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节 风波起
    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节风波起

    十年的时光过去了,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没有任何动静,让很多人都蠢蠢欲动,部落与部落之间渐渐出现了争斗,连部落之间都有了纷争,更不用说是其他人了,而刑天与洪荒诸多强者则成了许多部落所针对的目标,他们不是想要拉拢,而是想要灭杀刑天还有一众洪荒强者,掠夺众人身上的一切,毕竟能够成为神帝的,身上都有着强大的传承与庞大的资源,这一切都能够让那些部落的首领为之疯狂。

    同样也有纪元之主在打远古神魔的主,十年的时光虽然很短暂,可是这短暂的时光也让诸多纪元之主摸清了远古神魔的实力,受世界本源压制的远古神魔自然也就成了这些纪元之主要猎杀的目标,一尊远古神魔的利益有多大,所有纪元之主的心里都一清二楚。

    没有等纪元之主开始猎杀远古神魔,一个让刑天为之愤怒的消息出现了,巫族的一尊大巫族被魔族强者所建立的部落给抓走,这样的行为不仅仅是在挑战巫族,同样也是在挑战整个洪荒强者,若是众人没有任何反应,只怕很快所有部落都会对洪荒强者大大出手。

    “哈!哈!哈!看吧,我就说过那些‘蝼蚁’根本不堪一击,没有什么威胁可言,还没有等我们大动干戈,他们自己则是先闹起来了,这样也好,省了我们不少的麻烦!”时间神魔不屑地冷笑着,虽然说远古神魔都各奔东西,各自为战,但是他们头顶之上还有着那两尊大佛的存在,那怕是再怎么放松警惕,他们也不敢全面放松。所有远古神魔之间依然保持着联系,为得就是在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出手之时能够联合众人之力绞杀对方。

    “新生世界的资源是有数的,那些‘蝼蚁’想要壮大自身自然就得有所争斗,毕竟以他们那点力量是无法与死灵大军、凶兽大军对抗的,既然无法从这两支大军的手中夺取自己想要的资源,他们自然会将主意打在同伴的身上。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了,没有什么好高兴的,有这时间还是想想怎么提升自身的力量,怎么摆脱世界本源对我们的压制,怎么让自己证得无上大道为好!”大道的言语出现了,这番话的落下让时间神魔恨得是咬牙切齿,这分明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可偏偏时间神魔又找不到反驳的机会。

    “那些‘蝼蚁’的死活的确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愿意自相残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我们没有必要去在意,我倒认为现在我们应该重视起死灵与凶兽的存在,我总是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不会如此的沉默才对!”空间神魔说出了心中之言,做为空间法则的执掌者,空间神魔对空间波动有着强烈的感应。

    听到空间神魔之言时,大道的脸色突然为之变色,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沉声说道:“或许我们应该试探一下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的反应了,不能再任由他们发展下去!”

    “说得倒容易。试探,怎么试探,又由谁来动手?我想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吧,要知道那可不是一般的存在,而是另类证得无上大道的存在,若是我们的实力没有被压制。还有可能从对方的手中逃脱,现在去挑衅对方那绝对是蠢得不能再蠢的想法,完全是在自取灭亡,你们想死不要紧,不要把大家都给牵连上!”阴影神魔冷笑着说道。在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怒意,仿佛是被大道与空间神魔的这番话给刺激了一样。

    空间神魔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无知,你以为我们这样无限制地拖延下去就是好事吗,我们在准备着,难道你认为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就没有在做准备吗,虽然这新生世界十年时光没有什么大波动,但是每一分每一秒世界的空间都在进行着轻微的波动,而其根源来自于两大位面世界,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世界空间的波动意味着什么?那意味着两大位面世界很有可能要融入到新生的世界之中,虽然空间神魔没有直接说出来,可是身为远古神魔,大家都明白这一点,只是空间神魔不愿意直接说出来打对方的脸罢了,要知道面对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需要所有人的力量,空间神魔也不希望在这两大恐怖存在没有灭亡之前内部出现不和。

    “如此说来我们更应该在最生的时间试探一下对方的反应,不能等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做好一切准备再动手,那样一切都晚了,我们再也没有力量与对方对抗,或许我们身上的限制也与这两尊恐怖的存在有关,只要我们一日有这压制在身,我们的证道之路就会无比的艰险,或许是时候进行一场限制性的战斗了!”

    “好说得好,我们也应该动动手脚,来一场畅快的战斗,不仅仅是应该试探一下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的反应,顺便也应该试探一下那些‘蝼蚁’的反就,免得一时大意被他们给暗算了,要知道先前我们已经吃过一次亏,同样的错误我可不愿意犯第二次!”

    “时间,你是否有些小提大作了,那些‘蝼蚁’怎么敢来招惹我们,要知道现在正在忙着内斗,根本抽不出手脚来,而且就算他们有这样的心,也不见得有那样的实力,上一次只是一个特殊情况,被他们借助着世界本源的力量给暗算了,在我们有所准备的情况之下,他们的那点心机与手段根本不值一提,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将心思放在他们的身上,那样会让我有点难以接受,毕竟他们只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蝼蚁’,一群我们随时都可以毁灭的‘蝼蚁’,连一群‘蝼蚁’都要防范,我们还有什么资格证得无上大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