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35章 船毁人不亡
    诚然,杜克觉得如今的联盟绝对有实力将整个潘达利亚横扫掉。

    这样做只有一个结果,联盟变成什么恐惧联盟,或者《父仇者联盟3》,因为若这样的事发生在游戏里,连暴雪爸爸都看不过去。

    杜克肯定知道潘达利亚上的各种族结构啊,哪些逗逼该死,哪些家伙可以留。问题现在他面前这只理论上是本土生物的老陈同志都不知道,你杜克一个外人突然说自己是神棍,要把潘达利亚上的螳螂啊什么的全部突突了,你让老陈怎么看你?

    剧透虽叼,适可而止哇!

    你看,不是经常有人说‘剧透一时爽,全家火葬场’的吗?

    现在联盟已经不是历史上那个打到潘达利亚还用着木质战船的渣渣组织了。越是有着压倒性实力,就越是谦逊谨慎,这才是有大国,哦,大组织气度。

    “嗯,今天就先这样子吧。潘达利亚上面是什么状况,两千多年来就没有谁真正知晓。我希望派出一个精锐访问团,在丽丽和陈*风暴烈酒叔侄的陪伴下,进入潘达利亚。先了解情况,最好能跟熊猫人等中立或者偏向正义的组织进行外交访问,达成对抗亚煞极邪恶势力的共识。”

    这句话是对所有人说的。

    下一句就是对军方了。

    “按照陈说的,潘达利亚是一块地形复杂的大陆,我们在无法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前提下,进入地面战和近战就成了必然。请大家根据这个,在联盟军部迅速制定一套山地战的战斗方案。”

    到这里,其实杜克的发言还好,接下来那句话就是脱裤子放屁了。

    “至于部落的战舰,马上派出追击部队,让尽可能少的部落进入潘达利亚。因为部落会成为祸患的。”

    明明部落那些破船就是你杜克一手放进去潘达利亚的,回头你居然叫我们制定在丘陵山地和丛林战的作战计划?

    联盟将领们听了想打人。

    唯有泰勒上将苦笑不已。

    另一面,脑残吼的大军相当凄惨。对于所有幸存者来说,这绝对是一次噩梦般的逃亡之旅。

    先是碰上了联盟的巡逻队,然后狗屎运大爆发,瞎几把开炮,在夜战当中把联盟的三艘飞空舰给揍了下去。

    然后跟联盟的追击舰队炮战,打了个势均力敌……才怪呢。

    一眼看过去,加尔鲁什觉得自己的舰队还有很多,原以为一旦被联盟发现,能剩下一半就不错了。谁想到还能有将近六分之五。

    随着脱离了联盟的绝对防空圈,部落各条船的舰长点算起损失来就发现不对了。

    损失太大了。

    一般空战,多半是船毁人亡。

    现在怎么感觉上像是船不毁,人亡呢?

    夜晚里还不觉得,反正到处都是惊叫,到处都是乱哄哄。

    而且为了不让自己成为黑夜里的靶子,除非是船体着火,谁都不许点火。有什么痛苦,都给我憋着。谁敢点火看看自己受伤与否什么的,谁就从飞艇上跳下去。

    到了早上,大部分舰长才发现自己的船成了屠场一般的修罗场。

    联盟似乎为了追求命中率,大量使用了名为【三式弹】的散弹。这种破片炮弹就是黑火药时代葡萄弹的升级版。纯粹以软杀伤为目标,瞄准的就是人命。

    为了这次突如其来的远征,部落集结了大量精锐步兵。

    几乎把每一艘船都塞成沙丁鱼罐头,完全是人挤人。除非到了船长死活表示,不能再上人,否则要坠毁。各个部落指挥官都是把人硬塞进去。

    结果就是,面对联盟的散弹,这些屹立在大地上,在近战当中随便一个都能一个打十个的部落勇士,就这样毫无意义地被收割了生命。

    联盟的炮弹在穿透了部落战舰的装甲之后,迅速爆散开,形成一个类似雪糕桶的尖锥型杀伤范围,但凡在那个范围内的部落战士,全都被射成了马蜂窝。

    就算活着,大多是身负重伤,躺在血泊里痛苦呻吟的可怜虫。

    为了躲避反复击中船舷的火炮,好多飞空舰坠毁是因为里面的乘员都全争先恐后地往另一边缩,导致飞空舰的螺旋桨失去平衡,而最终坠毁。

    如果部落有足够的资源,他们就能给每一个精锐部落战士一身铁甲,给予他们足够的粮食,医疗用品。

    铁甲……最猛的兽人战士都不喜欢穿全身甲。这导致他们在散弹面前显得异常脆弱。而且在船上,谁会穿着过百斤的重甲晃来晃去?

    说到药品,在大灾变伊始,部落与联盟交恶之后,部落在药品上就完全被断绝了。

    除了萨满自己弄的那些草药,可以说受伤的部落战士得不到任何的有效治疗。大灾变又毁了大部分地区的自然环境,这导致草药进一步的减少。

    如果不是部落本身就有着极为蛮荒的传统,受伤什么的基本靠自愈,自愈失败就活该你倒霉。除了亲人哭几下,谁都不当回事。

    换成是联盟因为大量缺乏药品导致伤亡上升,早就炸锅了。

    “天火号尚能战斗的战士81人。猛犸号219人。”旁边的玛加萨向加尔鲁什汇报着,让这位大酋长非常糟心。

    突围计划是成功了,却只成功了一小半。

    他带来了那么多精锐,居然在天上就死了一半,这种操蛋,让加尔鲁什简直要狂暴了。

    “大酋长,伤员怎么办?”

    “几乎每一艘舰艇上,伤员都是尚能战斗人员的数倍。”

    “让重伤的家伙自行了断。我们可不是软弱的联盟狗!真正的部落勇士,受了致命伤之后,总是会在战场上找到可以同归于尽的敌人!”加尔鲁什愤怒地咆哮着。他雷霆般的声音,更让每一个都战战兢兢地传达他的命令。

    没有谁注意到,他们大酋长眼里的狂暴气息正不受控地蔓延着。惧、狂、怒、疑、惘、恨、傲,七种可怕的气息,形成了两个小小的漩涡,在加尔鲁什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珠当中,赫然替代了最中心的瞳子。

    悲壮的一幕发生了。

    重伤的兽人,正在自行了断,他们一个个或是被逼,或是自行选择,从船舷边上纵身跳入冰冷的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