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74章 神之路
    海量暗影属性的邪神之力,充斥在战场的中央。到处是直径超过二十米的硕大能量龙卷风。蓝白相间的色调,干扰着所有的元素。在现场的联盟强者都因为空气和热量扭曲了视界,更谈不上保证直播传输的画面了。

    加尔鲁什就用广撒网的方式,将周遭方圆三百米范围内的空间,全部填充满充满负面精神能量气息的邪力。

    他在用这样的方式,排斥着其它一切与之不符的力量。

    杜克的精神海当中,也呈现出无数恐怖的画面片段。可惜杜克是艾泽拉斯全天上地下唯一的特殊存在。精神侵攻什么的,若果无法突破杜克设下的多层精神防线,那就是比看恐怖电影都不如的玩意。

    一个个小型弹窗,呈现在杜克的视界当中,除非杜克真的作死去把意识伸进去观望,否则什么绝望、痛苦、羡慕妒忌恨等情绪,一点都不会沾染到杜克的思维。

    此时的杜克就像是所谓的‘云玩家’,自己不去玩游戏,却观看别的主播的游戏通关视频,就算完事了。

    加尔鲁什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绝望的灵气,早已逼得很多联盟大佬后退了。除了意志最为坚定的圣骑士还能站到两百米范围内,其他首领都不得不退到安全的地方。

    看上去,杜克大劣势啊!

    唯有真正懂行的人才知道,加尔鲁什根本没资格跟杜克相提并论。

    真以为杜克纵横了成千上万的时间线是一无所获的?

    别逗了!

    收敛了各条时间线分支,毁掉了各条糟糕的历史支流,如同擦去了笼罩在名为‘未来’上面的命运迷雾。

    通过艾泽拉斯星球意志赋予他杜克的权限,终于看到了那个唯一的答案——那仿佛是最深黯黑夜里唯一的希望之火,又像是被乌云所笼罩的遥远星辰,在一片朦胧混沌的世界中,闪烁着仅有的秩序之光。

    是的。

    那就是通往真神的道路。

    那条连艾露恩都不能说出来,唯有星球意志才有资格亲自向他揭示的封神之路。

    四大元素界的真正权柄,法师之路的终焉,掌控世界的权柄。

    为什么万神殿的泰坦在离开这个星球之后,大地之上的守护者还能拥有永恒的生命,只要意志不崩坏就能永续下去?

    明明离开,为什么泰坦还能给予他们的仆人以几乎消耗不尽的力量?

    五大守护巨龙的时间、生命、魔法、大地、梦境等超凡神术又是由何而来?

    所有的问题只有一个答案——因为这个星球法则的使用权已在他们手中。

    法则制定者即真神。

    真神之下,所有对某项法则拥有第二高使用权限的存在,即该领域的半神。

    在25000年前的远古时代,那场泰坦与上古之神的大战当中,伴随着艾泽拉斯星球意志的朦胧觉醒,凡人通往神之国度的道路,就被永远的封闭了。

    大地之上,只有那些被星球意志和泰坦共同认可的种族,才被允许保留至高权柄的使用权。

    比如奥杜尔的守护者,又比如五色守护巨龙。特别是五色巨龙,他们是从艾泽拉斯原生的始祖龙用神力强行进化而来,这更像是星魂与泰坦的一种协定。

    唯有他们才有打开那扇门,成为凡世之圣——也就是半神的机会。

    直到黑暗之门大战,引发了世界秩序的变动,一大批凡世英雄因此应运而生,开启了这个轰轰烈烈的时代。

    艾泽拉斯星球意志才不得不再度将这扇门开启了一条缝隙。

    星球与居住在星球上的智慧种族关系,有点像人类和人身上的螨虫等寄生虫的关系。

    这就是共生。

    没有特殊的手段,人当然无法注意到螨虫的动向。但人体表皮甚至内脏上腐坏,带来的恶果同样危险。

    现代人会看医生,通过吃药、涂药膏、乃至手术等方式驱逐病体。

    而所谓的凡世之圣——半神也就是那些手段的执行者了。

    而今,敌人越发地强大,只要艾泽拉斯星球意志还有求生欲,不想毁灭,它就要做出更大的让步。

    这一次,它给出的让步,就是力量的权柄了。

    杜克不知道如何顺利地掌握这个权柄,或许世上也不会有第二个存在知道魔网之神是怎么一个操作。

    杜克抽出了【光与影之歌】,细细感受着自己越发凝练的神躯中流淌的法则。

    神躯再强,把元素再怎么压缩,都不可能将整个世界的元素纳入体内。

    那是跟自己拥有的元素之力截然不同的力量,不,准确地说是力量的制定与运用方式。

    它已经与这个世界连为一体,彼此交织,仿佛举手投足之间,便能感受到这个世界里神秘的奥术能量、沉静冰寒的水元素,以及暴烈活跃的火焰元素的韵律。

    外界过去一秒,杜克放开灵觉与感知之后,却如同过上了亿万个分分秒秒。

    只要杜克愿意,每一个火元素、水元素以及奥术能量的分子结构,在他眼中都可以被放大千倍万倍,像巨型图案一样分毫毕现。

    而他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彻底改变它的结构,甚至让它表面一样,内里成为截然不同的存在。

    这就是法则。

    虽然还很初步,很不完善,就像婴儿学步一样充满蹒跚感,但这种摸着石头过河的方式,也已远超凡世亿万生灵了。

    看到脑残吼终究变身了,变成世间所有脑子正常的智慧生物都会自然而言厌恶的丑陋怪物,杜克知道,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这个名字,这个存在,已经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

    长久以来的纵容与静候他作死,终于到了无需再忍的时刻了。

    “结束吧!”杜克淡然地举起了手中的圣光之剑。

    黑暗的绝望灵气。

    金色的辉煌圣光。

    愣是把这塑造成正邪对决的一幕后,一切都水到渠成了。

    圣光的温暖,奥术的玄妙,冰霜的寒冷,火焰的炽烈,四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时不相冲突地从杜克身上爆发。

    这种有点让感知都为之混淆的强大触感,以至于再没有任何一个联盟强者能承受得了,不得不退开更远。

    这时候,一缕金光倏地从前到后,当胸刺穿了加尔鲁什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