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节 脱困而出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节脱困而出

    刑天大步踏进了时空之门中,当刑天的身体进入时空之门时,那虚空之中的时间之钟毁灭了,化为炫目的光华洒落在石台之上,让时空之门得到了强大的力量,而与此同时,刑天也感受到了时空之门传来的恐怖压力!

    还没有等时空之门关闭,突然之间刑天感受到了背后一阵的恐怖气息传来,在时间之钟毁灭之后,石台也开始崩裂,一道道本源的力量疯狂地涌入到了时空之门中,一部分融入到了时空之门上,另外有一小部分则是融入到了刑天的身体之中,只是现在刑天正承受着来自于时空之门的压力,并没有感受到有力量融入到自身之中。

    虽然感受到了背后传来那恐怖的气息,不过刑天并没有回头观望,依然大步向前,在那古路之上前进着,而刑天每前进一步,时空之门都在疯狂地运转着,时间与空间的力量交融在一起,强大的时空之力将死去世界的空间给撕裂开来。

    轰的一阵动荡,时空之间升空而起,想要破开空间离开这个死去的世界,就在这时,一巨恐怖的巨手从大地之上伸手,迅速地追上了时空之门,巨手一抓,要挡住时空之门的离开。

    在感受到这巨手阻路之时,时空之门暴发出一道炽烈的光芒,斩向了那只巨手,神光一出,时空之力有如一柄恐怖的利刃直接将这只巨手给直接斩落,一声惨叫立即从大地之上响起,仅接着那只恐怖的庞然大物在怒吼着,一道无形的声波又向时空之门席卷而来,看来这只庞然大物是铁了心要阻止刑天的离开,要将刑天留在这死去的世界之中。

    当时空之门被那恐怖的庞然大物所阻挡之时。刑天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了一阵的急躁,刑天也没有想到这个恐怖的庞然大物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力量,能够将时空之门给挡住,将其钉在虚空之上,不让其破空离开,而在这庞然大物出手之时。时空之门中的古路则是出现了一丝淡淡的裂痕,虽然很淡,可是这却给了刑天强烈的危机感,若是继续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时空之门中的古路就会崩裂,那时刑天的处境只怕更加凶险。

    “混蛋,你真当老子好欺负不成,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要置老子于死地,‘无上大道图’出,镇压天地,虚空转换!”随着刑天的喝声,无上大道图这件证道至宝出现在他的脚下,一道道强大的本源力量源源不绝对注入到时空之门中,一瞬间时空之门光芒大作,强悍的气息冲霄而起。那恐怖的庞然大物所暴发的音波直接被这强大的气息给冲破,这一次时空之门可没有给庞然大物出手的机会。在撕裂开音波之后,直接越入到空间裂缝之中,直接撕开这死去世界的壁垒,从这个诡异的世界之中脱困而出。

    当时空之门消失在虚空之时,那尊恐怖的庞然大物暴发出无尽的愤怒,一道道暴虐的吼声在死去世界的空间之中响彻。整个天地都为之变色,只可惜无论他有多么愤怒,有多么大的杀机都没有用,刑天已经离开了,从这个世界之中全身而退。

    不。不能说是全身而退,为了摆脱这个死去世界的威胁,刑天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一身精血几乎消耗一空,本源小世界更是受到了重创,若不是刑天的运气不错,只怕要将性命断送掉,毕竟那洒恐怖的庞然大物太强悍了,给刑天带来了无尽的压力。

    虽然从死去的世界之中脱困而出,可是刑天的处境却并不理想,时空之门在脱离那死的世界之后,进入到虚空之中,刑天所承受的压力更加恐怖,若是刑天的身体在全盛时期,这点压力算不了什么,以刑天那恐怖的肉身可以轻易承受,而现在刑天的肉身几乎是到了山穷水尽之境,面对这恐怖的压力,让刑天的身体受到了巨大的压力,若不是刑天脚下的‘无上大道图’分担了很大一部分压力,只怕刑天的肉身直接在这恐怖的压力之下被压爆。

    从天音地宫之中进入到那死去世界之时,刑天没有面对多少凶险的威胁,而现在刑天想要借助着时空之门的力量回到天音寺的地宫之中,那就不同了,刑天要面对巨大的威胁,而这威胁并非是来自于敌人,而是来自于他所身处的环境之上。

    仅仅只是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刑天的脸色就变得苍白无比,身体更是布满了裂痕,一丝丝鲜血不断地从身体的皮肤之上渗透出来,如今的刑天就是一个血人,若不是刑天的一身精血几近消耗一空,那就一是现在的模样,只怕将会是血流成河。

    面对着如此恐怖的危机之时,刑天没有恐惧,没有慌乱,依然在坚强地支撑着,依然努力地让自己站立着,不被那源源不断的压力所压倒,刑天心里明白,若是自己这个时候被那恐怖的压力压倒,只怕再也没有机会站立起来。

    坚持就是胜利,只要自己能够坚持住,能够等到时空之门进入到天音寺的地宫之中,一切危机将会消失,自己便有足够的时间休养生息,在这样坚定不移的决心之下,那怕是身上所承受的压力再大,刑天依然顽强地坚持着,如同一颗钉子一样死死地钉在原地。

    在如此庞大的压力之下,刑天肉身的潜力可是全部被激发出来,那石台之中的神秘力量也在这恐怖的外力压迫之下被激发,一丝淡淡的神秘之力在修复着刑天的身体创伤,更多的神秘力量在恐怖的外力压迫之下融入到了刑天的骨骼之中,在改变着刑天的骨骼,那不是一般的改变,而是从本质上的改变,当最后一丝神秘的力量融入到骨骼之后,一丝古朴的力量在刑天的骨骼之中诞生了,只可惜这股力量很弱,甚至弱小到几乎不可察觉的地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