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初代决死
    第六百二十六章初代决死

    五天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第六天一早,赵海就带着了一个储物戒指去找张凤,张凤现在正准备去决死台那里,他还真的怕赵海赶不上,正想派人去叫赵海,却发现赵海已经自己来了。

    赵海把戒指给了张凤,笑着道:“幸不辱命,大师兄,这就是那些材料。”

    张凤看了那个储物戒指一眼,点了点头,把戒指收了起来,接着对赵海沉声道:“宝船那里都准备好了,我们走吧。”赵海应了一声,跟着张凤往外走去,两人很快就到了宝船上,郝星已经在宝船上等着两人了,两人一上船,郝星马上就通知驾驶宝船的人,宝船缓缓的离开了凤鸣峰。

    张凤带着赵海,郝星和张豪三人站在宝船的船头那里,看着不停在自己脚下飞逝的山脉,张凤不由得豪气霓生,转头对赵海道:“看看吧,这就是我黑虎帮,早晚有一天,我要铲除那些大家族,让黑虎帮重现辉煌!”

    赵海三人同时对张凤一躬身道:“愿为师兄效死!”

    张凤哈哈大笑道:“好,好,有你们相助,我相信我一定会成功的,到时候我不但要把那些大家族都灭掉,我还要征服烈焰宗,征服游魂帮,要让他们都臣服在我黑虎帮的脚下。”

    张豪和郝星也是一脸的憧憬,赵海也装做跟两人一样的表情,但是他却比两人多了一丝的冷静,他知道张凤要真的想做到那一点,很难。

    黑虎帮历代以来,也出现过不少惊才艳艳的帮主,但是就算是那些帮主,都没能消灭黑虎帮里的那些大家伙,更不要说征服烈焰宗和游魂帮了。

    不过赵海相信,如果张凤直的一直信任他的话,他到是可以帮帮张凤,虽然这黑虎帮,肯定不是赵海的终点,但是他却以好好的帮帮张凤,这并不冲突。

    张凤看了三人一眼,哈哈大笑道:“这是我第一次驾着**器去参加决死台,哈哈哈,我到是想看看那些家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过你们到时候可要小心一点,我收到消息,可能有人会对付我。”

    三人一听张凤这么说,都是一愣,郝星脸色一变道:“大师兄,这个消息从那里得到的,可靠吗?”

    张凤点了点头道:“应该可靠,动手的可能是游魂帮的人,不过这背后,可能会有几大家族的影子,哼,无非就是那个狐狸窝里的几个老狐狸想要对付我罢了,我到是想看看,他们凭什么挡着我的**器。”

    赵海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道:“大师兄,还是小心为好,毕竟现在师兄你手下的高手不多,真正的元婴期高手,也只有师兄你自己罢了,我们的**器虽然很强,但是要是对方来的高手太多,还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张凤笑着道:“小海你就放心吧,我早就安排好了,我已经把事情跟师叔说了,在必要的时候,师叔会派人通过宝船上的传送阵来支援我们,不会有事儿的。”

    赵衡才点了点头道:“如此最好,不过真的没有想到,那几大家族竟然真的跟游魂帮勾结在了一起,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张凤冷哼道:“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他们总以为自己手段高超,可以把游魂帮玩弄于股掌之间,却不想想,一但他们元气大伤,他们拿什么跟游魂帮周旋?他们真的以为游魂帮是吃素的?白痴,一群利令智晕的白痴。”

    赵海叹了口气道:“他们太过于贪心了,他们不明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要是黑虎帮真的变弱了,不要说游魂帮,就算是烈焰宗也不会放过这一次的机会,到时候他们怕是连毛都捞不到一根。”

    张凤冷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显然他是十分赞同赵海的话的,他也认为以胡家为首的那些家伙,实在是黑虎帮里最大的一个毒瘤。

    几人说话音,已经到了一个十分偏僻的山上,张凤却下令,让宝船退下来,赵海他们都不解的看着张凤,张凤微微一笑道:“你们不会以为,我真的会驾着宝船直接飞到决死台那里吧?等我们飞到那里,怕是这一次的决死台对决早就完事儿了,这座山上我已经让人建了一个传送阵,我们通过传送阵过去。”

    赵海他们一听张凤这么说,也都呵呵轻笑了起来,手一挥,一道气劲飞出,山上一块大石一下飞了起来,在这块大石的下面,正是一个传送阵,这个传送阵并不大,只是一个十人用的小传送阵罢了。

    张凤接着沉声道:“小!”宝船瞬间变小,落到传送阵上,接着白光一闪,宝船消失在了传送阵里。

    等宝船在一出现的时候,赵海发现他们到了一座跟刚刚那座荒山差不多的地方,这里也是一座荒山,一点人烟都没有。

    “大!”随着张凤的一声令下,宝船瞬间变成正常大小,接着直往前飞去,一个多小时之后,宝船终于退下来,赵海一看,这地方他还真的没有来过,是一个他不知道的决死台。

    这个决死台就在一座山上,就是一块不大的石台,不过万平米左右,看起来一点也不特别,但是赵海却注意到,这石台的下面,竟然堆满了累累白骨,这让这石台看起来鬼气森森,可怖非常。

    赵海看着这个地方不由得轻轻的皱了皱眉头,这里并不有会么气质,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地方,只是却给赵海一种阴气很重的感觉,赵海知道,那是因为这里死了太多人的原因,所以阴气才会如此之重,但是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什么一座普通的荒山,却可以成为决死台?而且还死了这么多的人?

    就在赵海不解的时候,张凤的声音传来道:“这里是初代决死台,最一开始,决死台就是在这里,最一开始在决死台上决战生死的,都是各大宗门中的高手,这里是所有决死台的发源地。”

    一听张凤这么说,赵海一下就明白了,他沉声道:“怪不得这里的阴气如此之重,原来竟然是初代决死台,大师兄,我怎么感觉这里的灵气,好像是比北异州那里还在浓上一些?”

    张凤转头看着赵海,一脸赞赏的道:“还是小海你小子了得,这两个笨蛋,来初代决死台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却没有问过这个问题,这初代决死台,并不是在北异州上,也不是天下九州之列,初代决死台,是在一座巨大的岛上,这岛是一座浮岛,他随时都在海上漂浮,没有人知道他会出现在那里,想要来这岛上,就只能通过传送阵,这岛上灵气十分的浓郁,但是却每隔五天左右,就会有一块能量风暴从岛上刮过,能量风暴刮过的时候,只要你是一个修士,只要你的身体里还有能量,那你就会暴体而亡,不管你是多高的高手,所以这岛上一直无人居住,也没有妖兽,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里才会成为初代决死台!”

    赵海和郝星他们都感到十分的震惊,四人之中,除了赵海之外,郝星和张豪都是知道一些初代决死强的事情的,但是他们却重来没有听说过,初代决死台竟然是在一座浮岛之上,这真的是让他们吃惊非常。

    张凤看了几人一眼,沉声道:“之前小海去过的决死台,严格的说起来,那只是北异州的决死台,参加那里决死台的人,不过都是北异州的一些宗门罢了,而这个初代决死台,却是修真界九州都参加的决死台,意义非凡。”

    赵海他们不由得倒吸了口凉气,他们还真的没有想到,这初代决死台这里,间然是九州所有宗门都可以参加的,果然了得啊。

    正在这时,远处几个黑点急往决死台这里飞来,不一会儿就已经到了决死台这里,赵海定睛一看,那几个黑点竟然都是**器,这些**器什么形装的都有,这其中竟然还有一把大剑,这把大剑出奇的大,比宝船还要长上几分,而这把大剑并不是像其它的**器那样,里面是带有房间的,这把大剑就像是一把普通的飞剑一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件**器,大剑上虽然人不少,但是所有人都站在大剑之上,看起来招摇无比。

    而更让赵海感到意外的是,那大剑一出现,他周围的**器,竟然都往两旁让了让,好像是在给他腾地方一样,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得出来,那大剑上的人,身份不一般。

    赵海忍不住对张凤道:“大师兄,那大剑上是什么人?怎么看起来如此的嚣张?”

    张凤沉声道:“小声些,那是天节的人,自然嚣张,他们就算是嚣张了,也没有人能把他们怎么样,小豪,挂黑虎旗!”张豪应了一声,手一挥,一面早就准备好的大旗,从他的手里飞出,挂到了船上唯一的旗杆之上。

    而赵海却因为张凤的这句话,心里不停的翻腾着,他没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遇到天节的人,天节,修真界九州里,公认的第一大宗门,门下弟子以亿计,实力强悍无比。

    天节以剑修为主,历代宗主都是剑修,一剑破万法,端是了得,当然,天节里也有很多强悍无比的其它修士,甚至有一些佛修都会投靠天节,可见天节的诱惑有多大。

    正在这时,那天节的大剑终于退下来,大剑上的人扫了四周一眼,就纷纷的闭上了眼睛,一付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样子。

    张凤看着天节的那些人,沉声道:“小海,你看到了吗?天节所用的**器?就是那把大剑?那其实并不是一件**器,而是天节领队长老的飞剑,他的飞剑放大之后,就是那个**器的样子了。”

    赵海一愣,接着脸色大变,他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那把大剑竟在是一个长老的随身飞剑,那飞剑可是要比宝船还大上几分,这也太强悍了吧?

    是,赵海要是放出流银来,一定可以弄得比那把大剑还要大,但是流银是什么,那可是有着空间自己法则的产物,根本就不受这里空间法则的约束,在加上流银可以随意变形的原因,所以才会那么大,而那天节,竟然可以把一把飞蕉制到如此成度,那就太强悍了。

    所有的飞剑法器,他们都可以变大和变小,但是这却是有个度的,比如说一把三尺青锋,他最长不可能长过三十米左右,因为在长的话,受到材料和法阵等诸多的限制,飞剑怕是就要自己崩浪。

    而那把大剑竟然比宝船还要长上几份,而没有崩溃,那就说明,这飞剑用的材料,飞剑里的法阵,绝对是最顶级的,怕是黑虎里都拿不出那样的材料来。

    张凤看到赵吼惊的样子,沉声道:“现在知道了吧?天节的那些家伙,绝对惹不得,我们黑虎帮,在北异州那里也算是有头有脸的帮派,但是跟天节比起来,差得太远了,北异州,本就是一个蛮荒之地,实力比起中圣州来,差得太远了,天节怕是随便出一个分堂,就可以把我们黑虎帮给灭掉,所以这天节,绝对是我们黑虎帮惹不起的存在。”

    赵海点了点头,他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说实话,他真的被镇住了,这天节真的是太强悍了,赵海觉得黑虎帮已经够强悍了,而黑虎帮只是北异州排在百名之内的一个帮派,这已经让赵海对修真界这里的实力,提得十分高了。

    但是在听张凤说了天节的实力之后,赵衡才发现,他对修真界的估计还是有些过低了,不说别的,就光是一个天节,就如此的强悍,那整个修真界加起来会强到什么地步?赵海都有些不敢想像。

    正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阵的梵语,所有听到这声音的人,都如沐佛光,让人感觉到心神宁静。

    接着赵海就见到远处一道金光飞快的接近,等那金光近了之后,赵衡才发现,那金光竟然是从一个巨大无比的木鱼上发出来的,那木鱼好像是和尚手持的木鱼一样,后面还带有一个柄,一群黄色僧袍的和尚,站在木鱼之上,每个人都手持佛珠,低头诵经,那阵阵的佛音,正是从他们的口中发出。

    “东佛州,万佛寺的和尚也来了,没想到啊,这一次竟然是讲经长老亲自带队,奇怪啊,不过是一场决死台互斗摆了,为什么天节和万佛寺如此的重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