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24章 全线崩盘的部落(下)
    “混蛋!部落的领地正在被侵占,她们居然不战而逃,她们还是伟大的部落战士吗?”脑残吼大发脾气。

    某种意义上,他说得没错,成年女兽人也是英勇的战士。

    当年萨尔他娘德拉卡也很能打。

    “但是大酋长,兄弟们都检查过了,那些都是怀了孕或者正在哺乳期的女人、不到十岁的孩子,以及老人啊!”

    脑残吼一时语塞。

    按照部落传统,这些人是不允许上战场的,否则就是对先祖的亵渎。

    可他能说出拒绝的话语吗?

    “大酋长,好多人都是我们战歌氏族的。”一个亲卫偷偷说道。

    加尔鲁什无比心塞,他高举的手臂,最终缓缓放下:“放他们进杜隆塔尔,但不许进奥格瑞玛。”

    其实这话有点多余,奥格瑞玛没粮,大家都知道。关键是能进入杜隆塔尔就好。一条怒水河,将杜隆塔尔和贫瘠之地分开。大灾变之后在杜隆塔尔西面形成的怒水河流域盆地,有着极为丰富的资源。

    河水将大量肥沃的泥土从上游冲下来,淤积在盆地里。这里的植物变得茂盛,间接使得野生动物和魔兽也变多了。

    只是难民涌入,无疑让这里的生态链遭到破坏,所有动物无论大小都遭到灭顶之灾。

    饿疯了的难民,可不管什么生态链,自己都快饿死了,先宰了这里的动物吃了再说。

    然而部落的崩坏犹在继续,仅仅三天,凄凉之地、菲拉斯和石爪山宣告陷落。雷霆崖无险可守,如果联盟愿意,完全可以轰塌雷霆崖。

    在原始的冷兵器时代防御力无比优秀的雷霆崖,在联盟飞空舰队眼里,只不过是大号的标靶。

    唯一让舰队不开火的理由,就是联盟高层下达了禁止炮轰的命令。

    联盟第一次在没有炮火支援的情况下,派出空降部队,跟玛加萨*恐怖图腾麾下的牛头人战成一团。

    以加文拉德为首的白银之手骑士团,再加上得到了风元素支持、会飞空的辛多雷游侠部队,以及库德兰的狮鹫部队,雷霆崖仅仅半天就彻底陷落了。连躲在雷霆崖那几根大柱子里面的牛头人都没法幸免。

    玛加萨靠着太阳王打开的传送门,才勉强逃过一劫。

    脑残吼终于怒了,下令在贫瘠之地大裂谷的部队死守曾经的暮光堡垒,同时,他做出了让太阳王发起第二轮毁灭攻击。

    “我不管你怎么做,给我把纳克萨玛斯炸了!我知道那玩意一定在开来卡利姆多的路上。”脑残吼下达了不近人情的命令。

    阿纳斯特里安几乎当场想把法杖拍到加尔鲁什那张丑脸上。

    联盟的要塞有这么好炸吗?

    上次的惨重教训已经证明,直接传送进去是不行滴,他哪怕贵为半神都搞不定。在联盟严防死守的当下,派个炮灰带着【聚焦之虹】进去,只会浪费一枚宝贵的魔法爆弹。

    不得已,太阳王咬着牙,亲自进行秘密潜入。

    没办法,他已经不是王者了,甚至不是任何一个组织的首领。他只是一个曾经背叛部落的叛徒。

    哪怕他不想去,加尔鲁什都会逼着他‘证明自己对部落的忠诚’。

    加尔鲁什没有猜错,纳克萨玛斯的确正在从诅咒之地开往卡利姆多。已经快到无尽之海中央了。

    被翡翠梦境消磨了耐奥祖残留的意志,连水晶骷髅的威能都消灭了大半,阿纳斯特里安不再是一个半神法爷,如今的他实力回归到曦日。作为代价,他也不用再受到水晶骷髅的精神折磨。

    他要向世人如此证明——太阳王依然强大。

    在局势恶劣的情况下,加尔鲁什并没有兑现帮他抢回新幽暗城的承诺。不是不想,是做不到。

    明知道帮那样的蠢材大酋长可能没什么好下场,自从被剥夺了夺日者姓氏之后,他心中对权力的渴望反倒越发增长。

    他曾经是个王,他无法接受自己就这样默默无闻地从世界的舞台上退场。

    或许,这就是他最后一搏了。

    纳克萨玛斯的防守很严密,在空中飞行,依然外头有六支百艘飞空舰艇以上的编队,从上下左右前后,一共六个方向拱卫着空中要塞。

    这对于一个曦日**师来说不是问题。

    黑夜无月,在夜幕掩护下,他骑着一头骸骨狮鹫,轻易接近了纳克萨玛斯上空。用一团黑色迷雾包裹住自己,就这样顺着风,用【羽落术】缓缓飘到了体积巨大的要塞上。

    不费什么劲,他就通过一个打开的小舷窗钻进了要塞。

    正常人是进不来的。

    他是一个巫妖。

    在黑暗力量驱动下,他可以将自己每一块骨头分开,悬浮在半空,一块块飘进要塞,再组合起来。

    要塞里灯火通明,人来人往,这难不倒阿纳斯特里安。他是非常屈尊地躲在一个又一个箱子里,让后勤人员运输进去。

    没有费什么劲,他就读取了凡人的思维,知道哪个箱子才是送进要塞的核心区的。

    只是,他很快发现不对了。

    周围不光太安静了,而且突兀地出现了三个极强的元素波动拥有者。

    曦日?

    不!甚至有半神!

    “阿纳斯特里安,你就不想知道一下,自己暴露在什么地方吗?”

    太阳王倏然一惊,这声音他怎可能忘记?

    就是他,以高高在上的胜利者口吻,一口剥夺了他的夺日者姓氏!

    凯尔萨斯*逐日者的声音!

    完了!

    太阳王尝试了一下,赫然发现整个空间都被禁锢了。

    不得已,他缓缓走出箱子,把自己缩成一团的骨头重新按照人体骨骼分布排列起来。

    空荡荡的大厅里,赫然伫立着吉安娜、卡德加、凯尔萨斯三位法爷。

    这个阵容可真华丽。

    “呵呵,你们是怎么发现的?”太阳王故意用打趣的口吻。

    “你说呢?”一个阿纳斯特里安并不陌生的魅惑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他的灵魂几乎瞬间为之崩溃。

    他怎可能不认得这个声音?

    艾瑞达双子!

    正是当初跟她俩合作,他才第一次出卖了艾泽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