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54章 吐血宗师
    祝踏岚一锤敲出他那把有点像狼牙棒、又像是叉子的双手锤武器。

    这把锤子的形状相当影响市容,大体上像是龙虾的钳子,通体幽黑,一长一短像叉子。锤头各个方向都有着锥形的钉刺,谁给砸到一下,保证伤口部位全是血洞。

    可惜,加尔鲁什一手抄住了锤头下端的棍子。

    眼看下一瞬就要陷入单纯的力量比拼当中,祝踏岚当然不会跟莽汉一样的脑残吼拼这个,他身子蓦然后收,右手松开锤柄,在腾出来的右手手心上,多了一个【熊猫人版的螺旋丸】。

    【真气爆裂】!

    祝踏岚凝聚出真气旋涡,当场就想糊脑残吼一脸,教他一张丑脸是如何变成菊花的。

    他低估了脑残吼的身躯强韧度,这位部落大酋长居然不闪不避,一拳砸在祝踏岚的真气旋涡上。

    “嘭!”一声类似于猛烈的空气炸响。

    印证了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定律,加尔鲁什丝毫无损,反而是祝踏岚被震得几乎倒飞出去。

    宽厚的熊猫爪子在硬木做的浮桥上,划出足足二十米,祝踏岚才停住了后冲的态势。

    虽说后滑步时的pose不错,但力量绝对值上的差距,让祝踏岚深深皱眉。

    “呼哈——”脑残吼大叫一声,猛地发动地狱咆哮家的祖传跳斩。

    旁人或许会觉得,那种慢动作似的跳劈,只要不是傻,都不会硬吃这一招。

    唯有亲身面对地狱咆哮家族的成员才会真切体会到这一招的恐怖。

    别小看那一吼,战士职业的【破胆怒吼】的精粹,全在这一吼当中。若是胆气稍弱的对手,被这么一声少说300分贝的震耳欲聋怒吼给震一下,当场就肝胆俱裂挂掉了。

    这不光是战力的宣示,更是意志力的压制。

    某种意义上,这就是极为强大的心灵冲击,远远凌驾于暗影牧师的【心灵震爆】之上,甚至跟尤格萨隆的轻度精神侵蚀有得一拼。

    就是在意志压制下,加尔鲁什才放心地高高跃起,庞大的身躯在空中划出一条死亡的弧线,血吼上凄厉的红光,耀得脚下的湖水都泛起赤红之色。

    “死吧!”加尔鲁什感觉自己应该得手了。

    可他高看了自己的技艺,又小看了祝踏岚的意志力。

    被煞控制过一次之后,从心灵迷惑中挣扎出来的祝踏岚,其意志坚韧了何止一倍?

    堂堂负责镇压‘煞’的影踪派宗主,居然被煞所控制。这是何等的耻辱!

    面对羞耻,有人一蹶不振,从此沉沦。

    有人越挫越勇,越来越强。

    显然祝踏岚属于后者。

    看似有那么瞬间失神,实则在血吼猛地劈到时,祝踏岚才露出了他身为影踪派武学大师的峥嵘。

    那个龙虾钳一样的钉锤,恰到好处地探出,直接以四两拨千斤的力道,轻易将加尔鲁什猛劈的冲力引开。恍如过肩摔的动作无比行云流水,简直就像是加尔鲁什自己把血吼给丢出去。

    最让加尔鲁什震惊的是,他感到了一阵诡异的排斥。

    【血吼】居然有点排斥他,准确地说是在排斥他体内的煞气。

    这才是他被祝踏岚缴械,脱手丢掉【血吼】的真正原因。

    “什么!?是说我配不上你么?血吼!”加尔鲁什心中咆哮起来。

    他怒了!他心中的骄傲与愤怒驱使着他。

    那边,祝踏岚正因为成功缴械而心中一喜。可他刚回头,就看到了水缸那么大的拳头在他视界里迅速放大。

    “喝啊——”

    毫无花巧的右勾拳。

    唯一的特点就是快!狠!

    那一刹那,祝踏岚只觉得自己被人类飞空战舰的撞角给撞到了。

    “噗!”祝踏岚被一拳打飞,撞破身后浮桥的护栏。

    眼看他就要坠入池子里,突然他黑色的眼珠子一转,眼神里回复了清明。一个华丽的白鹤亮翅动作,配合凌波微步似的轻功,尖锐的熊猫爪就那么在池子上轻轻一点,在平静无波的池水表面泛出一圈涟漪。

    下一个瞬间,他已冲天飞起,用一记升龙拳帮加尔鲁什那梯形的下巴做物理整形手术。

    脑残吼整个被打飞了,狼狈不堪地摔在浮桥上。

    逼格十足的祝踏岚一个金鸡独立,伫立在浮桥的一个护栏杆上,厉声道:“我跟牛头人和巨魔都打过交道,怪不得他们都脱离了部落,离你而去!果然,你不配做他们的大酋长!”

    说着,祝踏岚高高跃起到三十米高空,然后无比凌厉,以彗星坠地的气势,给倒地的加尔鲁什一记天残脚。

    如果这一脚踩中了,脑残吼的头颅绝对会像个烂西瓜一样爆开,溅出满地番茄酱。

    这时候,在纳克萨玛斯嗑瓜子的杜克已经扶额没眼看了——要杀就杀,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果然,一如历史,搞笑的一幕出现了。

    祝踏岚又一次小觑了被煞气强化的加尔鲁什的抗打击能力。人家一个伏地挺身加前滚翻就躲了过去。祝踏岚用力过猛,居然一脚踹断了浮桥的桥板,把自己的脚卡住了。

    趁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加尔鲁什扑到自己的【血吼】旁边,一手拿起血吼,另一手抛出浮桥刚才断掉的一截铁链,从后直接一个近似于西部牛仔抛绳圈的动作,直接用铁链勒住祝踏岚的脖子。

    “他们,才不配加入我的正统部落——”

    就那么猛地一扯,无处可逃的祝踏岚就像只风筝,一下子被拽了过去。

    “噗!”加尔鲁什又一次失手了。

    他终于确认,【血吼】的确在抗拒着他。原本应该是凌空将这个可恶熊猫人劈成两半的,【血吼】的斧刃方向自行改变,变成是平整的斧子顶部钝面撞到祝踏岚的腹部。只有一小截斧刃,破开了他的肚皮。

    熊猫人普遍都有的大肚腩救了他,伤口挺深,也在飙血,事实上这是皮肉伤,不是致命伤。

    “呕!”祝踏岚当场吐血。

    那边,在观战的杜克简直没眼看了。祝踏岚本身其实挺能打的,但这货运气很背。几乎每次出场都被打得吐血。

    于是,江湖人称‘吐血宗师’。

    即便如此,他还是躲过了直接被杀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