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80章 吞并各族(下)
    联盟里的种族和组织分三等。

    第一等肯定是拥有王座会议投票权的国家、种族和组织。一旦任何一个成员受到外敌攻击,视为对联盟全体成员宣战。

    第二等就是跟联盟合作的独立军事、准军事组织和种族,在防御战里有参战义务,进攻战则不然。

    它们拥有每年在联盟王座会议提出次数有限的动议的权利,却没有投票权。这一档次最出名的有塞纳里奥议会、白银之手骑士团和银色黎明等,以及新晋升上来的娜迦族。

    第三档就是附庸种族了,说白了几乎等于奴隶军团。对于联盟王座会议的决定,它们只能无条件执行。如今在这一档次的有鱼人、安其拉的虫人,以及熊怪等。

    沃金愿意降格到第三档,这可是为了族群的未来,连节操都不要的低声下气了。

    第三档次进盟,好歹还是自己人,或许会被当做是炮灰,但至少还有个盼头。这不,娜迦已经提了一档,听说其拉虫人也有提一级的可能。联盟是会考虑到附庸种族的功绩的。

    谁知道,杜克发话了:“沃金阁下。联盟王座会议现在讨论的议题是‘关于暗矛巨魔是否有资格以第一档次种族加入联盟’,并不是降档什么的。如果你要降档,麻烦你撤回现在这个提案,然后重新向联盟申请投票。现在的投票也会被视为无效,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沃金有点懵。伪民主这一套,他实在是不精通。

    他的嘴巴蠕蠕着,不知该说什么好。

    如果撤了提案,那岂不是浪费一群首领的时间?受了一肚子气,说不准下次投赞成的都改投反对票了。

    有好好的第一档不干,跑去第三档当小弟吗?

    凝视着杜克半晌,沃金始终看不出什么。可是联想到当年为了对抗天灾军团,杜克不惜放任萨尔带着当时身为脱逃奴隶的十多万兽人西渡,沃金有了明悟。

    “不了!我相信联盟众首领的眼光,更相信马库斯统帅对于未来的判断。降档的说法,只是为了表达暗矛巨魔加入联盟的强烈意愿。我和暗矛巨魔相信并接受关于联盟的一切决定。”说罢,沃金躬身,深深地低下头颅。

    在某个私聊魔网通讯群里,早就炸锅了。

    “哟,小巨魔挺上道的嘛!”

    “果然真的像杜克所说,套路动人心?”

    “嘿嘿嘿!杜克你真坏。”

    自家后宫的吐槽,杜克当听不见。换一个角度,能在联盟操盘,同样证明着杜克的影响力无与伦比。

    “好吧,我宣布我身为联盟统帅的决定,实际上,这也是这次王座会议投票的决定。决定就是——同意!”杜克终于露出了微笑,他的身子在火焰元素的托举下,飘然降下,来到沃金面前,向沃金伸出了右手:“欢迎暗矛巨魔加入联盟。”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沃金的手很大,巨魔都这样子,他努力地控制着力度和角度,跟杜克握手起来。

    聪慧如沃金,当然联想到很可能是杜克在操盘。明知如此,他还是感觉到了一阵激动。

    不必再担惊受怕了。

    联盟这个庞然大物,作为敌人无疑是十分可怕的。当自己进入了联盟,那就另当别论了。

    或许接下来还会被针对,沃金却相信,只要自己和暗矛巨魔真的别无二心,全力以赴,联盟也不会将暗矛巨魔视为炮灰。

    不知为什么,沃金就是有这个预感。

    最后的被遗忘者,同样有着相当大的争议。

    毕竟那是生者与死者的争论。之前巨魔加入联盟,说到底还是涉及了部分种族和王国之争。不死者的加入就是被遗忘者与所有生者的矛盾了。

    从一开始,德拉诺什就很聪明地没有以第一档次为目标进行申请。

    在联盟,特别是人类国度里,之前通过了联盟继承法。不死者不允许拥有大部分生者的权利,比如土地的继承等等。除了非祖传的随身武器和盔甲,都不允许不死者拥有。

    最明显的案例就是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

    明明他儿子达里安*莫格莱尼以不死者的身份继续存在,老莫却直接宣布家族绝后了,所有莫格莱尼家族的遗产,将来会由养女莎莉*怀特迈恩所继承。

    尽管被遗忘者申请以协作组织加入联盟,还是引起了非常大的争议。

    最终,德拉诺什简直是‘丧权辱国’式地同意了一系列条款,才被允许加入联盟:

    1、被遗忘者首领改为达里安*莫格莱尼。

    2、被遗忘者严禁通过复活联盟成员国墓地里的尸体,获取新成员。

    3、所有联盟将士上战场之前必须写经过公证的遗书,以及签下生死契,自行决定若是战死,是否同意以不死者的形式‘复活’。若是选择以不死者复活,会失去所有生者的权利,比如最基本的亲人的探望权。在生的亲人申请则另外批复。

    折腾了一整天,才终于通过了三族加入联盟的提案。

    部落毁灭了,战争还没结束。

    姑且不论遍布贫瘠之地和杜隆塔尔的兽人,还躲在各个山洞角落里负隅顽抗。最关键的另一个部落主战种族,地精的问题引发了新的战争。

    地精是极度贪财。

    没有什么不可以用一袋金币来解决,如果有,那就两袋。

    杜克等联盟首领真心小觑了地精对于财富的痴迷,热砂财阀在收取了锈水财阀地精亲王加里维克斯的巨额保命钱之后,居然对联盟宣布——部落毁灭了,锈水财阀已经脱离了部落,加里维克斯是无罪的。联盟无权要中立的热砂财团交出加里维克斯。

    私底下热砂大佬加兹鲁维却接触联盟:交出加里维克斯可以,但麻烦给点钱,不多,就要联盟十年的赋税就好。要么以后热砂财阀进联盟做生意,全部免税免检。

    有句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

    地精还以为现在的联盟是最初有部落在旁窥觑,必须给地精面子的普通组织。谁知道地精的傲慢激怒了联盟。王座会议表决,因为热砂集团包庇战犯加里维克斯和大量逃往塔纳利斯沙漠加基森的部落成员,宣布否认热砂集团自称的中立,向另外两个地精财团——风险投资公司和热砂集团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