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903章 ‘纯洁’得像只狐狸
    “算起来,我其实也是既得利益者。十年多前,你给我提前带来了耐萨里奥作为我在时光之穴里的藏品。如今,你变相延续了我的生命。如果只是无聊的延续,那永生只不过是一种折磨,但你让我看到了充满变化的未来,这才是最让我感到欣喜的。”

    精灵外形的诺兹多姆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唯有未知的未来,才能让我感到我的心脏跳动不是虚假的,我是真实存在的生命,而不是一个不断重复未来,锁死历史不变,专门清扫垃圾的奴隶。”

    “你能高兴,我也很开心。”杜克不卑不亢地回道。

    “既然你通过让奥妮克希亚当守护巨龙,间接令我保存了足够继续守护这条时间线的力量。作为改变未来的奖励,我可以告诉你,你为什么无法凭元素封神。”

    “什么!?”杜克惊了!

    这一次杜克真的惊喜万分!

    从晋升半神,哪怕到了屹立于半神之巅,变相或直接掌控三大元素界,杜克依然没领悟到真正的路。

    对于历史的进程,杜克能了如指掌,但对于更强之路的晋升,杜克可谓两眼一抹黑。

    就像上帝在他眼前遮住了一块保鲜膜,忘了掀开。

    越发朦胧迷糊。

    就在这时候,诺兹多姆竟然没由来地跳出来,跟他说知道是什么原因,杜克不欣喜若狂才怪了。

    如果诺兹多姆不是公龙,杜克恨不得冲上去亲他几口。

    杜克勉强按捺住自己的激动,偷偷握紧拳头,聆听着诺兹多姆的话。

    诺兹多姆也没什么恶作剧吊他胃口,他也不是这样的龙,直接就揭开了谜底。

    “因为你哪怕掌握这世界所有的水、火元素,仅仅是艾泽拉斯真正储量的百分之一!你能以这么少的元素成就半神,这本来就是个奇迹。”

    “啊!?”杜克惊了。

    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诺兹多姆说的意思了。

    诺兹多姆是时间之王,他掌管的自然是时间的奥秘。他说得当然不是现在这个艾泽拉斯的问题,因为在杜克掌握水、火两界之后,已经开始联通整个星球的水、火元素,掌控所有元素,都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诺兹多姆说的显然是另一个方面。

    原来的历史当中,脑残吼被推翻之后,并没有被处死,结果留下了祸害。被偷偷放出来,然后在青铜龙的叛徒帮忙下跑到了另一条相当重要的时间线上。脑残吼在那条时间线回到了第一个喝下【恶魔之血】的兽人,也就是他爹吼爷那里。

    因为熟悉自家老爹,所以轻易取得了吼爷的信任,直接改变了历史进程。

    脑残吼利用原先世界从地精那里得来的黑科技,直接篡改兽人那边的历史,最终在【德拉诺之王】这个时间点上,重新让分支的时间线接上主时间线的世界,通过黑暗之门,杀来百万黑科技兽人大军,差点完成掀翻主时间线里的联盟和部落这个‘伟业’。

    有这个记忆,外加诺兹多姆一点醒,杜克悟了。

    杜克惊疑不定:“你说的是,其它时间线的水、火和奥术元素?我们这个不是主时间线吗?主时间线应该有最大份额的元素才对?”

    诺兹多姆笑了:“最大?没错啊!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间点上,一共有十万八千多条分支时间线,一条主时间线就能有百分之一,你还想怎样?”

    杜某克……脸都青了。

    难道说,自己努力了二十几年,最终只是改变了这个世界的百分之一?

    他的发散性思维还没开始全力运作,诺兹多姆就制止了他。

    “别想太多,世界接受了你在主时间线的改变。事实上,以艾泽拉斯为核心的整个世界的时间线已经在收拢。”诺兹多姆一扬手,杜克就看到虚空中无数条原先并行不悖的白线开始一条条缓缓靠拢,并最终融合,就像百川入海一样。

    “最终时间线会全部化为一条?”杜克喃喃地道。

    青铜龙王开始一口气说下去:

    “没错!我不知道你的时空知识是哪里来的,正常来说,凡人不可能有这样的知识。你不说来历,我也不会追问,反正方便你我交流这就行了。”

    “艾泽拉斯世界已经意识到燃烧军团给它带来的威胁,它正在让时间线聚拢。这是为了收拢所有的力量,以便应对敌人的来袭。”

    “如果是差异巨大的时间线,融合时往往会发成极大的冲突,甚至某个时间线里的世界会直接崩溃。但世界对于时间线各世界融合,世界本身有着极为完美的做法。”

    “不用担心,这一过程对凡人来说更像是无声的融合。那就是先融合差异不大的时间线。打个比方,如果是两条差异度少于10%的时间线,那就是和平融合。往往某个为主的时间线里,那些凡人会突然感觉自己多了点记忆。就此以这个其实存在于另一条时间线的‘历史’,作为自己的全部记忆,继续把这条时间线继续发展下去。”

    “一般来说,以强大的、更为主要的时间线作为融合的基础,融合其它时间线,就能做到99%都是和平融合。”

    诺兹多姆说道这里的时候,杜克已经意识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融合无法以和平的方式解决,那就直接以一个合理的理由,让两个世界冲突吧。世界会直接驱使随便一方毁灭另一方,将失败者变成真正的‘历史’,然后令胜利者所在的时间线继续演变下去。”

    “当然,如果世界意志对现在主时间线的演变不喜欢,说不定会派出某人拥有改变命运契机的存在,去另一个时间线创造新的‘历史’也说不定。”

    听到这,杜克心中咯噔一下猛跳。莫非诺兹多姆说的就是脑残吼这个历史的‘官方穿越者’?不过脑残吼也没干出什么好事来,结果他穿越了,始终失败了,这一回终究给灭了个彻底。

    杜克开口了:“好吧,你希望,或者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诺兹多姆笑了,笑容‘纯洁’得像只狐狸:“你可以跳去其它时间线,将所有时间线归一,并把那里的元素力量都支配掉。那你就有足够的力量冲击真神之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