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89章 萨尔没了下面
    联盟那么多首领做梦都想灭干净兽人。

    现在萨尔居然跳出来说要霜狼加入联盟,这种情势,实在是微妙到毫巅,又尴尬到了极点。

    萨尔这样硬怼联盟,就算退n步,让霜狼加入联盟,但那样子的霜狼会有好果子吃吗?

    “你……”瓦里安快出离愤怒了。

    还是杜克处事老道,他一手按住了瓦里安的肩甲:“瓦里安副统帅的命令没有错。毕竟之前部落向联盟宣战时,霜狼氏族依然是正统部落的一份子。从宣战之日开始,联盟没有跟霜狼氏族有过任何外交接触。”

    萨尔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错漏了:“霜狼氏族和黑石氏族已经对投靠亚煞极的邪恶大酋长加尔鲁什举起了讨伐的战旗。”

    杜克一口咬定:“那是部落内部的叛乱,顶多算是起义。当时你们的口号当中,并没有宣告这两个氏族从部落里独立出去。所以直到现在这一刻,联盟把阁下的霜狼氏族定义为部落余孽,这没有错!”

    瓦里安脸色稍缓。

    谁都看出,杜克不动气地扳回一局。

    萨尔昂首:“那……请问联盟统帅阁下,现在是否要以部落余孽的名义逮捕我们呢?”

    杜克刚想说话,谁知道贵宾席上,某位有着暗夜精灵外形的龙王笑了。

    诺兹多姆以特殊的心灵传信给杜克带了一番话:“哟,杜克。我的职责本来已经结束了。甚至在大灾变厚,我很长一段时间内看到的未来都变成了一片空白。我本来以为,那是因为这世界在书写新的‘历史’。可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杜克心灵感应里没好气地回复。

    “我刚刚看到了另一条时间线里的画面。那是另一个‘历史’的走向。嗯,很有趣,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没有被杀死,他在我手下一个叛徒的帮助下,去到另一条时间线路创建了【钢铁部落】企图逆袭主时间线,然后被这世界的联盟和部落联手覆灭了。那边的时间又过了十几年。杜隆坦没有死,但他生下的不是身为儿子的萨尔,而是一个女儿,名叫盖亚拉。”

    “噗!”杜克没节操地喷了。

    神他妈滴,萨尔居然娘化了?变成了女兽人?

    还没有了小勾勾?

    这种扯淡的事,真会发生吗?

    诺兹多姆的笑声传来:“其它时间线的事,并不能作准。或许未来又会改变了。谁知道呢!本来未来就代表了无限的可能。反正……难道你堂堂魔网半神,艾泽拉斯最强英雄,还会怕一个没了势力的小兽人英雄吗?”

    是啊!

    我杜克怕他个屁。

    难道萨尔还能翻出我如来佛的五指山?

    一入联盟深似海,进来了,你萨尔就别想搞事了。

    表面上的杜克,逼格十足,公正严明:“部落余孽?如果你们选择战斗到底,那么我的答案是肯定的。联盟不会惧怕战争,以及上不了台面的游击战。当然,若是霜狼氏族选择请求加入联盟,那么我以联盟统帅的名义宣布,王座会议会对霜狼氏族的申请作出审核以及投票。”

    杜克一转头:“来人,把霜狼氏族的两位贵客请到洛丹伦城的国宾馆里。以一族首领的规格接待。”

    杜克这样发话了,下面的守卫只能收起武器,莱娜*雷矛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萨尔也偷偷叹气。

    他在逼杜克,其实他也怕。别说他已经不是部落的大酋长,哪怕他还是大酋长,也失去了跟杜克平等对话的立场。

    这种冒险,只能用一次。

    想必今后联盟一方面会强化安保,以及修订各种条例,比如拒绝接受城下之盟或者借机要挟,堵上最后一丝被敌人搞事的可能。

    但,这一次,霜狼姑且算是过关了吧?

    闹剧告一段落,可有了萨尔这一下打岔,凯旋的气息顿时被冲淡了不少。

    不过,仪式还得继续啊!

    杜克露出略显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大家想想。连部落的前任大酋长也率领自己的氏族申请加入联盟,其实这不是恰好证明了,联盟对部落战争的正义性么?我们在所有联盟人的支持和努力下,终于打赢了这场神圣的战争。我们应该高兴才对。不是么?”

    “对!对极了!”联盟首领和民众的脸色都好看多了。

    “咦?让我想想,这样的话,我岂不是成了萨尔的前辈了?”侏儒就是搞怪,大工匠格尔宾一番看似搞笑的话,顿时让大家舒坦了。

    什么是逼格?

    这就是逼格!

    以前部落的大酋长,不是以被征服者的奴隶身份,而是自个主动地、可怜巴巴地跑来给联盟当提鞋小弟。

    这种酸爽……简直倍儿棒啊!

    一时间,气氛再度热烈起来。

    好不容易把场面挽回来了,当然是继续庆祝啦!

    杜克一扬手,直接以娜迦外形出现的瓦斯琪过来了。

    “当年,暴风娜迦是以第三档次的附庸种族加入联盟。现在我荣幸地在此宣布,暴风娜迦升阶为第二档次。”

    娜迦很多氏族,但说起来,娜迦也算是联盟元老之一,毕竟最早的怒鳞娜迦可是一战前就加入杜克手下。普通人可分不清怒鳞娜迦和风暴娜迦的区别,反正现在都归瓦斯琪管了。

    当年一度隶属于伊利丹手下的风暴娜迦,这一次的升格,更是有示范意义。

    凯旋仪式,终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比较完满地结束了。

    这一天,注定是属于联盟的。

    部落,成了一个过去式。

    晚宴过后的联盟酒会,同样是商讨的好时机。

    在专门谈话的密室里,联盟主要的大佬齐聚一堂。

    瓦里安首先发话,他还有点不甘:“我们这就放过兽人了?”

    还是穆拉丁老成,他拍拍瓦里安肩膀:“没有了部落,兽人也不会再是问题。你现在不光是一个国王了。”

    吉安娜轻轻转着手中盛着红茶的茶杯:“一个霜狼氏族能有多少人?五万人不到。况且,我们也不可能给霜狼第一档次的地位。以后用战争控制霜狼的人口就是。只要他进入联盟的体制,我们有一万种方式限制、甚至弄死兽人。”

    一番话过后,首领们顿时没意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