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70章 特殊的意义
    公平决斗神马的就是一个笑话。

    这更像是弱者希望通过道德绑架,要求强者特意把战力拉到弱者的同一水平线上。实际上真正的强者哪怕降低了力量的能级,依然能通过丰富的经验和天马行空似的战斗手段取得胜利。

    种族不同,出身不同,经历不同,成长方式不同……太多的不同造就了千差万别的个体。

    在这样的差异下,能有公平可言吗?

    话说,我杜某克堂堂正正地穿越,靠自己的记忆、智慧和力量奋斗到今时今日,凭什么丢掉优势跟你‘堂堂正正’?

    笑话!

    杜克的轻蔑,甚至不需要言语也能传达到脑残吼那边。

    “你毁了我的部落,你这混蛋——凭什么你可以窃取元素领主的力量,我却不能使用古神的力量!?”脑残吼咆哮着,同时给了杜克一发光炮。

    战场上徘徊的恐怖精神力太过磅礴了,甚至不需要刻意去收集,都能弄出一个天量来。

    巨大粗壮的黑色能量光炮,几乎发射伊始就极为可怕,那个直径,只怕塞一条驱逐舰进去都没问题。

    杜克没有出手,一个金光闪闪的慈祥虚影出现在杜克身边。

    曾经的圣光大主教阿隆索斯*法奥!

    他不快不慢,恰到好处地举起一把总体呈十字形、杖头有个圆环的金色法杖。

    【祈福】!

    牧师的经典法杖!

    作为凭依在魔网的英灵,阿隆索斯可以任意变幻自己的形体或者装备的外观。这就是最简单的【幻化】。可他最喜欢的,还是这把对牧师来说含有特别意义的法杖。

    这把法杖诞生的时代,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那是他一手创造的圣骑士职业最为高光的第一个时代。

    【祈福】上泛起的神圣光辉,组成一个巨大的半球形光盾,稳稳地挡在杜克面前,让所有倾泻而来的黑暗力量全都折射、反射出去,消散在空中。

    脑残吼并不知道,这一幕是在全联盟、乃至之前部落的各个加盟种族那里直播的。

    或许对他来说,力量就是力量,无分属性和贵贱,只有强弱之分。

    从来只坚信历史由胜利者来书写的传统概念,加尔鲁什的思维方式更为简单暴力。

    如果他占上风的话,那他这样做也无可口非。

    可惜他不是。

    毫无顾忌之下,现在浑身黑气,随便放个招都仿佛阴风怒吼,鬼叫连连的脑残吼,如今怎么看都是大反派的终极代表人物啊!

    原本历史上,为了公义,也为了规则,联盟搞笑地和熊猫人一道,组织了一场规模盛大的审判。

    脑残吼杀了那么多人,犯了【战争罪】,还耍出上古之神亚煞极,犯下那么大的罪行的脑残吼居然不得不看在部落的面子上,只判了无期徒刑。最后还特么给他跑了。

    如此脑残白痴的行为,请恕杜某人接受不能。

    现场直播对决,实际上就是公开的审判。

    反正没有部落在碍事,只要让脑残吼充分表现出他的所作所为,那么‘公理’就到了。

    不会有怜悯,这场审判的结果,一早就内定了。

    杜克只不过是走个过场。

    “部落存在了三十多年,也该有个华丽的谢幕了。”杜克心中淡淡地说道。

    这边,脑残吼一发光炮搞不定杜克,他那几位忠实手下嗷嗷叫着扑上来了。

    纳兹戈林将军,马尔考罗克,攻城匠师黑索……这些躲过了跟地下要塞一同毁灭命运的部落boss,继续展现着他们的忠义。

    “为了部落!”纳兹戈林将军大吼着冲过来。

    “为了联盟!”对上他的,并不是他宿命中的老对手泰勒上将。不好意思,泰勒还不够格出现在这种场合。挡在他面前的是提里奥*弗丁。

    常被杜克调侃为老佛爷的提里奥还不算老迈,五十出头的他,尽管一头白发,还是相当能打的。

    纳兹戈林并没有特别强化过,他依然是一个纯粹的兽人战士。

    他的强大来源于他的历练。

    罕有地,提里奥并没有用他澎湃得足以怼天怼地的圣光,注入灰烬使者里对纳兹戈林进行狂轰乱炸。老佛爷此刻更像是一个战士,以最单纯的武技跟纳兹戈林拼了起来。

    本来论资排辈,怎么都轮不到纳兹戈林来挑战提里奥。毕竟这位如今的联盟首席圣骑,他和他的【灰烬使者】已经成为了联盟标杆之一。

    正如杜克下来跟脑残吼打一样,这场即将覆灭部落的战斗,给予战斗附加了特殊的意义。

    那是直接承受过兽人大潮入侵的老一辈联盟人的特权。

    他们自第二次黑暗之门大战中崛起,成为联盟的核心,在部落终结之际,当然要亲自来收尾。

    所以挡住马尔考罗克的,是加文拉德。他的风剑因为希女王解放了桑德兰王子,要将其收为手下,变得有点弱。加文拉德暂时换掉了风剑。但他即便拿着一把最普通的战锤,那纵横战场三十年练就的武技依然可以稳压马尔考罗克一头。

    更何况,这个没节操的东西终究跟其他白银五圣的想法有出入。在一起夜御两女失败之后,加文拉德乖乖投靠杜克,获得了永生。

    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bug,拥有十八岁的身体,五十岁的经验,还同时能将圣光与雷霆攻击融会贯通。

    饶是马尔考罗克被亚煞极的力量强化之后,依然被加文拉德拿着一把史诗战锤压着打。

    穿着一身黄金板甲的加文拉德仅仅一个侧闪,以差之毫厘的距离闪过了马尔考罗克的横扫。

    下一秒,一锤子击中这位加尔鲁什副官的脸。圣光混淆着雷霆在马尔考罗克巨大化的脸庞上爆炸开来,暴烈的元素紊流从红土地上横扫而过。马尔考罗克巨人一样的身躯被这一锤的冲击力打飞出好十几米远,才在库卡隆卫队队员的惊叫声中,连续翻滚了好几圈,终是停了下来。

    “哟,小子,你跟错老大了。用那种邪道力量的家伙,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加文拉德调侃道。

    “你……对部落一无所知——”马尔考罗克发出愤怒的咆哮,再次冲向了加文拉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