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节 划分地盘
    第一千七百二十四章节划分地盘

    过了许久,一道声音在众人之中响起:“世界已经混乱了,那些人背叛又能如何,他们真得以为自己就能够划分世界,没有强大的力量他们根本就保不住自己的地盘,这场灭世大劫只是刚刚开始,由他们去吧,我们用不着太在意,气运虽然很强大,能够给予我们修行的捷径,但是我们却要背负庞大的因果,而如今他们主动背叛了我们,我们虽然损失不小,但同样也清除了自身的因果,断去了一切与他们之前的联系,总体来说还算是利大于弊,要知道我们可不仅仅只有他们这些手下!”

    当番话落下之时,那些在沉默思考之中的众多强者眼睛顿时为之一亮,做为纪元之主,他们都拥有着属于自己的世界,那怕是没有了天域的那些手下,他们的世界之中还有着庞大的力量体系,种族文明的气运消失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恐怖,只要有力量存在,还有什么好置得担忧的,力量方才是一切的根本,其他的都不重要。

    划分地盘,这就是一个重新划分地盘的时候,那些背叛者虽然先行了一步,但是这并不是一个和平的时期,这是一个无比残酷的时期,没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是无法守护住自己所占据的地盘,不仅仅是那些纪元之主动心了,其他神帝强者都动心了,要知道这一次与以往不同,所建立的不是种族文明,而是部落。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一个个混乱的时期,一个新秩序还没有生成的时期。只可惜的是这些纪元之主与神帝都只看到了表面,却没有看到隐藏在这表面之后更深层的问题。没有看到这其实就是世界意志的陷阱,他们已经陷入到了一个庞大的死亡陷阱之中。

    世界意志被远古神魔与大道联手摧毁了,这仿佛已经成为了共识,除了刑天那样疯狂之人外,没有人会相信眼前的一切只是世界意志所布下的陷阱,在他们的眼中这是一个掠夺好处,划分世界的天大机会,无论是谁都在疯狂地掠夺,只有刑天在静静地等待着。只是利用着自身的力量修行,没有从这新生世界之中掠夺一点的本源与资源。

    小心驶得万年船,经历了无数杀戮的刑天深深明白一个道理,细节决定着成败,在这样凶险的环境之中若是马虎大意,死得绝对会是自己!对于诸多纪元之主来说,他们一个个疯狂地开始将自己世界之中的手下放出来,快速地在新生世界之中掠夺,一个个强大的势力疯狂地在这新生世界之中出现。而刑天也好,洪荒其他强者也罢,却没有这样疯狂,那怕是这世界拥有着无尽的资源。但是他们所调动出来的力量也有限,若是没有神皇的实力,都不会将其放到这新生的世界之中。毕竟如今的世界已经变了,神皇以下都是蝼蚁。没有人愿意浪费自身的力量,莽目地扩大地盘只会让自己死得更惨!

    第一年的时间。对于诸多远古神魔来说还有所顾及,担心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会对他们发动偷袭,一个个都随时提高警惕,可是结果什么情况都没有出现,那两大位面世界只是在向这新生世界不断地涌出死灵大军与凶兽大军,两大至尊强者仿佛是消失了一样,若不是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的气息还存在于位面世界之中,所有的远古神魔都会认为他们不存在。

    时间不断地在流逝着,转眼之间就是十年的时光,十年时光之中,这方新生的世界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数不尽的部落形成了,不仅仅是部落形成,那些死灵大军与凶兽大军也在这新生世界之中站稳了脚步,最重要的是十年的时光,那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依然没有丝毫的动静,这样的情况让诸多远古神魔也放松了警惕。

    没有人能够一直活在恐惧之中,也没有人一直能够紧绷着自己的神经,再者说他们也不可能一直不修行,要知道灭世大劫已经开始,若是不能够在大劫结束之前证得无上大道,他们最终都会身死魂消,对于力量渴望的远古神魔疯狂地掠夺着天地本源,增强着自身的力量,至于灭杀那些死灵大军与凶兽在大客车只是他们随带的事情,毕竟对于这些远古神魔来说因果业力根本不值一提,谁都没有放在心上。

    十年时间的风平浪静,给那些强者一种和协的感觉,要知道十年时间之中死灵大军与凶兽大军虽然庞大无比,但真正的强者却没有多少,这就给他们造成了一种异常的感觉,认为自己之前高看了敌人,两座区区的位面世界不可能诞生无尽的强者,有一尊强大的死灵君主与凶兽之王已经是世界所能够承受的极限,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整个新生世界的强者都有一种乐观的态度,并不认为死灵大军与凶兽大军有什么了不起的。

    相对于刑天还有诸多洪荒强者来说却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在他们看到这十年的时间整个世界看似和协,但却危机四伏,很大的一点证明就是死灵大军与凶兽大军在新生世界之中站稳了脚步,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地盘,这就等同于对方拥有了一分世界的气运,一分世界的气运在任何时候都是十分重要的,要知道得到世界的气运就意味着这些生灵得到了世界本源的认可,能够不再受世界本源力量的排斥,成为这方新生世界之中真正的一员!

    这对于其他生灵来说看似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实际上则完全不同,这件事情对所有生灵而言有着十分严重威胁,这会让所有生灵都处在了同一个位置之上,他们之间的杀戮已经不再有任何的阻力,这对于诸多部落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这已经威胁到了他们的根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