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91章 探监
    “噗!”杜克笑了。

    明知道萨尔这是拍马屁,但那个舒服啊!

    他可是萨尔——部落最伟大的领导者,没有之一。历史上,哪怕后任的沃金和希女王,都没有萨尔那么明智且那么有魄力。

    如果一个普通联盟人对着杜克拍马屁,杜克只会将其当做是喊666的吃瓜群众。

    换成是萨尔,这一波高帽子,还是挺受用的。

    “萨尔,已经很少有人能让我感到脸红,不好意思什么的。最近几年,你是第一个。”

    “哦,那我真是荣幸。”萨尔倒是直接一个躬身行礼。

    “你和霜狼真的认命了吗?”杜克收敛起笑意,一面正色了。

    “是的,事实上。活下来的还有不少黑石氏族和战歌氏族的兽人。我只是一个探路的。”萨尔直言不讳。

    这分明在说,若果联盟连底子最干净的霜狼氏族都无法接纳,那么剩下的兽人只能绝望地顽抗到底了。

    杜克不在意,他长身而起,走了几步,望向窗外。

    “知道吗?萨尔。自从部落踏上艾泽拉斯的土地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在策划部落的毁灭。三十年了,我从未间断过这个想法。在你成为部落领袖之后,我也尝试过,看两个庞大的组织是否能在这个广阔的星球上共存,毕竟燃烧军团和上古之神等邪恶力量给联盟带来的压力太大了。”

    萨尔有点黯然:“抱歉,部落没抓住这个机会。”

    “没错,如果部落趁势崛起,或许直到今日,一旦没有外敌,联盟和部落立即会开始互相攻伐,征战不休。毕竟部落骨子里,崇尚的还是以武力解决一切。幸好,如今是联盟强势,而部落在加尔鲁什手上自我毁灭。”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萨尔也在叹气。

    “好了,话不多说了。燃烧军团的再临,这是注定的未来。再过几年,就能看到更多的征兆。你说得没错,现在是艾泽拉斯需要任何一个有实力的智慧种族参与到对抗邪恶的战争。联盟会有用上兽人的时候。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一句——既然兽人加入联盟,就别再特么让传统派抬头。否则……”

    杜克轻轻一扬手,他左手边的白玉雕塑霍然变成了兽人模样,在一秒之后,又瞬间被抹去了。

    没有残骸,乃至于灰尘。

    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从这世界上消失。

    这是在说,兽人再有任何乱七八糟的反对意识,他不介意将所有兽人从宇宙里抹去。

    这已不是警告,这是他划给萨尔的死线。

    谁碰!谁灭!

    萨尔心中一阵凛然:“明白了!曾经我心软了,让传统派控制了局势。这一世,哪怕要付出鲜血的代价,都不能让他们妨碍兽人的繁衍。”

    谈好了,接下来就是走个过场的事。

    黑暗之门30年1月5日,联盟正式宣布,兽人霜狼氏族加入联盟,定档次为二等。

    同时从这时候起,兽人、牛头人、巨魔三族取消【酋长】这个明显带有部落特色的称谓,改称为首领。

    1月10日,残存的兽人黑石氏族和战歌氏族加入联盟,定档为第三等的附庸种族。

    黑石氏族首领为瓦罗克*萨鲁法尔。

    而战歌氏族……首领为格罗姆*地狱咆哮。

    是的,之前一直痛苦,选择两不相帮的格罗姆,终究选择回归自己的族人,以英灵的状态。

    念在吼爷跟自己混了这么多年的份上,杜克准许了。

    除了依然使用魔网的魔力作为支撑形体的力量来源,格罗姆跟杜克再无关系。

    这也算是好聚好散吧!

    格罗姆会以英灵的身份暂代首领之位,直到培养出一个足以继承他衣钵的弟子。

    至此,【潘达利亚之谜】时间节点宣告结束。因为脑残吼的彻底死亡,以及诺兹多姆肃清了自家某个叛徒,也不会有【德拉诺之王】了。

    艾泽拉斯进入了难得的和平时期。

    联盟宣布实行以攀科技树为主的【五年计划】。计划的核心在于结合泰坦和德莱尼人留下来的各种黑科技,反向逆推出黑科技,以此打造各种实战武器。

    同时,某些苦逼地被联盟或者前部落俘虏的恶魔,成了实验对象……

    时光飞逝,时间来到了黑暗之门35年。

    当联盟宣布第一个五年计划超额完成,开始第二个五年计划之后。一间仿佛已经被世人所遗忘的监狱,这一天迎来了一个特殊的访客。

    联盟统帅——杜克*马库斯!

    作为拥有极高权限,又是身为传说级英雄的典狱长玛维*影歌,她可以几乎不鸟任何一个联盟首领。

    杜克绝对是例外的那一位。

    不光是杜克的实力和权力,更是因为杜克的成就。哪怕每年仅仅离开监狱一次,去出席联盟高层的秘密会议,仅仅是经过,她都能体会到联盟乃至达纳苏斯在杜克改造下的变化。

    更美丽,更充满生机、活力、以及安全感。

    玛维躬身迎接杜克,引领杜克走向地牢的最深深处。

    黑暗、不通风,却有种意外的整洁。

    这种明显是日复一日、一丝不苟的工作得来的,可以看出玛维的确没有虐待这里的囚犯。

    “轰隆!”一声巨响,重量超过百吨的圆形巨石门扉,在自然系魔法阵的驱动下轰然大开,露出一条盘旋而下的阶梯来。

    杜克在悬浮半空的水元素承托下,缓缓降下百米。

    当玛维打开了最后一扇牢门之后,杜克看到了端正地跪坐于牢房中央的蓝皮肤半恶魔身影。

    “哟,真是稀客,居然是你。”

    面对伊利丹的问话,杜克很淡然:“是我。”

    “泰兰德还好吗?”伊利丹微微抬首,被黑布蒙着的眼眶当中,一缕幽火在摇曳。

    “在忙着带孩子。”杜克撇撇嘴,轻描淡写地说着事实上在刺激某人的话语。

    伊利丹的太阳穴上鼓起了青筋,可很快他又泄气了。

    “哦,前年她告诉我想要你的孩子了。去年她没来。”伊利丹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波动:“该死的玛维什么都不跟我说。”

    杜克心中叹气,无论渡过了多少年月,伊利丹这个痴情种子,一颗心依然在泰兰德身上。

    可惜泰兰德注定跟他有缘无分,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是个很漂亮的女孩。泰兰德说了,如果你不是一个堕落者的话,她会愿意让孩子认你当义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