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六百零二章 让他去查
    第六百零二章让他去查

    韩不离一听赵海这么说,到是皱了下眉头道:“叶天成,这个人我到是听说过,黑虎帮里有名的天才,没想到小海你竟然惹到了他,听说现在黑虎帮里有好几个大势力在接触叶天成,准备培养他,你到是要小心一点才行。”

    赵海微微一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儿的,要是他找人来对付我,我到是不太担心,我现在天天在这里也不出去,他们想对付我,也得有那个时间才行,在说了,我可是一个空间异术界,实在不行还是跑的了的,要是他自己来对付我?说实话,他还真的不够格。”

    韩不离笑了起来,赵海的身世他已经查清楚了,完全的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赵海在下界的一些事情他也查清楚了,他知道赵海不是故意接近他的,这才是他最为高兴的地方。

    只要知道了赵海的底细,他就可以好好的跟赵海相处的了,在修真界这里,能交到一个好朋友并不难,而赵海就是韩不离想交的朋友。

    韩不离可不相信赵海会到了修真界这里这么长时间就知道他们韩家,那是不可能的,在整个黑虎帮里,知道韩家的人,都是一些有数的存在人,更不要说赵海了。

    他之前让家族去查赵海,就是怕赵海是冒充的,为的对付韩家专门来接近他的,现在清楚了,赵海并不是,他也就放心了。

    不过对于赵海说的并不怕叶天成的事情,韩不离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叶天成这个人对赵海确实是没有什么威胁,但是那些拉拢叶天成的势力,却是对赵海有很大的威胁,他不能让赵海受到那样的伤害,所以他准备回去之后跟三叔说一声,让三叔跟那几个家族打一声扫呼,让他们不要来招惹赵海。

    赵海当然不知道韩不离的身份竟然如此的特殊,他一直以为韩不离是黑虎帮暗部中的一个普通的修士,并没有想过韩不离的身后竟然还有一个如此强大的家族。

    所以赵海跟韩不离说过这件事情之后,也就不在说了,保是跟韩不离喝酒,不一会儿两人就每个喝下了五瓶白酒,要知道这酒可都是一些高度酒,要是一般人怕是五瓶下肚,早就醉死过去了,还好两人都是修为不差的修士,这五瓶酒喝下去,到还没有什么。

    喝光了五瓶酒,韩不离一看天色也不早了,这才转头对正在拿酒的赵海道:“得了,不能在喝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走了,那天在来找你。”说完站了起来。

    赵海一看韩不离要走,连忙也站了起来道:“怎么这就要走了?好吧,给,这个送你。”说完赵海拿出了一坛子酒,这一坛子酒足有五十斤。

    韩不离也没有客气,接过赵海的酒道:“行,那我先走了。”说完往外就走,到了传送阵那里,白光一闪就消失了。

    赵海微微一笑,也转身回到了空间里,研究他的魔法阵去了,他对韩不离的印象到是很不错,最起码韩不离没有问他酒和菜的来历。

    好朋友是应该坦诚,但是那也要分什么事,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你要是问的太多就不好了,而韩不离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酒到是喝的不少,但是却没有问赵海任何过份的问题。

    赵海回到了空间里之后,彩儿马上对赵海道:“海哥,你来看。”赵海坐在了沙发上往屏幕上一看,却一下愣住了,因为屏幕上现在出现的正是叶天成。

    现在叶天成正坐在自己的房间里,而他的面前坐着几个修士,这几个修士都是外门弟子,也没有太过于出奇的地方,而且看得出来,他们都是以叶天成马首是瞻的。

    这时叶天成其中的一个小弟道:“老大,这一次的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他一个小小的战奴,还被发配到那种地方,竟然还了得罪老大,我看他是活够了,老大,绝对不能放过他。”这人长的瘦小枯干,却长着一个三角眼,怎么看怎么别扭。

    叶天成的另一个小弟也点了点头道:“是啊老大,绝对不能放过他,他竟然让老大你连第一轮都没有过去,这绝对是不可原谅的。”

    赵海看着叶天成的那两个小弟,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丝的笑容,这两个白痴,这那里是在劝人那,明明就是在揭人的短,这样的小弟可真的是够白痴的。

    叶天成显然也对两人的话十分的不满,他瞪了两人一眼道:“滚一边去,我不过去第一轮,是因为我轻敌了,什么叫他没让我过第一轮,话都不会说,这赵海的实力很强,但是想要对付我,还差了点,现在还不是对付赵海的时候,正在大比其间,而且这个赵海一直都呆在不见谷那里,不见谷那里你们也知道,只有一个人守着,要是把他给杀了,垃圾就没有人倒了,那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的,到时候追查下来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还是在等等在找机会对付他吧。”

    那几个小弟一听叶天成这么说,都不说话了,这件事情毕竟是叶天成的事情,最后要怎么做还是要看叶天成的,别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叶天成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这一段时间不要去招惹赵海,我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要是让帮里传出我睚眦必报,那就不好了,明白了吗?不过你们要给我盯紧那个赵海,看看他都与什么人接触,对了,今天与赵海接触的那个人,你们去给我查清楚了,看看那个家伙是什么人,我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是以前就认识,一定要查清。”那几人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叶天成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赵海看着屏幕上的叶天成,微微一笑道:“有意思,这家伙还真能忍,呵呵,这样也好,我到是想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彩儿看着赵海道:“海哥,那韩不离那里呢?要不要通知他?他可是暗部的人,要是让人查出了他的身份,怕是不太好吧?而且对你也十发的不利。”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必着急,韩不离的身份可不是那么好查的,先不说他那种改变容貌的能力,就是他暗部这个身份,也不会允许什么人都来查他的,这一次叶天成他们怕是要撞到铁板了。”

    劳拉笑着道:“还不只呢,韩不离这个暗部的身份,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隐患,我们到是可以借着这一次的机会,看看叶天成他们能查出什么来,这对我们也更加的有利。”

    赵海微微一笑道:“不错,就是这个意思,韩不离的身世我们不要去查,但是我们了不能提他,不然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我们会知道叶天成在查他了,让叶天成去查吧,不管他查到什么,我们都会知道一些,这对我们来说可是很有好处的。”

    彩儿点了点头,看着赵海道:“海哥,我发现你好阴险噢。”

    赵海呼的一下站了起来道:“你说什么?竟然敢说我阴险,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往彩儿扑去,彩儿马上尖叫着跑开了。

    而这个时候,张豪却正在像张凤做着汇报,他汇报的内容就是关于赵海和韩不离的事情,当然,他也只知道赵海认识了一个朋友,还带他去了不见谷那里,对于韩不离的身份,却是一无所知。

    张凤皱着眉头,静静的听着,好一会儿他才道:“小豪,你说小海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起了别的心思?”

    张豪一听张凤这么说,微微一愣,接着摇了摇头道:“不会,小海现在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你现在可是整个黑虎帮中,最有权势的几个人中的一个,还有什么人比你更值得他投靠,而且他最一开始就投靠了你,他应该知道你对他十分的重礼,所以不会起别的心思,最主要的是,就算是他真的起了别的心思,他也一定会找一个有权势的人,而不会找一个外门弟子,胡长老说那个外门弟子虽然是一个体修,但是看样子好像实力不错,师兄,你说小海会不会是在为你网罗人才?”

    张凤一听张豪这么说,到是微微一愣,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现在一听张豪这么说,他到是要好好的想想了,好一会儿他才沉声道:“先不管小海的目地如何,先把那个跟小海接触的人的身份查清楚了,如果他是别有用心接触小海的,你要回来报告我。”张豪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张凤一看张豪走了,他这才拿出了一把玉剑,往里面输入了一些内容后,把玉剑放了出去,张凤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他要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来打听一下赵海的事情。

    张凤虽然信任张豪,而且也把一些事情交给张豪去处理,但是张豪的实力毕竟太低了,张凤的一些隐藏力量是不能交给张豪的,因为以张豪的身份,根本就指挥不动那些人,那些人只有他自己能指挥得动。

    张凤的这个消息渠道是他的师叔,也就是黑虎帮的帮主,帮着他建立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个消息渠道十分的强悍,张凤一般的情况下都不会动用这个渠道的。

    这一次他是不得不用了,因为赵海对他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赵海那里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不然他就麻烦了。

    赵海对于张凤这里的动静也知道的不多,他也不太关心这些事情,毕竟他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儿,就算是张凤知道他跟韩不离见面,让他去查好了,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接连几天的大比,赵海都会到场,不过除了第二天之外,赵海就在也没有看到韩不离的,也不知道他跑到那里去了。

    这几天的大比都是第一轮,不过现在第一轮的大比已经接近了尾声,马上就要进行第二轮的大比了。

    很快的,第一轮最后一场比试结束了,直接就有一半的人被淘汰了,接着就是第二轮,跟第一轮没有什么区别,所有弟子也不用更换号码牌,只要找到你,你上去比就是了。

    第二轮比试的时候,虽然看起来比第一轮要精彩一些,但是对于赵海来说,还是一样,没有什么看头,他已经决定了,如果第二轮比赛,抽到一个差不多点的选手,就直接败给他算了,反正到了第二轮了,也不用担心变成最后一位了,输了也没什么。

    在赵海想来,这第二轮的比试,应该比第一轮还要慢一些才对,但是结果却是跟他所想的恰恰相反,第二轮的比试,竟然比第一轮还要快。

    赵海最一开始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是看了一会儿就明白了,第二轮的比试之所以会这么快,就是因为第一轮比试的时候,那些修士都在看着,对方有什么样的水平,他们的心里也差不多有了一点底儿了,所以第二轮的比试,双方都出进了全力,而且十分的有针对性,所以比试的速度到是快了起来。

    黑虎帮的大比,可是没有什么不准出现伤亡的规定,但是如果真的要下重手的话,裁判也会出来阻止的,当然了,有的时候也会出现裁判阻止不及的情况,那出现一些伤亡就在所难免了。

    第一轮比试的时候,伤亡出现的机率比较低,但是第二轮的时候,伤亡突然增加了,一是因为第二**比的时候,比第一**比的人要强上一些,二就是他们想尽快的解决战斗,让自己有更多的时候来观察别人,同时也让自己有更多的时间来保持状态。

    第二**比的第一天,没有赵海什么事儿,赵海成了看客,因为一直没有喊到他的号,所以他只能无聊的坐在那里,到天黑之后,他才回到了不见谷那里。

    第二**比第二天,连续的五次喊号,都没有叫到赵海,赵海也没有着急,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他相信反正会叫到自己的,有什么好急的。

    到第六轮的时候,终于喊到他了,赵海一听到喊到他了,他这才睁开了眼睛,飞身上了石台,而就在这时,他的对手也出现了,一看到他的这个对手,赵海不由得一愣,接着轻轻的皱了皱眉头,因为赵海这一轮的对手,竟然是一个残疾人,他只有一只左臂,右臂齐肩而断,他的脸上,带着两道疤,这两道疤成十字形,一横从的脸的中间划过,不但在他的颧骨上留下了疤痕,还把他的鼻骨切断了,而那一竖却是从眉心处一下划到下腭,把他的鼻子从中间剖开,嘴巴也划成了四瓣,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