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82章 流放
    喂喂!

    有人洗白地精吗?

    来啊!说地精其实都是圣母,为了从拯救挣扎于苦难之中的世人而做出光辉伟大壮举的种族……

    呕!

    好吧,连杜克自己都编不下去了。

    联盟作为一个自诩正义的组织,对于种族灭绝什么的,真心发自内心抗拒。灭个部落都有一群‘精神上是部落的家伙’跳出来叽叽歪歪,而且还多半是圣职者。

    这群脑子进水的家伙或许是觉得杜克太好说话,总是忘记了杜克的半神身份,自认为自己的老大是圣光,是纳鲁,跟杜克尿不到一壶里。

    既然尿不到一壶,那杜克为毛要理你?

    直接一个命令,将这些聒噪的家伙强行征召到前线,然后他们就在扫荡战当中,被那些大字都不认识,只会兽人语的传统部落残兵给一斧头劈了。

    至于地精,还真没谁洗白。

    连圣光教会都不会怜悯这些王八蛋。听说教会里每个季度都会收到过百宗报案,说是地精自己或者派人用磁铁想办法从教会的捐款箱里偷钱。那些脑洞大开的家伙用绳子系上磁铁,就在捐款箱口子吧嗒吧嗒滴把钱币吸上来。

    杜克回想一下游戏里玩家操纵的地精脚男也是那个尿性。

    神他妈刚出来就发现自己被卖了当奴隶,还是被自家老大加里维克斯卖的……

    于是乎,全天上地下,人见人怒的地精就这么被剿灭了。

    联盟灭掉所有身高一米以下,五肢短小的地精。

    有趣的是,当联盟公布了‘只要带来相应数目的地精人头,其它种族的地精雇员就能免于被追责’的政策之后,杀地精杀得最欢的,就是之前一直被地精所奴役(雇佣)的雇员们。

    这真正导致了热砂财阀和风险投资公司的崩盘。

    仅仅三个月,地精这个偌大的邪恶(号称中立)的种族就这样覆灭了。其速度之快,犹在清剿兽人残余的速度之上。

    反而兽人当中,居然还有成建制的氏族跑掉了。萨尔在大灾变时娶的老婆阿格娜,既是霜狼氏族的萨满祭司,也是传统的玛格汉兽人,有着健康的棕色皮肤。

    在萨尔应该死在了奥格瑞玛的火山爆发的情况下,她带领着猫在剃刀沼泽的霜狼氏族,趁着联盟清剿部落的混乱,从一条联盟所不知道的颀长密道,一直跑入了千针石林当中,然后转入了菲拉斯的茂密森林地区。

    或许萨尔早就布置好了后路,亦或是阿格娜的判断?

    没所谓了,在联盟拥有奥罗子嗣这些犀利的钻地虫的今天,阿格娜的霜狼氏族就像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

    逮到阿格娜的话,一切都会知道。

    即便如此,王座会议还是正式宣布战争结束,并将接下来的1月1日定为胜利日。

    这一天,正好是黑暗之门30年的第一天。

    真是讽刺,以黑暗之门打开、联盟成立的那一年为黑暗之门元年。那一年,正是部落侵攻艾泽拉斯,在整个东部王国大陆上掀起漫天战火的日子。

    30年后,当年有份组建联盟的杜克,亲手了结这一切。

    有始有终,这样的联盟创始人,更让人信服。

    沃金在暴风城的公爵府私下拜见了杜克,他没有绕圈子,直接单刀直入地问道:“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身份问出以下的问题会相当尴尬。而且很可能会引起您的不快,但我还是要……”

    沃金没说完就被杜克打断了:“兽人俘虏的事吗?”

    “是的。”沃金有点颓然。

    杜克扫了沃金一眼。

    真的,杜克挺佩服沃金的勇气,以及他和萨尔之间的情谊。巨魔能否呆在联盟,也就杜克一句话的事。

    第一档次的加盟成员如果有第一档次的成员提出‘驱逐动议’,那么只要三分之二的成员投赞成票就能直接驱逐出联盟。

    巨魔这状况,要其滚蛋真是再简单不过。

    即便如此,沃金还是冒着巨大的风险,跑来问杜克。

    “唉!”杜克叹气。

    部落哪怕比联盟弱,依然是个庞然大物。

    杜克挖了无数坑,明刀暗箭搞了部落无数次,终究成功毁灭部落。他可以对臭名昭著的地精发动大屠杀,却无法公开下令对兽人也不要俘虏。

    喝了亚煞极黑心水的异化兽人,全都被借机杀掉了。

    奈何部落的办事效率简直操蛋。库卡隆卫队全出,给兽人平民喂催命水的工作还是太慢了。

    杜克设想中,最好当然是所有兽人都变成异化兽人,联盟就有借口对兽人赶尽杀绝。可在知道有亚煞极这个威胁存在的情况下,联盟没有太多的理由拖延。

    结果就是联盟成功毁灭了正统部落,将奥格瑞玛都给炸得再也不可能重建。

    也给军方各种暗示,让士兵们大肆开杀。

    即便这样,联盟依然俘虏了将近20万兽人,当中绝大多数是妇孺。抓到他们的时候,这些妇孺正在被库卡隆卫队压往奥格瑞玛喝亚煞极的黑心水。

    可以预见,随着扫荡战的进行,这数字会越来越高。

    屠杀妇孺这种命令,可以用在地精上,却无法用在兽人上。

    好歹兽人在多次大战里也跟联盟有过合作,比如当年在希利苏斯大沙漠,跟联盟合军打当时隶属克苏恩的其拉虫人。

    兽人固然可恶,他们很多时候是魔鬼,但也曾有过天使的一面。

    就是这么一种纠结的状态,让联盟的首领们发愁。

    “联盟就是联盟,联盟绝对不会屠杀战俘。”杜克一句话先让沃金的心升上云端,又用下一句话将他的心踩到地狱:“但联盟也不会无缘无故负担起几十万俘虏的食宿和关押费用,那是对人力、金钱和物资的极大浪费,所以我打算将所有部落俘虏流放。”

    “流放!?”沃金的眼睛霎时间瞪到了最大,他马上明白了:“德拉诺正在毁灭,这岂不是叫他们去死?”

    杜克的嘴角泛起了略带残酷的笑意:“我必须纠正你一下。德拉诺是正在毁灭,不是已经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