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13章 伏线
    联盟不是没有为此对部落提出外交抗议。

    能听人话的就不是脑残吼了,他不光引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

    “部落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回事,但联盟胆敢踏入部落领地,部落必将为之一战。”

    脑残吼如此干净利落地怼回去,加里维克斯更加感动得猛流鳄鱼泪,一转头就问脑残吼要了所有在上次战争中投降的牛头人,拉到矿山里当奴隶挖矿去了。

    实际上,对于联盟,加尔鲁什*地狱咆哮这货一直抱有非常复杂的恐惧。

    在他幼年、青年,直到成年,他都呆在纳格兰等死。哪怕视界的另一半是绿意盎然的纳格兰,但每天看着逐渐崩塌的世界,看着那因为引力紊乱而悬空的天空之岛屿,他就一直感觉到恐惧。

    终于有一天,他一直祈祷的先祖派人来拯救他了。

    带头的自然是大酋长萨尔,可真正将两百多万兽人带离那个绝地的,不是大酋长的兽人大军,而是联盟的飞空战舰。

    加尔鲁什永远都不会忘记,自己第一次看到那些长达百米的人造巨物翱翔于天际,将自己和同胞接走的感觉。

    那给他一种异族(主要是人类)以自己的智慧和力量战胜了大自然,征服了世界的恍惚感。

    在侥幸逃生之后,剩下的是深深的畏惧与忌惮,以及自卑。

    跟这种高科技文明相比,兽人实在太原始落后了。

    或许在过去的战争中,兽人可以凭借恶魔的力量战胜人数稀少的德莱尼人。可是在面对一个人口比兽人多,文明和战力比兽人高的种族——人类,兽人真的可以打赢吗?

    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专门的心理学家。

    也没有谁知道,当自卑到了极限,在极度的恐惧压一下,心灵只会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在重压之下崩溃,要么就是极度自卑之后为了宣泄心灵压力,产生的极度自大。

    加尔鲁什畏惧着人类,畏惧着杜克,同时也痛恨着抢走了他引以为傲的父亲的杜克。

    就是这种无比矛盾的心态,导致他极度仇视人类为首的联盟,不将这个威胁着他、威胁着兽人乃至整个部落的联盟毁灭,他绝对不罢休。

    正是在这种心态下,时间踏入了黑暗之门28年10月,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满足了他心中的渴望。

    曾经的太阳王——阿纳斯特里安。

    “畏惧联盟吗?其实,我们哪怕短时间无法赶上联盟,只要拿到了联盟不敢攻击部落的武器,那就行了。”

    “你指的是什么?骨头!说出你的建议,否则我就把你的骨头拆了去喂我的座狼。”加尔鲁什丝毫没有给予这个部落唯一的曦日**师一丁半点尊重。

    反正在他看来,这个为了永生背叛了高等精灵,然后又在巫妖王重压下背叛了被遗忘者,最终又死皮赖脸重新回归部落寻求庇护的贱骨头,完全不值得他予以任何的尊重。

    某种意义上,他也是对的。

    阿纳斯特里安已经是标准意义上的三姓家奴了。

    “【聚焦之虹】!”从那张腐烂的嘴巴里,吐出的是一个加尔鲁什从未听过的名词。

    “嗯?”

    前太阳王以极具诱惑的语气说道:“作为艾泽拉斯最为强大的奥术能量,泰坦赋予蓝龙一族控制魔法神器,它帮助织法者管理艾泽拉斯的魔法,如果必要的话它甚至能把整个艾泽拉斯的奥术能量吸收掉,但是这样它会变得极度不稳定,一旦爆炸,说不定能把整个艾泽拉斯炸成第二个外域,哦,‘我们的世界’。”

    加尔鲁什的呼吸刹那间急促起来,他是如此之激动,甚至能听到自己激烈的心跳声,每一下是那么强劲有力地撞击着自己的胸腔。

    正是因为知道联盟有能力轻松毁灭部落,他才暴躁,他才狂怒。如果能拥有这玩意,那还怕联盟个屁啊!

    联盟敢攻过来,我就敢一拍两散把艾泽拉斯给炸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那东西在哪里?”连加尔鲁什自己都知道自己有点太急切了,声音都颤抖起来。

    “恰好,我知道那东西最近在哪里。作为我帮大酋长掌握这件大杀器的代价,希望大酋长也能帮我一个小忙?”

    “你说!”加尔鲁什急不可耐。

    “我希望再度成为被遗忘者的首领,以便被遗忘者能重新加入部落。”

    “哼哼!这是当然的!德拉诺什那个背叛了祖宗的混蛋!活该他无法回归祖灵之地。”加尔鲁什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就在部落密锣紧鼓地进行着全新阴谋的时候。

    在达拉然肯瑞托议会的会议室,这里出乎意料地没有肯瑞托其他议员。坐在高位上的存在只有三个。

    每一个都是如今在联盟跺一跺脚都能让世界抖三抖的人物——

    半神,潮汐王座现任最高领导者,娜迦女王,联盟海军副总帅,瓦斯琪!

    半神,火焰之地现任最高领导者,达拉然肯瑞托议长,联盟法师军团团长,凯尔萨斯*逐日者。

    曦日**师,魔网现任最高权限者,库尔提拉斯女王,联盟法师军团副团长,吉安娜*普罗德摩尔。

    在他们三人的注视下,下手方向的大理石地板上单膝跪着两个恶魔——艾瑞达双子。

    “鱼儿咬钩了吗”主位上,一面寒霜的吉安娜冷冷地问道。

    “已经吃下了饵,只要那条没脑子的食人鱼把这条小鱼吃下,一切就准备好了。”奥蕾塞丝沉声道。

    “没出现什么破绽吧?”瓦斯琪问道。

    回答的是萨洛拉丝女王:“放心,这种事我们最擅长了。而且现在整个部落的术士都在控制下,只要普罗德摩尔女主人下令,马上就可以……”

    “很好,你们下去吧。这事不容有失,一旦搞砸了,你们就没有在这世界存在的必要了。”吉安娜玉手一挥。

    “明白。”艾瑞达双子告退。

    双子走后,凯尔萨斯轻声叹息了一声,然后将身体靠在长椅的椅背上。

    “你还好吧?”吉安娜问。

    “还好。应该说,不出所料吗?阿纳斯特里安,依然骨子里是那个固执、贪恋权力的太阳王。”凯子如此评价着自己曾经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