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68章 永别了,奥格瑞玛!
    灼热的气流带着爆炸的冲击波,将刚刚才从地上爬起来的纳兹戈林将军吹飞了出去。

    魁梧如他,在深入地底的要塞里也被吹飞出去,打了好几个跟头。

    可想而知大炸弹的攻击力有多么可怕。

    地底要塞出现了大面积的坍塌,要塞建造之初可没预算过如此可怖的冲击。

    兽人只提防了联盟拆迁办,可没想过联盟丢‘伪’战术核弹的。

    纳兹戈林是撞穿了好几堵墙,最终撞到岩层才给拦下来。他整个人呈大字型轰然撞在上面,然后再掉到五层楼高的岩层缝隙里。

    经过亚煞极力量大幅度强化的身体终究不是不死不受伤的无敌之躯,他是捂着渗血的额头从地上爬起来。

    他马上注意到地上的石子儿在怪异地旋转起来、仿佛在跳着某种可笑的舞道。明明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已经停息,虽然爆炸的中心区燃起了大火。

    可脚下却传来了丝毫不亚于爆炸中心的温度。

    不,这简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终于也发现了异样。空气中弥漫着他并不陌生的硫磺味,那就仿佛身处于一个巨龙的巢穴当中,被一头成年上古巨龙死死盯着,那炽热得仿佛可以烧尽一切的火焰鼻息在巨龙唇角回荡不已。

    他的地下要塞,自他成为大酋长以来就一直在打造了。为了这个要塞,他抽走了各族大量的苦工。而玛加萨帮他以对抗联盟的名义,抽调这些苦工。

    巨大的地下要塞非常非常深邃,饶是以这种百吨级的巨型炸弹,都无法炸穿炸塌整个要塞。

    或许最靠近地面的那几层变得一塌糊涂,但只要最深的地宫没事,加尔鲁什就有信心用这个地下要塞绞杀干净所有的联盟入侵者,将他们体内每一滴鲜血放干。

    偏偏在这时候,加尔鲁什感到了两道视线。

    来自他最为厌恶的杜克*马库斯的视线,仿佛在虚空的神殿当中,有一个座杜克的圣象立于神殿正中,杜克一手牵着他拷住父亲的锁链,一边用嘲弄的目光死死看着他,而且嘴角还挂着那看小丑的可恶微笑。

    “杜克!杜克*马库斯!我知道你在看!有本事你来啊!来杀我啊——”旁边的库卡隆卫队成员有点傻眼地看着自家老大,仿佛没由来地发神经。

    事实上,最近大家都感到加尔鲁什是有点神经兮兮的。

    这一次不同,虚空中真的传来了声音,他们最强大的敌人的声音。

    “杀你?我会的!但我没兴趣钻进一个老鼠洞里,将如此肮脏的你揪出来。”杜克的声音响起了,如同晨雾中从远处高楼上传来的缥缈声音,充满迷幻色彩,却字字清晰。

    “什么!你居然把我如此雄伟的无敌要塞说成是老鼠洞!?”脑残吼炸毛了。

    杜克没有回答他,反而嘲弄道:“知道吗?当一艘船要沉的时候,最先跑出来的,肯定是老鼠……”

    “喂!你什么意思!?回答我——混蛋杜克!”加尔鲁什愤怒的咆哮,没有获得任何回应。

    不,这也不完全正确。

    杜克以另一种方式做出了回应。

    “轰隆隆隆!”

    整个奥格瑞玛在颤抖,甚至奥格瑞玛所依附的整座山脉都在颤抖。

    越发可怕的高温开始将地下要塞的最底层烤焦。

    “啊啊啊!好烫!好烫!”

    喝了亚煞极黑心水的库卡隆卫队,不等于免疫元素伤害,更没有完全切断痛觉。他们依然是生物,会受伤,会怕痛,也会死。

    当地下要塞最底层的地面像块易碎的饼干,被突如其来的地底营地掰得四分五裂时,杜克的后手终于露出了他的峥嵘。

    “嘭——”那是温度将近1200摄氏度的熔岩!

    以及绝对不正常的火元素,那狂暴的火舌,外焰的温度赫然高达8000度。

    “啊啊啊!不好!”

    “快跑啊!”

    “不跑就要被烧死了!”

    如果是其它情况,说不定脑残吼就当场杀几个逃兵拿来杀鸡儆猴了。可惜面对这种蛮不讲理的高温,如果不想变成连烤猪都不是的焦炭,唯一的办法就是逃。

    一如刚刚杜克嘲讽的那样,朝着地面上跑。

    这时候的脑残吼终于知道了杜克是怎么干的了——没有谁会有那个想象力,想象到身为火元素主宰的杜克是如此大手笔。

    杜克直接将海加尔山南麓火焰之地的一大团熔岩,通过奥罗子嗣挖出来的指定通道,一口气穿过小半个艾萨拉,泵到奥格瑞玛这里。

    如果杜克是真神,或许就直接像艾泽拉斯星球意志那样,调用星球内核最深层的熔岩,把奥格瑞玛毁灭。

    可惜杜克不是,只能退而求其次,用火焰之地的岩浆毁灭奥格瑞玛。

    大地在轰隆声中冉冉升起,奥格瑞玛废墟中没有第一时间死去的部落成员,跟那些逃难的蛇虫鼠蚁一样,无比狼狈地想办法逃离这座一天之前自己还想用生命来守卫的城市。

    他们尖叫着,哭喊着,他们无法忍受心中的悲伤、痛苦与恐惧。

    在这种灭世级别的天灾面前,凡人的力量是那么地渺小,那么地无力。

    “砰!砰!砰!”一座新的赤焰山峰,取代了奥格瑞玛,它越隆越高,不停向四面八方喷射着熔岩与滚滚黑色浓烟。

    火山流淌出来的熔岩,摧毁着沿途所经过的一切,不论那是曾经雄伟的大殿、坚固的城墙,亦或是失去生命的尸体。

    在丢下炸弹之后,纳克萨玛斯已经和达拉然,以及联盟舰队全速驶离奥格瑞玛上空,最近的飞空舰离纳克萨玛斯都有三公里。

    这时,几乎所有联盟大佬齐聚纳克萨玛斯,不是投影,而是本尊到来。

    每一个人都在杜克邀请下,见证部落的毁灭。

    杜克的目光似乎超越了现在,投到了将来,他的声音充满某种神圣感,某种包含坚决意味的铿锵感。

    “曾经,奥格瑞玛代表了兽人的新生,代表着新部落的崛起,以及摆脱联盟的控制。过去强敌环伺,联盟没有机会下手。现在,联盟就借这个机会彻底摧毁掉部落这个极具象征意义的首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