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节 借力破道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节借力破道

    心念一动,‘无上大道斧’挡在了刑天的身后,用那宽大的斧面来阻挡住恐怖战魂的这致命一击,血光闪过,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轰在了‘无上大道斧’上,让‘无上大道斧’不由地发出了一声悲鸣,而与此同时,刑天不由地闷哼一声,一道血箭再次喷射而出,他不仅仅是因为‘无上大道斧’的悲鸣所致,更重要的是一股庞大的力量从‘无上大道斧’传递到他的身体之中,让他的伤势再一次加重。

    在刑天闷哼的同时,他的身体有如破布一样被重重抛起,划过一道流光向前方冲了过去,而那方向正是祭坛所在之处,这就是刑天的办法,借助着笔人这凶残而又致命的一击将自己送到祭坛之上,以求达成自己的目的,而如此疯狂的决定也只有刑天这样的疯狂之人方才会这么做,换成是其他生灵,早已经动用了自己的底牌,而不会做这样疯狂的事情,要知道这样的举动稍微有一点点的差错,刑天便会直接殒落当场。

    不过刑天成功了,他准确无误地用自己的护道神兵‘无上大道斧’挡住了敌人这致命的一击,让自己冲出了重重的包围,虽然没有直接被抛到祭坛之上,可是刑天已经离祭坛不远了,可以说刑天已经在敌人不知不觉之中完成了自己的大半目标。

    “好恐怖的一击,好可怕的恐怖战魂,这样的战魂已经拥有了斩杀自己的力量。若不是自己先前暗算了对方一下,只怕这一击就能够要了我的性命!”这样致命的对抗之中。看似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异象,可是这样的对抗是最凶险的。

    若是有人看到这一战的惨烈。那都会为之动容,与这一战相比,先前的对决根本不算什么,无论是刑天也好,还是那尊恐怖战魂也罢,他们都发挥出了自身强大的战斗本能,都用最疯狂,最凶残的手段给予敌人致命一击,都可以为了达成目的而拿自己的性命去拼搏。

    时间。对刑天来说最缺少的就是时间,若是等那些战魂再一次围下来,刑天很难再能够突破那重围,能够从千军万马之中杀出一条血路来,毕竟经过了这一连串的对战,刑天的力量消耗得太大了,若不是他的底蕴深厚,只怕早已经倒下了。

    如今刑天完全是在用自己那坚强的意志强自支撑着,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若是在这个时候倒下,先前所做的一切,先前所付出的诸多代价都将化为乌有,甚至是自己的性命也将会断送在这里。强打着精神,刑天将肉身之中那仅存的一点力量注入到自己手中的护道神兵‘无上大道斧’之中,瞬间刑天手中的‘无上大道斧’化为一道流光向那祭坛之上的长幡而去。一斧轰出撕开了重重的阻挡。

    这一击是刑天的全力一击,这一击刑天所把握的时间很不错。没有了那尊恐怖战魂的阻挡,前面那些正准备疯狂自爆的战魂也在一刹那间失去了目标。一声轻脆的爆裂声响起,飞射而出的‘无上大道斧’狠狠地劈斩在了祭坛上的长幡。

    刑天的这一斧快到巅峰,也霸道到了极限,一斧之下,其本体所蕴含的大道之力全面爆发,一道道恐怖的大道之力疯狂地将祭坛之上的长幡斩杀,仿佛是没有任何阻挡一样,而就在刑天的‘无上大道斧’斩断长幡的一刹那间,那些战魂的脸上都露出了惊恐之色。

    他们不是因为长幡的断裂而恐惧,而是刑天这一斧所爆发出那惊人的毁灭之力,在生死危机的压力之下,刑天可是倾力一击,这一击之中包含了刑天心中那无尽的杀意,难够慑人心魂,而这些战魂都是以灵魂之体出现,这强大的攻击自然对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当这些战魂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时,他们的眼睛之中透露出无尽的绝望,在他们的注视之下,祭坛之上的长幡断落了,在长幡断落之时,他们的心神都受到了重创,而在那长幡之中更是传出一阵绝望的悲鸣,那是寄托在长幡之中战魂的悲鸣。

    看到这一切时,这些战魂为之愤怒,他们想要灭杀刑天,可惜一切都太晚了,祭坛之上的长幡是他们的根本,现在他们的根本被斩断,这些战魂的一身力量也随之消散开来,原本强大的力量迅速地离他们而去,让他们一个个变得无比虚弱起来。

    看到眼前那诸多战魂在迅速地虚弱着,刑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喜悦,一切皆都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只要斩断了这些战魂的根本,他们就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猪羊。

    这一击刑天虽然也是暴发了全力,自身受到了不小的反噬,可是刑天的肉身有着强大的不死真血,只要没有完全崩溃,没有直接肉身化为飞灰,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都是可以恢复的,仅仅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刑天的身体便恢复了许多生机,让刑天可以冷眼旁观着这些战魂的悲鸣,看着这些战魂一点一点地步向死亡。

    失去了本源,那就有如无根之木一样,自然将走向死亡,那怕是战魂,他们也畏惧死亡,之前他们悍不畏死,那是因为有长幡的存在,他们是受长幡所制,而现在他们不再受长幡所制,却要面临着死亡的危机,这让他们一个个都为之恐惧,身体之中的一切负面力量在这一刻都全面爆发出来,一尊尊战魂皆是失魂落魄,他们想要企求生存,却不知自己应该怎么做,毕竟他们没有化解眼下危机的办法,或许唯一能够解救自己的只有先前的仇敌。

    那一尊尊战魂用企求的目光看向着正在一步步向祭坛走去的刑天,他们没有阻止刑天,也无力阻止,而在这一刻他们的心中甚至有一种期待,希望刑天能够掌握祭坛,能够让自己摆脱死亡的阴影,能够活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