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83章 一个休止符
    沃金哑口无言。

    杜克继续道:

    “作为开化了文明的智慧种族,即便30年前第一次黑暗之门大战,部落屠干净了暴风王国那么多城镇和村庄,都没有将所有俘虏屠杀殆尽。虽然接下来洛丹伦的泰瑞纳斯国王让兽人当奴隶角斗士有点不人道,但毕竟没有杀俘。”

    “如今的联盟既然不打算这样做,那好歹也算给兽人留了条生路。”

    “五年前的德拉诺对于近三百万兽人来说,绝对是太挤了。他们不得不根据传统进行自我淘汰。对于不到三十万兽人,那地方还是很宽敞的。何况,只要兽人当中再出一个惊才绝艳、类似于古尔丹的家伙,他们照样可以去其它星球。”

    “当然,黑暗之门的控制权我们是不会交给兽人的。”

    还有些事,杜克也不会跟沃金说,比如在纳格兰装上一批足以将纳格兰地区炸碎的炸弹。

    若是要制造炸毁星球为目标的巨型炸弹,这种做法显然不靠谱。

    把目标降低,换成是对已经毁坏的德拉诺进行二次崩坏打击,那就简单多了。

    杜克早就研究过德拉诺的地质结构了。

    没有了地心地核等玩意的德拉诺,纯粹是靠着现阶段的科学都无法解释的重力波吸引着地表的空气。

    整块德拉诺大陆上的地质结构远比绝大部分人想象中要脆弱。虚空在摧毁着德拉诺的地块,同时也在吸走大陆上的空气、水分以及各种养料。

    这使得德拉诺的地块好比是一块松脆的饼干,别说用棒槌敲一下,哪怕用巨大一点的力量发起冲击,就可能整块大陆崩碎。

    实际上,德拉诺的崩溃是一个非线性的加速过程。当崩塌发生到超过当初联盟来的时候的50%,崩塌速度就会以一个几何级别的速度加速。

    燃烧军团别想再利用兽人侵攻艾泽拉斯,一旦被杜克发现,那就“砰!”一下,将所有兽人送上西天。

    至于兽人会不会真的上天,那就看他们造化了。

    没有下令屠干净兽人,杜克已经很仁慈了。

    沃金没有说什么,他深深地躬身一礼:“感谢你的仁慈。”

    当再次抬头时,杜克发现沃金笑了。这是自沃金加入联盟以来,第一次露出笑容,尽管巨魔的笑容总是显得有点让人惊悚。

    “怎么?”

    “没,我跟部落……嗯,所有的眷恋和不舍终于可以放下了。接下来,若果联盟希望暗矛巨魔能贡献全部的力量,我想暗矛巨魔会乐意这样做。”沃金轻笑着。

    “嗬?那之前呢?”

    “虚伪的政客客套就免了吧。巨魔不擅长那个。坦白说,之前更多是因为无奈。”沃金耸耸肩。由于巨魔的手臂实在太长,这个耸肩显得有点夸张。

    “去准备吧。潘达利亚的丛林需要你们。”

    潘达利亚大陆以丛林和山地的地形居多,之前脑残吼在那里放风一样放了一堆小氏族的兽人,走的时候也没带回去。毕竟他还想着能霸占潘达利亚这块肥沃的土地。

    这批兽人就几千,也不多。

    本来投入暗夜精灵也不错,但暗矛巨魔,还是不要给他们太闲了。

    况且这也是一份投名状。

    另一边,在联盟官方宣布战争结束,1月1日定为胜利日,要举行连续七天的盛大凯旋和庆祝仪式之后,联盟人沸腾了。

    “噢噢噢噢!”

    “我们胜利了!”

    “该死的部落终于完蛋了!”

    “联盟万岁!”

    艾泽拉斯四块大陆上,每一个联盟领地的酒馆里,老板做出了同一个决定——今天啤酒免费!

    “啦啦啦啦啦!”

    酒馆里、大街小巷里,到处是狂欢的人群。他们高举着啤酒瓶,开怀畅饮着,大呼小叫着,跟每一个碰上的联盟人干杯、拥抱。

    连最严肃的联盟军队,王座会议也下令:在布置好必要的警戒部队之后,允许非当值将士狂欢庆祝,但警备部队不能出任何岔子。

    笑容编织在每个联盟人的脸上。

    泪珠同样悬挂在每个曾经失去亲友的联盟人眼角上。

    不需要组织,在城镇外每个大大小小的公墓很快挤满了前来扫墓的人。

    一把最简单的、在路边采集的小花。

    一根最常见的白蜡烛。

    寄托满生者对于逝者的哀思。

    “爸!知道了吗?联盟胜利了,部落终于毁灭了。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一个独臂的军装中年男子,用他剩下的手摩挲着那块边缘已经没有棱角,异常光滑的墓碑。

    “妈妈,我活下来了。我按照你的遗愿。生了好多孩子。杰夫和约翰都给你生孙子了。可惜汤米死在了第三次黑暗之门大战……”一个五十多岁的妇人在碑前泣不成声。

    “孩子,给你的叔公点上蜡烛吧!当年不是他为我挡了兽人一斧头,也就没有你父亲和你了……”一个年迈的老人指点着他的孙子。

    30年了,长久以来的战争,铸造了多少悲剧。

    从兽人入侵、到天灾军团肆虐,到燃烧军团降临,再到恶龙横行、元素领主和上古之神掀起毁灭狂澜……

    艾泽拉斯人民,特别是联盟人实在承受了太多太多的苦难。

    尽管大家都知道,燃烧军团必定在十年内再临,但起码部落的彻底覆灭,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以及一份恩怨的了结。

    日子还要继续,当年的幸存者们拥抱着彼此,在欣慰中进入梦乡。

    第二天开始,那才是真正的庆祝与狂欢。

    联盟公布的官方胜利日是1月1日。可在此之前,人民已经自发地开启了大规模的庆祝。

    数不清的庆祝点子被创造出来,也激发了无数诗人和歌手的创作灵感。

    杜克大手一挥,让这次集结了但没有出动的军队出击,参与卡利姆多和潘达利亚大陆的扫荡残敌作战。转而将90%参战的部队替换了回来。

    民众涌到各个空港和海港,静候着每一批归来的勇士,致以最狂热的欢呼。

    人们送上了鲜花、美酒、崇高的赞美,以及少女的热吻。

    该死的战争总算结束了,哪怕是暂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