半神。”

    伊瑟拉的话,让杜克都为之一愣:这……还真是够心地善良的。

    不过这也更坚定了杜克救她的信心。

    “够了!”杜克咆哮一声,状若怒狮:“你不是知道我有可能救到你和翡翠梦境,才把我找来的吗?我来了!我也有办法!按我说的去做,这样我们都不用堕落,可以活下来。你这笨女人,既然选择了相信我,那就相信到底啊!”

    一顿猛喷,把伊瑟拉骂得失神。

    “密码呢?我问的是关掉连接的密码。”就这么一个心神失守的瞬间,杜克已经侵入到她的精神世界里,大叫起来。

    下意识地,伊瑟拉回答了一句龙语。

    然后,这个光怪迷离的梦魇世界,在一秒后发出一声难听至极的嘶叫声。

    无法形容这是什么生物的叫声,只感觉是某种肉食性的凶暴生物,在猎物即将到手之际,功亏一篑。

    “呼!呼!呼——呼……”两个都是瘫倒在地上,互相望着彼此,有点发呆。

    切断了跟梦境之间的联系,失去了对整个巨型梦境空间的控制,避过了腐蚀的高速扩大,但已经腐蚀的地方,仍旧不会减轻。

    伊瑟拉腹部的污痕,仍以一个比较快的速度扩散着。

    “杜克,你的手!”伊瑟拉惊叫了一声,因为她赫然看到,杜克的右手也跟她的腹部一样染上了斑斓的灵魂腐蚀毒物。

    是一小块腐蚀没错,伊瑟拉下意识认定,自己害得杜克也没救了。

    “杜克……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居然连你也感染了。抱歉,我在最危急的时候,只想到你。我没想过要你跟着我一同堕落的……对不起……”伊瑟拉痛苦地瘫坐在地上。

    这一刻,她多么渴望自己身体的痛,能超越心底的愧恨。

    陨落的话,她一个就够了,还害到别人。

    罕有地,她嚎啕大哭起来。

    没想到,至少活了两万五千年的翡翠龙王,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杜克轻轻勾起伊瑟拉尖尖的下巴,用手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微笑道:“该抱歉的人是我才对。我应该早点跟你分享我的一个秘密。好吧!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候了。”

    在伊瑟拉愕然的目光中,杜克的右手变得更加虚幻起来,几秒种后就化为彻底的灵体,然后杜克将右手缓缓伸入伊瑟拉的腹部,如同在牵拉一张纱布一样——只见到大片大片的灵质腐蚀,被杜克牵扯着,从伊瑟拉的腹部过渡到杜克的手上。

    灵魂深处传来的撕裂痛苦,固然让伊瑟拉痛得弯下了腰,可那种比神经刺痛还要痛苦万倍的连绵腐蚀痛楚却在明显地减少着。

    “等等!杜克,这种腐蚀不是靠光明力量就能净化的。”对于杜克主动承担她的苦痛,伊瑟拉不感动才怪。

    感动之余,更多的是浓浓的忧心。

    自己跟杜克熟归熟,彼此之间绝对不是那种可以托付生命的关系。

    一个盟友能为自己做到这个份上,这让伊瑟拉尘封已久的心出现了一丝异样。

    过了多久?

    或许是十来秒,又或者是几小时,几天?

    在失去了时间概念、已经变成翡翠梦魇的奇特世界当中,伊瑟拉根本搞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一颗心都放在面前这个以凡人封神的伟男子身上。

    杜克的确试图净化,很快他就放弃了。

    伊瑟拉很快发现杜克的不同之处。

    他的灵魂手臂不像是手臂,反而像那种人类小孩子经常玩的可拆卸的布偶手臂。

    没有手术,也没有什么魔法,杜克就这么简单地拧着自己完好的一小部分手臂皮肤,然后一大截灵魂手臂,就这么被拆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