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64章 逐步绞杀
    在脑残吼的想象当中,这批三十万兽人至少能为他争取半年的时间。想当初,古加尔所掌控的暮光堡垒,可是无惧火烧,不怕投石机的巨石,愣是只能用人命去填。

    当部落勇士的尸骨填满了堡垒里面弯弯曲曲的每一条分支岔道,甚至暮光信徒连清理尸体都来不及的时候,部落才算攻陷了这里。

    毕竟当时被遗忘者还是部落的成员,加尔鲁什可是下令让德拉诺什将每个战死的部落勇士复活,为部落再战一次。

    可悲的是,脑残吼贫乏的智慧,局限了他的想象力。他怎么都想不到,联盟还有这样的大炸逼。

    打巷战?

    不存在滴!

    不到万不得已,谁会让士兵去那些狭窄的堡垒通道里打巷战。

    那可是标准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就算联盟新加入了大批熊猫人武僧,也不能拿来这样子消耗。

    “能用炸弹解决的,别特么给我上步兵。我们的正义和强大,只存在于大炮射程以内。”杜克是如此训示的。

    联盟用大炸弹毁灭了暮光堡垒,更是让兽人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信念崩塌。

    本来,当仿佛覆盖整个天穹的纳克萨玛斯来到堡垒上空时,大部分兽人守军就已经感觉不妙了。

    当堡垒崩塌时,以勇气著称的兽人居然出现了逃兵。数不清的兽人士兵从躲藏的地堡或者木制塔楼中跑出来,他们高声尖叫着往西面八方奔逃,只求远离爆炸范围。

    有点晚!

    最靠近堡垒的那批碉堡,全被波及。要知道暮光堡垒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要塞,它是古加尔用来自深岩之洲的天量土元素垒成的。

    其土元素纯度和含量之高,远超凡人的想象。

    部落并不知道,如此坚固的堡垒,其实日常是需要大量土元素补充。随着耐萨里奥凉了,石母塞拉赞恩早已偷偷抽掉了暮光堡垒里面份量不少的土元素。

    这使得暮光堡垒更像个空架子。

    说是空架子,好歹堡垒的质量和石头的体积就放在那里。

    炸飞时,这座过百米高的恐怖堡垒倒下引发的效果,简直是山崩级别的。

    堡垒附近百米范围内,全部兽人被活埋,千米范围内都受到了爆炸的火焰波及。距离近的,哪怕躲在碉堡和地堡里,只要没有完全隔绝火焰,立马被无孔不入的火浪给烧成焦炭。

    距离远的,也被火浪波及烧伤。

    丢下大炸逼,做完简单的战损评估之后,纳克萨玛斯就直接离开了。径直驶向东北,它要跟达拉然汇合,在奥格瑞玛上演另一场好戏。

    至于打扫战场就不需要了。传统意义上的发掘方式太费时间和人力物力了。

    除了联盟步兵,有一个附庸种族打扫战场很干净,就是其拉虫人。无论是钻地虫奥罗的子嗣,还是善于打洞的虫人,他们就是针对地底里敌人的最好选择。

    有些事,不让联盟主战力动手是有原因的。

    暮光堡垒的兽人是尚未异化的,冒然开屠杀,特别是让普通人类士兵开屠杀,总有些圣母型的家伙跳出来。虫子**好,出点什么事都有虫子某个首领背锅。

    真逼急了,就说是驭下不严。来个虫族首领切腹谢罪什么的。

    反正其拉虫人帝国,最重要的就是双子皇帝。皇帝没事,下面死多少虫子都不是事。

    整个贫瘠之地,几乎不存在部落的难民了,所有的难民都跑到了奥格瑞玛附近。

    剩下的,无非是脑残吼企图用来迟滞联盟的炮灰兵力。

    一座一座的碉堡和中、小型要塞遍布整个贫瘠之地。这不会是纳克萨玛斯等主力的目标。早已有详细情报的联盟,根据各个目标大小,派遣出大小不一的分舰队前去扫荡,并安排机动兵力接应。

    “砰!”轰隆的炮声当中,一座又一座的堡垒被炸到天上。

    如果没有当中飞溅的血肉和残肢,在联盟将士眼里,这就是最简单的实弹射击训练。

    要知道在训练当中,为了模拟狂风中的炮击环境,联盟可是故意让各条训练舰的舰长把船开得喝醉酒一样,各种大幅度抖动倾斜。

    联盟标准可是要在五千米距离,将不少于30%的炮弹打到目标区域方圆百米范围内。

    哪怕有着各种各样的辅助仪器,但炮击手感这玩意,只能硬生生用大量的实弹射击训练给喂出来。

    贫瘠之地上空……风力经常只有1级,2级。干燥的地貌,良好的视野,风力也不强。这就是典型的实战比训练轻松了。

    联盟从各条战线,对部落的据点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毁。每一个部落人都能清晰地感受到杜克那双无形的大手,正死死的卡在他们的脖颈上,就看什么时候捏爆他们的喉咙,予以致命一击。

    联盟不留活口的绞杀,加剧了部落的恐慌情绪。

    过百万部落民众和将士聚集在奥格瑞玛门口,高呼着要进去。在他们心中,唯有这座有着高大城墙,从不曾陷落的伟大主城奥格瑞玛才是唯一的安全港湾。

    就在这时候,加尔鲁什做出了一个可怕的决定。

    “关闭城门,所有人,不论是联盟还是部落,进入城墙的弓箭和弩炮射程范围就一律予以射杀。”

    “什么?他们都是部落的子民啊!”有人反对!

    “咔嚓!”一声,反对者的头颅,当场被大酋长单手捏爆了。

    加尔鲁什的扭曲面容有着最可怖的狰狞。

    “伟大的正统部落,不需要那些弱者。亿万年来,兽人都是这样过来的。我不是软弱的萨尔,不会将无用的粮食和资源浪费到弱者的身上。没本事的氏族,丢到荒野等死好了。怪就怪他们有个软弱的酋长,又或者是自己身上没能传承到强大的血脉。哈哈哈!”

    粗鄙,残暴,但说的是事实。

    万年以来,兽人都是进行着最残酷的淘汰。打不过群架,就得不到最好的猎场。没有好猎场就没有足够的猎物渡过严冬。熬不过去,要么毁灭其它氏族夺取资源,要么就悲催地在大自然的凶威下死去。

    这就是传统兽人,奉行典型的优胜劣汰法则的兽人。

    没有哪个传统兽人觉得加尔鲁什的话有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