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25章 退场的太阳王
    阿纳斯特里安的灵魂在颤抖。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输在什么地方了。如此强大的高阶恶魔领主居然是杜克的手下!?

    “你们什么时候投靠杜克的?”他不甘心地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你猜!”双子咯咯咯地笑着,那笑颦如花的容颜,那仿佛看着自己一手种下的果实终于成熟可以收获的感觉,相当畅快。

    她们姐妹骨子里还是不折不扣的恶魔,仅仅是效力的对象有所不同。有个束缚着她们的主人的确让她们不爽。在不爽当中找乐子,让一个自以为聪明的家伙聪明反被聪明误,最终自己将自己推下绝望深渊,就是这对女恶魔的最大魔生乐趣。

    不甘!

    不忿!

    不愿就这样退出历史的舞台,阿纳斯特里安大吼一声,发起了攻击。他的突围方向赫然是吉安娜。

    这是很简单的选择。

    他了解自己的儿砸,凯尔萨斯那冷漠的眼神早已告诉他,儿砸跟他真的恩断义绝。不怕凯尔萨斯愤怒,愤怒是因为他还在乎。无喜无悲,这才是真正把他当成一个单纯的敌人。

    凯尔萨斯晋升半神之后,实力更是惊人,那股直接连接火焰之地,无限抽取的火焰元素,光是站在那里都给阿纳斯特里安极大的压迫感。

    而卡德加,这个本身就是魔网核心的特殊存在更是不好惹。

    在他看来,唯一的机会正是在这位冰雪女王身上。

    【冰龙咆哮】!

    大气在颤动!

    冰霜元素在倾泻!

    响应了太阳王的号召,海量冰霜元素突破虚空,从一条条不受魔网管辖的元素通道当中穿过,来到这片空域。

    所有的冰霜元素一出现,就在他的意志下形成一个华丽霸气的冰龙龙头,那个龙头赫然是以曾经的蓝龙王后辛达苟萨为模板。

    她张大了冰质的嘴巴,朝着吉安娜就是一口冰冷刺骨的龙息。

    在魔网变得极为泛用的当下,阿纳斯特里安是罕有的另辟蹊径的**师。他不得不这样做,因为如果他也依赖魔网的话,一旦跟拥有更高魔网权限的存在对上,对方只要卡死他的元素接入,那么他就跟最低档次的骷髅兵毫无区别。

    效率低下,胜在独立。

    “呵!”

    是不屑?

    是欣赏?

    是怀疑?

    还是自傲?

    除了吉安娜自己,没有谁知道这声笑声似的鼻音象征着什么。

    太阳王原先并不知道吉安娜所拥有的权限。现在他知道了。

    可惜太晚了!

    一出来就是绝对零度的寒流,不是覆盖房间这么简单,这股浩瀚,将整个纳克萨玛斯都冰封还有多。

    凯子颀长的金色眉毛抽了一下。以半神的角度看,这样的元素利用,诚然效率低下,而且不够美感。

    奈何吉安娜如今是魔网最高权限者啊!

    她直接就上演了‘有钱任性’的魔幻版——元素多就是为所欲为!

    别家的元素通道是连接元素界,又或者找某个强大的元素生物签订契约,借用其力量。吉安娜倒好,直接把元素通道接到潮汐王座底下,抽来的就是听她指挥、这世上纯度最高的冰霜元素。

    换成潮汐王座之主是其它存在,估计早就降下雷霆之怒了。

    现在水元素界老大是谁?

    瓦斯琪啊!

    一直以侍女自居,却跟吉安娜关系好的可以一起跟杜克滚床单的闺蜜。

    暴殄天物又如何?

    老娘就是要为所欲为!

    当那蛮不讲理的冰霜元素大浪轰然反拍过来时,阿纳斯特里安终于意识到——属于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

    “唉!”

    没有愤怒,没有怨恨,有的只是一声叹息。

    没想到,这就是他最后的遗言。

    阿纳斯特里安纵横洛丹伦北陆数千年,曾被誉为一代贤王,居然最后的遗言就是一声叹息……

    远超于曦日**师所能控制的超高纯度冰霜元素巨浪,轻易摧毁了太阳王的冰龙吐息,将太阳王的身躯彻底冰封。

    在冰霜覆盖上的瞬间,过于精纯的元素甚至冲击着、研磨着阿纳斯特里安的灵魂。

    “咔啦啦!”一阵风吹过,化作冰雕的大巫妖的身躯轰然化作冰尘,消散在大厅内。

    一个充满黑暗气息的灵魂高速飚出来,只可惜这个灵魂刚飞到半空就被一只从虚空伸出来的手掌轻轻握住。

    任由它左冲右突,如何尖利嚎叫,如何刁钻地扭动,都无法逃离那方寸之地。

    一时间,凯尔萨斯和卡德加躬身行礼,站在大厅角落里看热闹的艾瑞达双子更是双膝跪地匍匐着,低下她们曾经高傲的头颅。

    唯有吉安娜少女心发作,几乎像蹄子伊瑞尔一样,一蹦一跳地跑过去,甜腻惊喜地喊道:“杜克——”

    对!

    来的正是杜克。

    谁都没想到,杜克竟然会在这时候赶回来。

    巫妖可是相当麻烦的存在。如果不杜克不出手,就要看艾瑞达双子了。

    以双子的水准固然不怕太阳王会跑掉,可有些事还是杜克来做会比较好。

    轻轻地单手给了吉安娜一个拥抱,甚至没看吉安娜,杜克径自望着凯尔萨斯:“对他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如果觉得难以释怀,联盟可以对外公布说他在最后时刻醒悟过来,结果被加尔鲁什所害。”

    这就是公然造假,强行洗白了。

    凯尔萨斯非常清楚,只要他接受了,杜克就会帮他搞定风行者一家子,然后来一次自上而下的大反转。

    有那么一瞬间,心中涌出的激动,几乎让他想答应。

    激动过后,剩下的是平常心,是淡然。

    “呼——”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凯尔萨斯优雅地一笑:“谢谢吾主的关心,其实,你已经对我很好了。当初不是你,我估计会走上悲惨的流放之路,甚至堕入邪道。是你救赎了我的灵魂,拯救了我的部下,还有我深爱的奎尔多雷人民。你也不需要做什么多。我想,历史会给我父亲一个公正的评价。就这样吧。”

    淡淡的话语,缓缓的转身,代表着曾经的精灵王子的释然与洒脱。

    杜克轻声叹气,慢慢合上了手掌。

    一个强大的恶灵,于他手中湮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