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60章 最后的动员
    萨尔,坐不住了。

    他收不到联盟那边的消息,作为前任大酋长,退位时间也不长,他依然有很多消息的渠道。

    联盟也没有禁止这些渠道。当一个跟随他呆在暴风城的兽人术士把这事告诉萨尔的时候,萨尔彻底惊呆了。

    “啪!”地一声,他正在读的人类书籍掉在了地上。

    萨尔失神地站起来,不可置信地把术士递给他的纸条看了一遍又一遍:“这不是历史的倒退吗?为什么到了三十多年后的今天,居然还有兽人相信那种鬼话!?”

    三十五年前,耐奥祖蛊惑兽人,说德莱尼要毁灭兽人,然后黑暗之门前3年,古尔丹跳出来蛊惑兽人喝下了恶魔之血,就有了那场跟德莱尼的旷世大战。

    以兽人胜利告终的战争,同样刺激了兽人的野心,于是就有了第一、二次黑暗之门大战。

    失败总是容易被人遗忘。

    不知道该说是好了伤疤忘了疼,还是新生代的兽人没有老一辈兽人的苦痛记忆。萨尔完全不觉得从纳格兰来的传统派兽人,比他辛辛苦苦从人类战俘营里解救出来的兽人强到哪里去。

    一转眼就从感恩戴德的面孔,转变为对世上一切都不满。

    渴望更多的土地,更多的猎物,更随意的生活。

    谁阻拦他们就怼谁。

    怼天怼地怼空气。

    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

    失败了?

    失败有什么可怕,大不了去死。

    他们倒是死透了,只不过他们惹出来的祸就要其他依然生存于世上的兽人买单。

    到了这一刻,萨尔心中第一次真真正正恨起了那些纳格兰传统派的兽人。

    “没脑子的白痴!一群蠢货!真以为兽人永远是世界上的第一种族吗?还以为这里是兽人主宰的‘我们的世界’吗?真以为联盟不敢杀人吗?真以为那群强大的守护者会当做什么都看不到吗?这是自己把头伸进去断头台啊!”萨尔愤怒地摔打着周围的一切,不知何时,眼角已经有了泪。

    “嗷——啊啊啊啊啊!”那不是像受伤野兽的哭嚎,而是那种仿佛已经失去了亲人的哀恸哭叫。

    旁边萨尔的侍从们,目瞪口呆。

    跟随萨尔这么多年,他们第一次看到萨尔眼睛里露出如此绝望的眼神。

    记忆中的萨尔,总是闪烁着智慧光辉,努力协调部落各族关系,让所有部落子民都尽可能过上好生活。他努力工作,聆听各族子民的需求,战斗时奋勇在前,施行民政时也不惜深入到最困苦人民所呆的贫民窟。

    可以说,他就是大酋长的典范。

    多少人被他的事迹所感动,在被人类奴役的岁月里,他就是兽人唯一的救赎。就是那盏在地狱里仰望天堂的明灯。

    如今,连他都放弃了吗?

    “大酋长……”

    萨尔猛地一挥手:“不!我认输了,但我还没放弃。兽人的血脉,不该在我这一代断绝。”

    认输了?

    没放弃?

    他的话让侍从们听不懂。

    唯有萨尔自己清楚,认输是对谁认输。不放弃,指的是另一回事。

    在萨尔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同时,联盟开始了最后的宣传。

    莎莉*怀特迈恩再次现身广播:“现在插播紧急消息——就在刚刚,联盟最高指挥部确认,部落大酋长加尔鲁什*地狱咆哮在潘达利亚获得了上古之神亚煞极的心脏,现正在部落主城奥格瑞玛,对所有部落成员进行邪恶的**改造。画面转为联盟密探的视觉。”

    伴随话音落下,在每一个魔法镜像里呈现出来的,赫然是奥格瑞玛那粗犷豪迈的高耸城墙。

    木质为主的大殿,粗暴的砖石垒成了奥格瑞玛雄伟的城墙。

    远远看过去,无数绿皮兽人正在排队,还有少量的牛头人,以及一些联盟人民不认识的人形节肢动物。通过标注,大家才知道那是正统部落的新成员螳螂人。

    每个人,在喝下一碗普通人绝对不会喝的黑色芝麻糊一样的恶心浆液之后,当场身体就发生了变化。

    他们的身体充气一样膨胀起来,在身体各个角落开始爆出刃牙或者骨质的尖角,看上去无比狰狞恐怖。

    莎莉继续用越发激昂的语调说道:“部落——众所周知,部落是以兽人为主导的。33年前,他们受恶魔统帅基尔加丹控制的大萨满耐奥祖蛊惑,发起了对德莱尼人的战争,他们喝下了恶魔之血,成为了极具破坏力的绿皮兽人。摧毁了热爱和平的德莱尼人的都城沙塔斯城。”

    “如果说一次是被蛊惑与蒙骗?这一次又是如何?部落肆意进入联盟成员控制了上万年的领地掠夺资源,直接向联盟宣战,用残暴的魔法爆弹【聚焦之虹】摧毁了联盟港口城市塞拉摩。在正面战场落入下风之后,又转而寻求上古之神的力量。”

    “上古之神的邪恶,大家有目共睹。克苏恩的大军,曾毁灭了半个卡利姆多。尤格萨隆的无面者军团,残杀过无数联盟将士。恩佐斯控制的死亡之翼,前不久才在整个艾泽拉斯世界掀起了大灾变。我们的土地被掀翻,我们的城市被毁灭,我们的人民死于古神打造的天灾之中。”

    “上古之神的罪恶难道还不够吗?”说道这里,莎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狠狠地一拳砸在播报台的木桌上。

    “现在不死心的部落,为了统治艾泽拉斯世界,为了将人类、矮人、精灵等所有联盟种族从这个世界上抹去,居然不惜寻求上古之神亚煞极的庇护。这是何等的无耻与恶毒!”

    画面再度切换,画面中播映着一块块满目疮痍的村庄,满地的骸骨,画面的最后定格在一对母子的骸骨上。

    那显然是一个人类母亲,在生命的最后抱紧了自己的孩子,然而她和孩子的身体上共同留下的,是一把兽人的石质战斧。

    莎莉的声音再度响起:“第一、二次黑暗之门大战。从暴风王国、到铁炉堡、到斯托姆加德、鹰巢山、奥特兰克、奎尔多雷、洛丹伦……根据不完全统计,超过三百万平民被兽人屠杀,一千万人类失去了他们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