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90章 萨尔的马屁
    吉安娜的言论有点厚黑学的味道,或许跟联盟主流的多种族和谐共存方针有所不同,作为一个反制措施,不失为一个保险。

    蹄子有不同意见:“德莱尼还是无法信任兽人。这都多少次了。第一次是恶魔之血,第二次是亚煞极的力量,难道还要第三次吗?”

    “伊瑞尔阁下,如果真的那么担心,我觉得可以让兽人学习圣光之道。”提里奥的提议,简直绝了。

    这时候,作为联盟统帅的杜克笑了出来:“真是绝妙的想法,我觉得不错,就这样做。而且我认为可以加点东西。”

    “比如?”泰兰德和大家都好奇。

    “这次引发部落动荡,加深战争倾向的,说到底还是传统派兽人落后的游猎生活方式。那种没猎物就去抢猎场、不经大脑的做法太落后了。所以我们发还一部分贫瘠之地的土地给霜狼氏族。再传授他们农耕技术。我个人可以负责协助塞纳里奥议会,将贫瘠之地的土地进一步改造。”

    “这个好。”玛法里奥是最高兴看到这一幕的,甭管谁使用土地,能修复大地的伤痕就是好事。

    “然后,强行勒令萨尔和他的霜狼氏族里每一个兽人必须在期限内学会通用语,到期无法完成任务,就要处以非暴力的处罚,具体没想好。沟通不良是产生矛盾的根源之一,如果能更好地相互理解,那就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摩擦。”

    “最后,就是固定聚居地的生活方式。有了农耕为基础,生活方式也必须跟着相应改变。我觉得联盟可以做很多。”

    某种意义上,杜克所做的更像是殖民。当一个国家或民族长期被殖民统治之后,很多生活方式和思维方式,都会在时间的洗刷下被潜移默化地改变。

    就好比阿三被日不落帝国统治了过百年,时至今日,依然能在方方面面看到痕迹。当中的千丝万缕关系,更是说都说不完。

    既然萨尔选择了加入联盟作为最后的手段,那也不要怪联盟同化掉兽人了。

    在王座会议取得初步共识之后,杜克召见萨尔了。

    身份地位的转变,使得两人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平起平坐的状态。

    杜克没有故意羞辱萨尔什么的,第一没那个必要,第二那样子太小家子气了。

    胜负已分,不再是敌人,那也没必要做那种丢份的事。

    杜克在洛丹伦王宫招待萨尔的,作为卡莉娅女王的丈夫,他在洛丹伦城的王宫里拥有一座占地面积1000平方米的小型宫殿。

    本来他不想那么麻烦的,可是四个女王老婆执意各建一座王宫给杜克。这令杜克更加坐实了‘无冕之皇’的名号。

    当然,一个元素半神当丈夫,对于凡世的女王来说,也是一种高攀。各国权贵均引以为傲。

    来到洛丹伦城王宫,萨尔感慨万千。在凡妮莎这个盗贼英雄的引领下,迈进了会客厅。

    卡莉娅女王出来打个招呼就离开了,打造得金碧辉煌的会客厅里,顿时只剩下杜克、萨尔和身为侍女的凡妮莎与瓦斯琪。

    杜克很贴心地给萨尔准备了一大壶洛丹伦的麦酒,这是洛丹伦的特产了。

    拿起专门为兽人准备的大尺寸酒杯,萨尔毫不顾忌地大灌了一口。杜克注意到,萨尔用他的绿色大手指头拿起一块备在餐碟上的餐巾擦了擦嘴。

    “不错的味道,想想,我都有快十五年没尝过这味道了。”

    “十五年?”

    “嗯,我还是奴隶角斗士的,偶尔会因为表现出色而被‘主人’赏赐点麦酒。虽然我讨厌那段生活,但我对于麦酒还是挺喜欢的。”

    “噢?你觉得霜狼氏族这次来,是当奴隶的吗?”杜克脸上泛起了玩味的笑容。

    谁知道,萨尔撇撇嘴:“小时候就觉得当奴隶什么的,最恶心了。长大了,当久了大酋长,在联盟与部落的情势变化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世上还有比当奴隶更可怕的东西——那就是整个种族的毁灭。”

    杜克沉默了,他不是没法把话往下接,而是他要看萨尔的觉悟。

    萨尔盯了杜克一眼:“部落败了,兽人也败了。我是带着败者的觉悟来的。哪怕联盟再次将兽人当成奴隶,我和霜狼氏族的同胞都认了。”

    “你们求的是什么?”

    “很简单,兽人这个种族的繁衍。兽人是个伟大而勇敢的种族,它犯过不少错误,也走过不少弯路。我并不认为兽人应该毁灭。同时我觉得,兽人对于联盟会是一个很好的补充,联盟始终会需要战士职业者。”

    杜克实在高深莫测,萨尔只能以王座会议尚未得出结论为前提,继续像推销员一样,说服杜克接受兽人的加盟。

    “单论这个,联盟有很多替代品。比如身材魁梧的牛头人、德莱尼人。如果需要偏敏捷系的,我们还有狼人。”

    “他们的人数太少了。可以作为精锐的突击力量,但无法作为常规的、能消耗的前锋战士。”萨尔的说法,如果不是他有着典型的兽人外表,谁都无法想象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兽人。这简直是出卖同胞啊!

    杜克惊讶了。

    有那么一刹那,杜克几乎以为萨尔有什么阴谋了。这种不要节操的跪舔,你特么真的是萨尔吗?

    可下一秒,杜克发现萨尔还是那个萨尔。

    他聪明、理智、又不失魄力。

    “如果联盟是其他人在领导,那我大概会这样,为了寻求兽人的生存和繁衍,卑躬屈膝。然后静静地等待机会,等到联盟衰弱或者大意的时候,再从内部毁灭联盟,至少也要兽人脱离联盟的奴役。”

    “那,联盟的领导者是我呢?”杜克安然后仰,让背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十指交叉放在大腿上。

    萨尔倒是光棍,耸耸肩:“没戏。我今年30岁。如果是其它联盟领导人,我或许还可以熬一熬,看能否等到联盟领导人老去或者意外死去。可面对一个不老不死,甚至基本上不会被毁灭的艾泽拉斯半神。而且还是如此英明伟大的领导者,我只能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