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2434章 火玫瑰
    女子生命气息感应起来不像是少女,但也不大,至于气息却让人感觉很邪门。因为有时候感觉这个女子像是四劫初期,但有时候感应又像是四劫后期。

    女子很美,身材高挑,有两条笔直的大长腿,还有小蛮腰,丰臀,双峰高耸。她是那种圆润的鹅蛋脸,眼睛水汪汪的,鼻子偏偏很秀气,嘴唇很诱人,这是任何地方都让人挑不出瑕疵的美女。

    她气质还多变,她上船之后没有回船舱内,有时候一个人站在甲板上,望着远处的海域,一个人嘴角噙着淡淡笑意,美得让人心醉。偶然她会一个人去酒馆内,在角落内悠然的品着酒,还会取出一本古经静静翻看。在夜里她会经常一个人坐在后面的甲板内,安静盘坐着,像是一朵夜里绽放的昙花,美得让人不敢接近。

    她从不和人说话,也不会允许别人接近她,她带着一个护卫,是一个五劫强者,这个强者几乎片刻不离开她,如一根木头般在附近站着,阻止任何想靠近她的人。

    火玫瑰!

    这是船上很多人给她取的外号,因为这个女子经常喜欢穿着一袭粉红色的宫裙,她漂亮得像一朵雍容的玫瑰,却带着刺,不让任何接近,这才给予她这样的称号。

    尽管火玫瑰从不搭理人,但因为她的到来,让战船内多了一道明艳的景色,也让很多年轻男子有些一些期待。

    火玫瑰去酒馆时,酒馆内就立刻满座,她去茶楼里面也很快满座,她去甲板吹风,附近会站满人,她在后面甲板上静坐,也会有许多人陪着她静坐…

    这个神秘的女子,嘴角始终噙着淡淡笑意,让人感觉很亲和,很好接近,但其实她骨子内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偏偏很多男子就喜欢征服这样的女子,尤其是有几个大家族的公子,更是几乎天天在她眼前晃啊晃。

    火玫瑰从不说什么,一个人独来独往,身边始终有人陪伴,却让人感觉她格外的孤单,尤其是她一个人在夜里静静的看海时,许多男子都很不得将她搂在怀里,给予她温暖,好好保护她。

    ……

    战船上多了一个绝世妖娆,搅得战船上的男子不得安宁,陆离和一些人倒是全然不知,陆离根本就没有出去过。

    时间快速流逝,眨眼过去了四个月,战船停停走走,已飞了很远的距离了,陆离第一次走了出来。他是有些烦闷了,因为四个月时间,他的博龙术和神音法则几乎没有任何进步。

    神药倒是炼化了很多,肉身进一步提升了。炼化神药几乎不耗费陆离的精力,这几个月他感觉白过了,所以有些郁闷,出来透透气。

    他明白一个道理,过犹不及,如果一心想着某件事,钻进牛角尖后,可能会入魔。参悟法则和神术就是这样的,如果一直闭门造车,很容易走进死胡同。

    陆离出来之后,直接去了酒馆内,想喝几杯酒放松一下。他叫了一坛子烈酒,发现居然要一万神石,他暗道天炎岛的人会赚钱。旅途无聊,很多人都是酒鬼,这一路上能卖多少酒啊。他听说这战船上不仅仅有酒楼,还有茶楼,戏院,甚至还有青楼,不过接客的女子只有七八个,姿容也不算绝顶,只能算过得去,但还是生意不错…

    难得放松,陆离也不去想太多,一个人悠然的喝着酒,听着附近的人闲聊,试图打探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

    “兄弟,告诉一件事,昨日我在甲板上吹风,火玫瑰路过,她居然和我笑着点头,我当时差点一头撞在门墙上了!”

    “呸,少吹牛了,火玫瑰见谁都感觉在笑,还和你点头,你怎么不上天啊?”

    “就是,昨天火玫瑰还在我附近喝酒呢,我遥遥和她举杯,她和我共饮了。”

    “呸,你要脸不,她根本就没看你……”

    陆离听了片刻,酒馆内坐着几十人,大部分人都在讨论这个火玫瑰。陆离听了片刻就感觉索然无味,谈论的是一个女子,这他不感兴趣。

    他自己此刻什么处境他心里有数,别说去撩妹,就算有妹主动来撩他,甚至自荐枕席他都不会任何心动,反而会暗中戒备…

    “沙沙~”

    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接着一道香风吹来,一个身穿粉红色长裙的女子走了进来,她一走进来整个酒馆似乎都亮了几分。

    “呼呼~”

    陆离听到酒馆内很多人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了,还有人眼睛都直了,有人正在倒酒,酒从杯子内溢出来都不知。

    陆离扫了一眼过去,眼睛也直了,这是本能的一种感觉,是男性对美丽女性本能的一种欲~望和喜爱。

    “不对!”

    陆离很快冷静了下来,他眼睛连忙移了开去,内心也微微一凛,因为他感觉龙魂有光芒微微闪耀起来。

    这说明灵魂受到了攻击,刚才他只是和那个女子对视了一眼,灵魂却出现异动,这说明刚才那一眼,女子动用了灵魂攻击。

    “难道此人也是来暗杀我的?”

    陆离暗暗戒备,那女子却没有太在意陆离,一个人悠然坐在了角落上,她的五劫护卫跟在她身边,女子叫了一杯黄色的酒一个人喝了起来。

    “五劫护卫?”

    陆离眼眸微微一缩,如果此人真的是来暗杀的话,那他麻烦就大了。四劫巅峰他还有希望抗衡一下,五劫的话一旦开战他必死无疑,根本没有抗衡之力。

    酒馆内坐了一会,陆离发现这个漂亮的女人和五劫强者都没有任何异动,不知是不是不敢在战船上动手,还是因为根本不是来杀他的?

    陆离起身离去,暗暗催动大道之痕,感应两人的情况,发现两人根本没有在意他。他走出外面,发现外面天色以后黑了下来,今夜月色非常好,月朗星稀,清风徐徐,外面海浪涌动,整片海域在月光照耀之下,显得异常的柔美。

    “去甲板坐坐,看看海或许会有感悟?”

    陆离想了想走到了后面的甲板上,他一人盘坐在角落内,闭上眼睛催动大道之痕感应四周的清空,看看是否会有触动。

    “沙沙沙~”

    他盘坐了片刻,一道脚步声响起,接着一道香风吹来,那个妖娆的女人居然走了过来,不过并没有靠近陆离,而是走到甲板的另外一头。她就这样安静盘坐起来,目光望着遥远的天空,怔怔出神。

    “嗯?”

    陆离内心一紧,这女子跟了过来,那个五劫护卫也跟了过来,难道真的是来暗杀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