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88章 吃准了
    萨尔,一个提到部落就绝对绕不开的伟大人物。

    或许旧部落各位大佬欠下艾泽拉斯人民一笔笔血债,归根到底,跟萨尔屁事都没关系。甚至谈不上父债子还,毕竟萨尔老爸杜隆坦带着的霜狼氏族,来了艾泽拉斯之后就给古尔丹控制的旧部落给驱逐了。

    在杜隆坦夫妇被阴死了之后,整个黑暗之门一、二战,霜狼氏族就躲在奥特兰克的深山里玩躲猫猫,属于彻底的中立派。

    论联盟与部落的关系,在这一世,萨尔当大酋长时可没有跟联盟开战。他在位时一次都没跟联盟开战。

    或者是杜克率领的联盟表现得太过强势,反正原本历史上大大小小不同程度的摩擦战争、正规大战,这辈子一次都没打成。

    正是他在部落里充当了彻底的鸽派,才导致了部落传统派和激进派的不满,进而逼得萨尔不开屠杀就要下台。

    严格意义上,若不是萨尔一时心软,没能当初直接抛弃德拉诺将近三百万传统兽人,又或者一狠心镇压传统派的抬头,部落绝对不会乱。

    部落不乱,那就是一根绳子,谈不上谁碰谁死,至少联盟也不好下手。

    没有大义名份不说,还要面对彻底的抵抗。

    脑子坏掉的传统派兽人,可没有霜狼和战歌这两个氏族碉堡,他们都是游击战和地道战练到大师级的家伙。

    固然如今的联盟,可以用其拉虫人和奥罗子嗣去定点清除,那也要先发现兽人才行啊!

    联盟又没有能侦察地底的好工具,什么声波和元素探测,在满是溶洞的贫瘠之地的地底可不好用。

    知道现实世界里位于贫瘠之地的哀嚎洞穴有多大吗?

    长度超过二十公里,宽度五公里,里面弯弯曲曲的小道和洞穴数以千计。挤一点,塞个十万大军进去没问题。

    不是每一地方都有哀嚎洞穴这种地貌,大溶洞没有的话,小溶洞也是不少的。

    这才是联盟如今最为头痛的地方。

    正统部落是灭了,但作为部落三大主战氏族之一的霜狼氏族找不到。

    之前杜克一直搞不懂,现在一切问题似乎都有了答案。

    顺着声音,会场内成千上万人看到一个牛头人正在变身。

    那是一个很完美的幻术,不知是谁帮萨尔做的,反正一个身型庞大的牛头人身上的光彩正在变色,变形。

    就像是终极变形术那么神奇:一个牛头人变成了一个**着上身,下身只搭着一条兽皮裤子,穿一对皮靴,双手空空的前大酋长萨尔。

    萨尔身边,则是一个久违的老熟人——传奇刺客、女兽人迦罗娜。

    “怪不得……”杜克低声叹气着。

    艾泽拉斯世界的历史进程,有着惊人的重合性。这种尿性,杜克不是第一次体会到了。迦罗娜的出现,完美地解释了应该死于奥格瑞玛的火山爆发中的萨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假若是原本历史上捅死了莱恩国王的迦罗娜的话,那就没什么稀奇了。

    更让杜克心塞的是,萨尔完美滴将了他一军。

    面对赶忙杀过来的联盟警卫,看着那些拔剑出鞘的卫兵以及全身绽放着神圣金光的圣骑士,萨尔和迦罗娜都摊开了双手,以示自己没有武器,也没有敌意。

    萨尔刚才用通用语喊的那句话,更是将整个联盟王座议会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杜克当然可以宣布当场灭了萨尔,只不过这样做,无疑就是自打嘴巴。

    联盟一直以对抗邪恶的正义组织自居,正是这种彻底的、坚定不移的政策,再加上展现出相应的实力,这才跟龙眠神殿和守护者们搭上线,形成进一步的同盟关系。

    种族灭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对于自诩正义的联盟来说,也就等到脑残吼上台,才有了绝对的借口来行事。

    为了毁灭部落,避免部落死灰复燃,杜克不惜吸纳牛头人、巨魔和被遗忘者加入联盟。

    谁会想到,这才过了多久?

    萨尔完全是等着杜克说出这番正气堂堂的话,然后顺势而上,以独立氏族的名义申请加入联盟。

    “卫兵!逮捕这些部落余孽!”瓦里安那个暴脾气,按都按不住,噌一下站起来,就差抽出他的神器双剑自个下场了。

    人到中年,瓦里安成熟了许多,但有些事是始终无法掩去的。比如他父王莱恩终究死在了部落的刺客手上。

    他的命令,不能说是错。

    联盟灭了以兽人为首、锈水地精和玛加萨的牛头人为辅的正统部落。严格意义上,联盟跟正统部落的残党依然处于战争状态。

    可要看时机啊!

    这边杜克刚说出欢迎一切对抗邪恶的智慧种族,那边瓦里安就来逮住手无寸铁的萨尔,这不是打自己人的脸吗?

    萨尔迎着几乎抵到他喉咙的白银之手圣骑士们的利剑,无视了莱娜*雷矛高悬于他头顶的战锤,昂然而缓慢地踏前了一步。

    “敢问联盟统帅马库斯阁下——我担任部落大酋长时,从未跟联盟发生过战斗。我和我的霜狼氏族,也从未向联盟将士与民众举起过武器。既然巨魔和被遗忘者跟联盟有过战争,都能被联盟所接纳。为什么联盟要逮捕我?刚刚阁下说的话,难道都是为了迷惑民众、粉饰正义的谎言吗?”

    萨尔的通用语异常标准,字字清晰,而且诛心。

    几乎每一句话都是针对着杜克刚刚说出的话。

    这有点像悖论。

    偏偏又事实上存在。

    很明显,萨尔看透了一切,吃准了在杜克领导下的联盟不会向他动手。

    更妙的是,萨尔为了洗白兽人和霜狼氏族,变相把自己曾经的盟友暗矛巨魔和被遗忘者都卖了。

    沃金翻了翻白眼,贝恩苦笑,不远处以被遗忘者副首领身份站在旁边的德拉诺什也搔了搔头。

    联盟为了毁灭部落,可谓煞费苦心,也不知杜克密谋了多久。联盟当然不会那么蠢,这边肢解了部落,那边又让部落来到联盟内部成为寄生虫,吸着联盟的血再次壮大。

    萨尔这样卖曾经队友,更像是交心,以示自己没有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