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23章 全线崩盘的部落(中)
    在藏宝海湾新库尔提拉斯城,吉安娜结束了一天的辛苦工作,回到了自己的法师塔。她一挥手点开了一个魔法镜像,说了一句话。

    “格鲁尔死了。”

    “嗯,不出所料。”

    吉安娜轻轻地撩了撩自己灿烂的金发,然后故意挤了挤自己的魔法双峰:“杜克,你什么时候回来?”

    貌似轻描淡写的话语,表述出一个惊人的事实。

    对!没错!在魔法镜像当中,跟吉安娜通话的人,赫然是杜克。

    “咳咳!我的好徒弟你不乖哦。告诉你,撩汉会……”

    “被日的。”不正经的两师徒同时说出下半句话。

    吉安娜给了杜克一个挑衅的小眼神,肆意地张扬开自己的身姿,将美好的曲线展现在杜克面前:“那你倒是回来啊!”

    “呃,我这边差不多了。大概已经收掉了四分之三的时间线。剩下的用蛮力平推也可以,就是粗暴了点。”

    收敛了笑意,吉安娜正色道:“杜克,我……我们都想你了。你不在,虽然一切都好,但总是感觉缺了点什么。”

    杜克叹气:“我这边会尽力的。快的话,按照你们那边的时间,大概一个月后就能回来。正好能赶上收尾。”

    “好吧,这是三年来我听过最好的消息了,作为小奖励,我送支舞给你。”吉安娜的笑脸上有着媚意,她一扬手,一条冰管子凭空出现在画面的中心。她的元素控制是如此之精纯,那根管子上竟然没有任何的棱角或者毛刺,就像是炼钢厂里通过精细加工的光滑管子。

    围着那根管子,吉安娜轻纱漫舞,搞得对面的杜克唇干舌燥。

    “哼!小浪蹄子,你等死吧!”杜某克发出败犬似的宣言。

    “哼哼!我等着!”吉安娜示威一样拍拍自己的翘臀。

    然后两人就关掉了通讯。

    联盟与部落的大战,完全是一边倒的吊打。特别当格鲁尔硕大的脑袋,被悬挂在【卑斯麦号】船头上当船首像的时候,很自然地引发了部落的恐慌。

    大批部落民众在恐惧之下,放弃了自己的家园,开始长途跋涉朝着他们心中唯一安全的地方——奥格瑞玛撤离。

    “怎么感觉格鲁尔很弱似的?”王座会议上,视像交流中的瓦里安有点疑惑。

    吉安娜淡淡地回答:“不是他弱了,是整个艾泽拉斯世界都强了。按照杜克的说法,是世界意志意识到危机,开始释放出更多我们不了解的星球能量,这股能量可以解开我们的战力枷锁,让本土强者晋升到更高的层次。”

    瓦斯琪接过话来:“嗯,我开始也好奇,为什么杜克非要我向星球效忠,宣誓成为星球直属的半神。现在我知道了,我可以感到我的力量每一天都在增强,尽管幅度非常小。这不是修炼的结果,纯粹是星球的馈赠。”

    瓦里安懂了:“格鲁尔虽然是半神之躯,但他一直无意效力艾泽拉斯,所以他的实力就没增加?”

    “对!”

    如果杜克在这里,或许就会说‘格鲁尔你一个70级boss还想在90级的大环境里唧唧歪歪?没找人单刷你已经是给面子了。你有多少斤两,自己心里没个b数吗?’。

    这个,还真没有。

    所以格鲁尔死了。

    “是了,下面的人请示问‘对于兽人企图撤离的妇孺,要如何处理?’。”卡莉娅问到。

    王座会议里一阵沉默。

    还是瓦里安恶狠狠地先开口:“25年前,我们的父辈没有宰光这些绿皮混蛋。这就是最大的错误。难道还要再纵容这些混蛋偷生,过15年之后,第三次向联盟宣战吗?”

    很显然,他传承自狼神戈德林的暴躁一面发作了。

    他说的也是事实,只不过跟圣光教义有所违背罢了。

    吉安娜突然道:“放他们去奥格瑞姆吧。联盟始终是一个对抗邪恶的组织。没必要在这事上玷污联盟的光辉。而且大量的难民,可以轻易击垮部落本身就脆弱的粮食储备。”

    “等等!万一加尔鲁什那个脑残下令屠杀兽人平民,引发了起义,然后他被推翻了怎么办?这场仗岂不是打不下去?”穆拉丁嘀咕着。

    矮人的寿命远比人类长,29年远远谈不上下一代,铁炉堡和洛克莫丹作为当年被兽人荼毒最厉害的地方,对于绝大多数矮人来说还记忆犹新。

    矮子们可不想停战。

    “不必担心!”吉安娜一面笃定地说道:“很快,契机就会出现,加尔鲁什那家伙一定会铤而走险的。”

    这时候,格尔宾跳起来了:“喂!等等!这种神棍一样的说辞,可不是你的风格。马库斯女士!”

    正常来说在艾泽拉斯,人类的规矩都是出嫁从夫姓。只不过四位女王地位特殊,杜克也不在乎,才被允许保留本身姓氏。

    大工匠格尔宾这侏儒首领如此点出吉安娜这个理论上的姓氏,分明就是暗指杜克了。

    面对姐妹们的炽热目光,吉安娜招架不住,举手投降:“好吧,我承认我联系上杜克了。他快回来了,大概就一个月的事。这是他的安排。”

    王座会议里顿时一阵欢声笑语。

    大家已经习惯了杜克当老大。瓦里安不是不好,只是有更好更完美的杜克,大家为毛要屈就呢。而且消灭部落这么大的事,怎么说都应该有杜克这样的联盟奠基人在,才显得郑重。

    现在有杜克的消息,自然大家吃了定心丸。

    “好了!我们做好自己的事就好。现在,就等着推加尔鲁什最后一把了。”

    在奥格瑞玛,加尔鲁什都快疯了。

    刚刚毁灭了塞拉摩,加尔鲁什觉得北方堡垒那种小玩意不值得他出手,就回去奥格瑞玛坐镇了。

    谁知刚回去,就碰上各地告急信雪片般飞来。

    “大酋长,在杜隆塔尔外面聚集的民众已经高达三十万人,或许更多,民政官都数不清了。怎么办?”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怎么办?”脑残吼焦头烂额。

    他是莽,是脑残,但至少还有点常识,知道民众是要吃饭的。奥格瑞玛哪来的存粮喂饱三十万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