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零八章 四方云动
    第六百零八章四方云动

    司马引龙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手里拿着一块玉简翻看着,这块玉简里记录的是一种剑阵,像他们这些核心弟子,虽然看起来十分的风光,权力通天,但是他们却一刻也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因为他们十分的清楚,他们今天的一切,都来自于他们的实力,一但他们没有办法用实力站在这个位置上了,那他们今天所享用的一切都会马上失去。跟我读h-u-n混*h-u-n《》请牢记

    可以说身为核心弟子,比一般的普通弟子还要紧张,压力还要大,特别是十大核心弟子,如果他们一但从自己的位置上掉下来,那么那些追随他们的人一定会散去大半,那种日子他们想想都会感觉害怕。

    所以平时像司马引龙他们这样的核心弟子,也并不会那里都去,呆在自己的山门中的机会还是很多的。

    正在司马引龙看着那套剑阵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个声音道:“师兄,正因求见。”

    司马引龙的眉头微不可查的轻皱了一下,沉声道:“进来吧。”

    金正因推门走了进来,对司马引龙一躬身道:“见过师兄。”

    司马引龙点了点头道:“好,不必这么客气,说说吧,这个时候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金正因点了点头,看了司马引龙一眼道:“师兄,刚刚收到的消息,张凤不知道从那里弄到了一件**器,船形的,目前还不知道战斗力如何。”

    司马引龙一听金正因这么说,不由得收起了一直把玩的那块玉简,转头看着司马引龙道:“**器?船形的?有多大?”

    十大核心弟子与张凤之间的争斗,方方面面都在进行,其中最让十大核心弟子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他们有**器,而张凤没有,这些年张凤也一直想弄一件**器,但是在修真界这里,根本没有现成的**器卖,就算是有得卖,张凤也买不起。

    而张凤还想过要找人帮他炼制,但是在黑虎帮这里的炼器师却没有人敢接这个活,因为他们怕炼不好张凤会怪他们。

    所以到现在张凤也没有自己的**器,这让在实力和地位上没有办法压过张凤的司马引龙他们,都感到十分的高兴,但是现在一听说张凤有了**器,司马引龙终于动容了。

    十大核心弟子与张凤之间的争斗,并不只是意气之争那么简单,这里面还有很多的东西,等于是帮主与黑虎帮各大家族之间的权力和利益之争,所以对张凤的事情,十大核心弟子都是十分重视的。

    张凤弄到一件**器,这件**器的战斗力如何,虽然是司马引龙所关心的,但是司马引龙更加关心的却是,张凤这件**器是从那里弄到的。

    **器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炼制的,而且在司马引龙的印象里,**器也不可能是一个人炼制的,而张凤竟然在无声无息之中就拿出了一件**器,那就只能说明一点,另有人给他炼制。

    是他求了别的帮派的人给炼制的,还是他手里秘密的控制着一些炼器师?这两种情况,不管是那一种,都不是司马引龙想要看到的。

    如果是别的帮派的人帮着张凤炼制的**器,那就说明的,张凤可能得到了其它帮派的支持,这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消息。

    如果是张凤手里掌握着一些炼器师的话,那就更加的麻烦了,张凤完全可以利用这些炼气师来拉笼人,到那时张凤的实力就会更加的强大。

    虽然说黑虎帮现在各大家族的势力很大,几乎已经要到了架空帮主的地步了,但是帮主毕竟还是正统的存在,司龙引龙也知道,张凤能这么快就发展起来,背后就是帮主在支持,而黑虎帮这里的炼器师,却大部分都掌握在几大家族手里,帮主手里虽然也掌握一些,但是那些人是绝对不可能炼制出**器的,如果张凤手里真的掌握着一只,可以炼制**器的炼器师的话,那就等于帮主那里的短板被补上了一块,这对于几大家族来说绝对不是好事儿。

    金正因却不知道司马引龙的脑袋里在转着什么样的念头,他虽然跟着司马引龙一段时间了,但是对于司马引龙背后的势力,他并不在道,所以他只是老老实实的道:“很大,看那船的样子,一点也不比虎船小,样子也十分的气派。”

    司马引龙皱了皱眉头,对金正因摆了摆手道:“行了,你去吧,继续给我追查,看看能不能查出张凤到底是从那里弄到的那件**器,对了,从张凤手下的那些战奴入手。”

    金正因看了司马引龙一眼,接着苦笑道:“师兄,怕是来不及了,今天张凤已经像帮里报告,他手下这一批战奴,回为炼功的时起走火入魔,都已经死掉了,又从修士界那里抽调了一批战奴上来。”

    乎,司马引龙一下就站了起来,脸上首次出现了惊容,他没有想到张凤间然会这么狠,直接就痛下杀手,看来那些人一定是知道了一些黑虎帮的秘密,不然的话张凤也不会下这样的死手的。

    司马引龙在地上转了两圈,沉声道:“好了,你下去吧,接着追查,张凤最大的秘密可能就是这个了,一定要查清楚才地。”

    金正因应了一声,转身走了,而司马引龙马上就走到了旁边的一个房间里,接着那个房间里白光一闪,司马引龙就消失不见了。

    等司马引龙在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一个书房里,这个书房里有一个老人正坐在那里,那老人感觉到了司马引龙的到来,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怎么来了?是为了张凤的事情?”

    司马引龙小心的道:“是,爷爷,就是为了张凤的事情,张凤有了一件**器,而这件**来的来处很有问题,最主要的是,他把手下所有的战奴都杀了,我想那些战奴一定知道了些什么,不然的话他不会下死手的。”

    那老人看了司马引龙一眼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你不必那么紧张,完全没有那个必要,现在这件事情一点线索都没有,就算是想要查,也无从查起,而且我们几大家族的势力,也不是吃素的,就算是那人想要对付我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要好像世界末日了一样。”

    司马引龙低着头听着老师的话,一句也不敢反驳,老人看了他一眼道:“你回去吧,不要轻易的到我这里来,要是让人发现就麻烦了。”司马引龙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老人看了司马引龙的背影一眼,轻叹了口气道:“还是沉不住气。”说完老人站了起来,轻皱着眉头,喃喃道:“不过这件事情到是应该跟那几个好家伙商量一下。”接着老人沉声道:“来人,备车。”外面马上就有仆人应了一声,不一会儿老人走出了房门,外面已经有一辆车在等他了。

    老人坐的车竟然是一辆兽车,接车的竟然是几条像龙一样的妖兽,通体铁黑色,鳞片上直反光,一看就不是易与之辈,不过现在一个个都温顺的趴在那里,没有一点的霸气。

    老人上了车,兽车马上就腾空而起,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车子离开的那座府邸,在高空中气,更是十分的雄伟,在府邸的门前,挂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两个字“司府”。

    是司府,并不是司马府,这老人正是黑虎帮有名的大家族司家的掌舵人,而在黑虎帮里,竟然没有人知道,司马引龙,竟然是司府的人,相反的,在黑虎帮所有人的印象里,司马引龙跟司家,好像还有些不太对付。

    跟司府做同样动作的,不家黑虎帮的几个大家族,他们在知道张凤有了自己的**器之后,也都动了起来,所有人去的方向都只有一个,胡家。

    胡家,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修士家族,事实上胡家是一个妖修家族,他们家族里的人都是狐族的妖修,而且从黑虎帮创立的那一刻开始,胡家就存在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胡家一直在黑虎帮里屹立不倒,就可见这一家族的手段有多么的厉害了。

    在黑虎帮里,有两大现存的最古老的家族,一个就是胡家,另一个就是韩家,不过韩家少有外人知道,而胡家在整个北异州都是十分有名的存在,可以说这一明一暗两大家族,就是现在黑虎帮里最大的两个势力。

    胡家在黑虎帮里,接拢了很多的家族,那些家族都唯胡家马首是瞻,甚至不把帮主放在眼里,只对胡家惟命是从。

    而韩家却是帮主最坚定的支持着,每一任帮主的上位,都跟韩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两大家族并不十分的和睦,虽然还没有到刀兵相见的地步,但是让他们金诚合作,却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各大家族现在的动静,自然也被黑虎帮现在的帮主知道了,不过黑虎帮现在的帮主,现在却没有时间管他们,因为现在他正在接见张凤。

    黑虎帮现任帮主性铁,名战天,体修出身,渡劫期修为,实力深不可测,身材两米开外,一身铁青色的皮肤,一脸的大胡子,豹头环眼,冷眼一看如猛张飞一般,虽然看起来像一个中年人,但是他的年纪到底有多大,却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张凤现在就站在铁战天的书房里,铁战天看着张凤道:“小凤啊,你说说,你的那件**器是从那里弄来的?”

    张凤看着铁战天,并没有惧怕的样子,而是微微一笑道:“别人送我的礼物,他说以我现在的身份,没有一件**器代步,实在是不像话,所以就送了一件**器给我。”

    铁战天一愣,接着两眼一瞪,这让他的眼睛显得更大了,他看着张凤道:“少胡说,那可是一件**器,什么人能这么气派,竟然直接拿**器送人,我看你小子是打收拾呢吧?”

    张凤一脸无辜的道:“师叔,我可没有胡说,那真的是别人送给我的,那件**器是一种组装法器,也就是反**器分成若干个部件,然后分来炼制,炼制成功之后在组装到一起,然后在把里面的法阵连在一起,就成了这件**器了,我可没有遍你。”

    铁战天一听张凤这么说,到是有些相信了,不过他还是一脸不解的道:“你从那里找到这样一位炼器大师的?他这出手可是够大方的,现在外面那几大家族都已经坐不住了,正在找那个人呢,他不会暴露了吧?”

    张凤微微一笑道:“绝对不夫,至于那人的身份,我不能说了,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了,师叔,你就别问了,我可以肯定,几大家族找不到他,他也不可能帮几大家族,而且我还要告诉你,他可不只是一个炼器大师,还是一位炼丹大师,以后我们手里的法器的丹药就不用发愁了。”

    一听张凤这么说,铁战天不由得一愣,接着两眼一亮道:“真的?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可太好了。”

    张凤微微一笑道:“绝对是真的,我跟那位大师的交情不错,师叔要需要什么样的丹药,就跟我说一声,我看看能不能从那位大师那里弄到,不过那位大师之前与我接触过的事情,可能会被那些战奴知道,所以我只能把那些战奴给杀了。”

    铁战天摆了摆手道:“几个战奴算得了什么,杀了就杀了,对了,我前一段时间听说你安排一个战奴进了帮里,他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吧?”

    张凤摇了摇头道:“他不知道,你放心吧,那小子是个人才,我打算晾他一段时间,到时候还是要用他的。”

    铁战天一听张凤这么说,这才点了点头道:“好,这样就好,你最近一段时间要小心一点,不要在与那位大师接触了,现在那几大家族都盯着你呢,就连韩家都盯着你呢,要是你在与那位大师接触的话,可能会暴露,所以最近你要老实点,明白了吗?”

    张凤点了点头道:“是,明白了,请师叔放心,我会处理好了,不过师叔,这韩家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有事吧?事实上那位大师的身份,韩仁已经知道那位大师的身份了。”

    一听张凤这么说,铁战天不由得一愣,接着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好一会儿才沉声道:“知道就知道吧,韩家的人知他们要怎么做的,只要那位大师的身份不暴光就行了,行了,你回去吧,自己多加小心。”张凤应了一声,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