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节 血祭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节血祭

    “喀嚓喀嚓”的轻响不断地传来,那是石台无力承受巨大的冲击所发出的声音,若是刑天还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后果真得不堪设想,要知道现在仅仅只是那些诡异的生灵在攻击,那尊恐怖的存在还没有发动攻击,可以想象一但这尊恐怖的存在出手,这光罩将会立即土崩瓦解,刑天将直接暴露在敌人的面前,承受敌人恐怖的攻击。

    “不行了,再这样被动防守下去,老子早晚要死在这里,既然无法解决石台的本源力量,那就主动出击,拒敌于外,减轻光罩的压力。”刑天大声呐喊着,眼睛之中透露出一丝疯狂的神色,事情到了这一步,刑天也不得不这么做,谁让刑天现在虚弱到极限,无法满足石台所需,谁让之前刑天大意了,被石台之上的力量所欺骗。

    主动出击是不假,可是刑天不会傻到冲出石台,若是他这么做,那就是在送死,而不是化解危机,心念一动,‘无上大道斧’这件灭世至宝再一次出现在刑天的手中,无法离开石台,刑天挥手之间‘无上大道斧’化为一道流光疯狂地斩向正在攻击光罩的那些诡异生灵,可惜,结果让刑天大失所望,因为他的攻击没有破开护罩,而是被护罩所吸收,这时刑天方才想起之前自己刚刚进入这死去世界的情况,他的脸上不由地浮现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

    真得没有办法了吗,自己真得要坐以待毙不成?攻击受阻,而自身却又无法给这石台提供足够的本源之力。一切都让刑天陷入到绝对的危机之中,看不到半点解决的希望。

    “不。还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眼下的危机!”刑天终于想出了一种办法,血祭。以血祭的办法来解决这石台的本源不足,而血祭的对象则是刑天自己,以自己肉身之中所凝聚出来的不死真血祭炼这座石台,赐予石台无尽的生机与力量。

    不死真血有着恐怖的生机,刑天的肉身正是因为有这不死真血的存在,方才能够承受住如此疯狂的反噬与压力,若是石台得到了不死真血的一丝本源,那便能够有可能解决诸多诡异生灵攻击所带来的压力,也就能够给予天空之中那大道凝聚的巨大八卦足够的力量支持。

    时间不等人。刑天可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要知道那尊恐怖的存在随时都有可能杀进来,刑天必须要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手中的‘无上大道斧’轻轻一挥,一道血箭自刑天的身体之上飞射而出,一丝不死真血洒落在这石台之上。

    当刑天的不死真血落下之时,石台之上发出点点的血光,一股生机之力出现在这石台之上。那原本颤抖的光罩突然平静了下来,一道道本源的力量源源不断地向天空之中凝聚着,让那即将崩溃瓦解的八卦图恢复了光芒,空间之力再一次出现!

    看到这样的结果之时。刑天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喜悦,自己的设想是正确的,虽然自己无法提供足够本源之力给这石台。但是自己的血祭却能够弥补石台的不足,天空之中的八卦图虽然稳定了。可是刑天所洒落的不死真血的力量也消耗了大半,想要完全开启星空之门。这点不死真血还是远远不足,刑天需要付出更多的不死真血。

    不死真血是刑天肉身的根本,先前刑天已经燃烧了不少的不死真血,再继续下去,对刑天来说将会是巨大的负担,毕竟刑天现在无比的虚弱,失血过多,将会让刑天陷入到肉身崩溃的边缘,可是刑天没得选择,留下来是死路一条,放手一搏还有一线生机。

    血祭,继续血祭,一道道不死真血被刑天逼出身体,洒落在这石台之上,而随着不死真血的涌出,刑天的脸色变得苍白起来,身体也不由地开始颤抖起来,就在刑天几乎无法支持之时,突然一道神秘的力量自脚下的石台之上涌入到了刑天的身体之中,在得到这股神秘力量之时,让刑天的全身不由为之一阵温暖,原本受那恐怖一击所带来的损伤瞬间被化解了,刑天刚刚想要仔细感悟这一丝神秘的力量,却不想那丝力量消失在了自己的肉身之中,与自己的肉身融全在一起,让自己的肉身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变化。

    刑天虽然很想了解自身的变化,不过他却无法分心,毕竟刑天现在还在危险之中,一时没有脱离危险,刑天就不能放心感悟自己肉身的变化,在肉身有所变化之时,刑天隐约之间与脚下的石台有了一丝神秘的联系,虽然很淡,不过刑天能够感受到石台的气息正在与自己的肉身交流着,肉身之中那诸多损伤竟然在恢复着,一丝丝神秘的力量不断地从石台之中涌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那破败不堪的肉身竟然以飞一般的速度在恢复着,只是刑天肉身之中的不死真血也同样在快速地流失着,石台之上的血光也变得越来越强大起来。

    天空中的八卦图同样也越来越清晰起来,发出更为璀璨的光芒,无尽的光华在那八卦图上不断闪烁着,八卦图之中的诸多大道符文也不断地组合着,空间之力同样越来越浓烈,一道淡淡的光门在石台之上渐渐浮现出来,刑天即将打开星空之门,离开这恐怖的世界。

    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巨响,一道恐怖的气息炸开了大地,一个庞然大物从地下冲天而起,其暴发出来的恐怖气息撼动了这死去世界的一切,几乎在一刹那间,刑天的灵魂就要离体而去,被那恐怖的气息所吞噬,让刑天的身体不由为之一下跌倒在石台之上。

    在刑天倒下的一瞬间,那头庞然大物飞速地向石台冲来,几个呼吸就快要到石台之前,看到这种情况之时,刑天如坠冰窖,一股绝望涌上了心头,他所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这恐怖的存在在星空之门即将打开之时对自己发动了致命的一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