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50章 表态
    回想当年,少昊帝充满了唏嘘:“我直到这时候才如醍醐灌顶终于明白,玉蛟正是要我将自己心中类似疑惑这样的负面情绪一一消除,才能最终获得拯救潘达利亚的能力。”

    七个重担,也就是七种负面情绪。

    在少昊将“暴戾”、“愤怒”、“憎恨”等等都封印住之后,他所有负面情绪都全部被封印,而影踪派的熊猫人也世世代代无可选择地成为了潘达利亚背后的秘密守护者,专职封印与监视煞。

    “卸下了全部七个重担,我的身心已经完全澄净,而这些工作在斗转星移间已经用去了很久。艾泽拉斯此时已经流转到上古之战的尾声,离预言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而我转念间发现一个问题:按照我拯救潘达利亚的方法,岂不是连宿敌螳螂人也会一并沾光获救?”仿佛是自问,少昊捋着胡须。

    杜克点头:“嗯,的确,听说当年熊猫人与螳螂人常年兵戎相见,仇恨之深,换成是我,也很难轻松地做出这样的决定。”

    “没错,美猴王从旁劝导我,提醒我一件事实:每百年一次螳螂人会进攻熊猫人蟠龙脊,这个周期已经成为潘达利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水至清则无鱼,尽管熊猫人与螳螂人的关系难以缓和,却也同样无法分割。不救它们,也就无法拯救熊猫人自己。想通这一点之际,我也彻底地明白了玉蛟话中的真正含义。”

    后面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少昊为了拯救整个潘达利亚,牺牲了自己。

    或许这种说法也不完全正确,他只是跟潘达利亚融为一体。

    “少昊老爷子你的确很伟大。”杜克这话倒不是恭维。

    牺牲自我,成全整个民族这种伟大壮举,杜克总感觉真轮到自己,恐怕会做不出来。

    骨子里,杜克就是个俗人。

    他爱装逼,爱出风头,也怕死,更喜欢各种小姐姐。他跟邪派最大的不同,只是在于他在跟小姐姐们耳鬓厮磨的时候,不介意顺手去拯救个世界。

    哪怕杜克他已经有了搅动整个世界大势的实力,他依然觉得自己没有变。

    “世界变了啊!也不光是一个潘达利亚,一个熊猫人就能改变世界的大势。未来,还是在你们这些年轻人手上的。”说道这里时,一副老熊猫人外表的少昊帝忽然眼里精芒一闪。

    仅仅是这个眼芒,就让杜克联想起——熊猫特么其实本质是猛兽!

    果然,下一秒,少昊的话直接震得杜克心灵失守。

    “水至清则无鱼!我还是要强调这一点。如果是命运的使然,小老我无话可说,若是刻意地培育仇恨,那就不可取了。那个……加尔鲁什为首的部落,是你放来潘达利亚的吧?”

    老熊猫人的眼光果然独到,不愧是存在于这个世界过万年的半神级强者。

    杜克哑然,不过想想也是。在雷神岛,联盟舰队固然展示了肌肉。可那又反过来证明,联盟舰队若是真的发力,部落那些木质飞空舰,根本就没机会到达潘达利亚。

    有那么一下子,杜克都想用个借口糊弄过去。

    比如联盟在夜间看不到部落的战舰啊,部落偷渡啊什么的。可是对上那双锐利得过份,又黑白分明的眸子,杜克又觉得那样子没意思了。

    轻轻捧起茶碗,杜克又呷了一口热茶,再平静地放下茶碗。

    渡过最初那一秒钟的稍微慌乱之后,平静下来的杜克,隐隐中,逼格又重新拉高了几分。

    因为他彻底放开了。

    此时此刻,在杜克怡然不惧的眸子里,就是一个意思——

    ‘出家人不打诳语,说杀你全家就杀你全家!’

    杜克坦然承认了:“要想其毁灭,必先要令其疯狂。反正,部落来到潘达利亚,也是命运的使然。我只不过是推了他们一把。”

    “哦?”老熊猫半神的目光越发凌厉起来。

    “知道原本在这个时间线之外,有过万条跟这世界几乎一模一样的平行时间线吗?”

    “略知一二。”少昊回答。

    “现在没有了。”杜克再次拿起茶碗,又呷了一口:“我消灭了一小半,但更多的,是被世界自己的主时间线所吞噬。我们在做出自己的抉择,世界也在做出它的。”

    少昊帝神色一凛,怔怔地说不出话来了。

    “通往未来的时间线只剩下最后一条了,我只不过是做出我认为恰当的选择。熊猫人呢?”

    少昊帝的双目变得有点黯然,他仿佛魔怔一样,开始喃喃自语:“那……我所做的一切,错了吗?熊猫人的未来,又在何方?”

    杜克放下茶碗,这一次,没有再拿起来。他长身而起,俯视着依然跪坐着的少昊帝。

    “我欣赏熊猫人的理念,也尊重你们的民俗民风,在我能做到的范围内,联盟会予以熊猫人最大限度的自由。但这不是阻碍整个艾泽拉斯迈向未来的理由。当个人和民族的自由跟世界的未来做出冲突时,世界会做出自己的抉择。”

    说到这里,少昊的灵魂之心咯噔地猛烈一跳。

    “战争?数以万年的历史告诉我们。战争的本质从未改变,那就是争夺生存资本——我不想成为虚伪的政客,在战争开始之前高呼‘自由比生命更重要。’,然后在熬不住战争的时候,又振臂呼唤‘生命是最宝贵的’。我只想告诉少昊帝你一件事。”

    “你说。”少昊回道。

    “时代已经变了。什么和平理念,什么人性的挣扎与拷问,在种族的生存延续面前,都只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上层建筑。我和联盟需要的是能打赢跟燃烧军团这场末日之战的坚定盟友。而不是只拖后腿的猪队友。如果熊猫人做不到的话,那么……很抱歉!”

    杜克打开了传送门,他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如果熊猫人还不识相,那么杜克也没办法。或许他不会进攻熊猫人的领地,但他从这一刻开始,会按照联盟的需求和意愿去行事。

    就在杜克即将迈入传送门之际,少昊帝苦笑着:“熊猫人,愿意全心全意加入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