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07章 婚礼之绝地求生
    泰兰德碍于身份,不能一同嫁给杜克,居然跑出来搞事。

    回头一定要收拾她!

    不过在此之前,一头冷汗的杜克还要想办法hold住全场。

    否则当场翻车,闹出个修罗场就丢脸丢大发了。

    杜克完全能感觉到甜美笑意之下的淡淡较劲。

    时间简直被冰封了。

    杜克——终于行动了。

    一瞬间,【闪现】!

    作为魔网半神,杜克的闪现简直快得超越了凡人动态视力能捕捉的极限。根本搞不清他第一个亲的是谁,第一个戴上戒指的又是谁。

    反正闪烁的光芒就没停过,看上去就像是四个杜克一起亲上去。

    偏偏这又不是【真实之镜像】那种糊弄人的假货。

    “你是我心中的最爱……”婚礼广场上,回荡着经久不息的回音。

    嗯,神他喵,这最爱到底是谁?

    又或者说杜克到底是对谁说的。

    那只有天知道了!

    这是渣?

    不不不!

    在艾泽拉斯这是合法滴。

    当然,连法律都是杜克自己定的,这才是最骚的!

    各位大佬,目瞪口呆,心中只有一句话:哇靠!这都行?

    四位女王新娘对视一眼,有点无奈,又有点庆幸,最后齐齐点头。

    杜某克这算是过关了!

    正当杜克左手中指戴上了四个一模一样的金戒指,曲都曲不起来,只能长期竖着中指的时候,他惊恐地发现,下一个送命题来了。

    “哟!美丽的少女们啊!艾泽拉斯风俗是,新娘子要抛花球的,哪位女士抢到花球,就有很大可能是下一个结婚的新娘子哦。”外表端庄娴静的泰兰德,一面圣洁地继续搞事情。

    杜克皮鞭滴蜡她的心都有了。

    最受不了的是,泰兰德第一个带头,公然站到了等待接花球的地方。

    后宫里的大姐头尚且如此,奥蕾莉亚和温雷莎顿时不依了,直接微笑着占了过去,这分明是希望杜克下次补票啊!

    以卡特拉娜女伯爵身份出现的奥妮克希亚装模作样地说道:“咦?貌似很有趣,我也过去凑热闹。”然后屁颠屁颠挤过来了。

    这一下,观礼人群顿时扬起了轻微的哗然。

    这……这就有点劲爆了吧!

    旁边两个龙族女王阿莱克斯塔萨和伊瑟拉是惊讶的,她们没有制止,旋即用耐人寻味的表情看向杜某人。

    “这……只是一种向往,站过来不犯罪吧?”蹄子也忍不住,跑来了。

    一副侍女打扮的瓦斯琪,无声无息地加入了队列。

    嗯,这个恨嫁阵容已经有点儿华丽了。

    这时候,一个没有被所有人预料到的人,傻乎乎地跑来了。

    布丽姬特*阿比迪斯。当年的阿比迪斯元帅的女儿,现在她也是将军了。作为当年老朋友的女儿,她也获邀前来观礼。

    杜克一众后宫迅速交换着视线,纷纷表示杜克应该没碰。

    “呃,我来这里很奇怪吗?其实我也想结婚的,可惜他失踪了。”布丽姬特有点不安地玩着手指头。

    “失踪了?是罗宁么?”卡莉娅关切地问道。

    布丽姬特顿时一张脸变得通红起来,答案不问可知。

    有了她带头,一群恨嫁的女士,纷纷加入队列当中。

    凡妮莎、索兰莉安、莎莉*怀特迈恩,基本上联盟英雄团里冒过头的女英雄都跑出来了。至于她们的目标是谁,那就无法得知鸟。

    这一次的抛绣球,哦,抛花球,感觉上有点儿戏,因为花球足足有四个之多。

    奈何渴望得到花球的女士不止四个啊!

    看到女士们从炽热变成狂热的眼神,杜克知道这一回麻烦大了!

    可他能做什么?

    他也很绝望啊!

    四个花球,被四位新娘在“一、二、三”的喊声中抛到脑后。

    杜克一眼就看出这群不省事的家伙统统在作弊。

    按照系统判定的轨迹,卡莉娅是故意丢给布丽姬特的,还偷偷用上了圣光,那是指定目标刷治疗术一样的手法。她是可怜布丽姬特。

    希女王不知跟伊露希亚做出什么桌底下交易,伊露希亚故意先丢,然后希女王的花球后发先至,会直接撞到伊露希亚的花球上,然后笔直飞向奥蕾莉亚和温雷莎。

    而奥妮克希亚不声不响,直接拦截在吉安娜的花球途径路线,她手上全特么是元素,会跟吉安娜花球中淡淡的冰霜元素相互吸引,组成【霜火箭】之类的玩意。

    杜克也是醉了,好好一场婚礼,变成了搞事。

    话说锅还是他的,如果不是杜克神剑不小心滑了n次,插了不同的剑鞘,哪里有这么多屁事?

    杜克很绝望。

    就在这个绝望的时刻,他忽然看到了阿莱克斯塔萨的目光。

    红龙女王眯起的双眼满是揶揄,然而她却传音给杜克:“想获救吗?小混蛋!想的话,就求我啊!当我欠你的人情一笔勾销!”

    “我求你了!女王陛下!”连零点一秒的考虑都没,杜克果断认怂。

    “好!话可是你说的哦。别到时候不认账!”

    干!明明是条母龙,为神马笑得像只狐狸呢?

    “不会不会!”节操什么的,杜克不要了。只求尽快渡过这场风起云涌的婚礼!

    下一秒,女王一个响指。

    空中的花球顿时开始疯长,就那一个呼吸的工夫,每一个花球都膨胀起来,变成两倍大。

    希女王顿时心领神会,一阵邪风吹来,神他喵的每个花球都一分为二。

    当花球最终落下时,杜克泡过的妞是人手一个,还有多余的给其她女士抢。

    这操作,简直六得不行!

    在观礼台上,唯一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加文拉德突然有感而发:“我说啊,当年杜克发明的那个什么‘fff火焰喷射器’似乎就是为这种场合用的啊。我突然很想将杜克那家伙一把火给烧了。”

    旁边的老佛爷提里奥白了自家这个不靠谱的异姓兄弟一眼:“拜托,你别在这种时候搞事好么?都不想跟人家说我认识你了。”

    加文拉德无意中猜中了一个惊天秘密,可惜没奖。

    一场欢乐和谐,实际又惊险刺激的婚礼,就这样在一片祝福声中结束了。

    除了当晚泰兰德被杜克炮制修理了一顿之外,可谓皆大欢喜。

    真是炮制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