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节 恐怖对战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节恐怖对战

    手中护道神兵‘无上大道斧’的蜕变,让刑天身上的战意高昂,那怕是那尊恐怖战魂的冲击力再强悍,刑天都没有为之所动,依然平静地凝视着对方,等待着必杀一击的出现,在刑天的眼中,这样的冲锋虽然恐怖,可是这并非是对方的杀手锏,刑天可不认为这样的恐怖战魂会手下留情,会对自己这样的生死仇敌放手,唯一可以解释的那就是对方在有意迷惑自己,想要欺骗自己,诱自己露出破绽好行那必杀一击。

    当那尊恐怖战魂快要冲锋到自己身前之时,刑天大吼一声,杀,右手迅速再次挥斩而出,改变之前的攻击,直接斩向了那尊战魂胯下的血龙,而他的左手挥拳便轰了出去,拳如流星,眨眼之间那恐怖的拳劲便直接轰向对方的头颅。

    刑天这一出手那就是绝杀,不仅要斩了那头血龙,更是要轰杀这尊恐怖战魂,用这样暴力的攻击迫使对方拿出看家的本领来,逼对方与自己正面决战。

    “杀!”面对着刑天的突然变化,那尊恐怖战魂挥手之间一柄血色的长矛出现在了手中,对着刑天那恐怖的挥斩便狠狠地撞了过来,而他胯下的那头血龙也同样发出一声怒吼,一道血色的龙焰划破虚空直接迎上了刑天所轰出的那一记霸道无比的铁拳。

    伴随着恐怖的轰鸣声,刑天手中的‘无上大道斧’与那血色的长矛毫不客气地对撞在一起,来了一次正面的较量。在这两道攻击的冲撞之下,恐怖的冲击波疯狂四散开来。一瞬间他们四周的空间便被撕裂开来,恐怖的空间之力疯狂地在肆虐着。呈现出一片可怕的大破灭的境象来,而那些伴随着恐怖战魂冲锋的战魂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强大的空间之力给撕碎,幸运的在血光的保护之下回归到祭坛之上,而那样倒霉直接被强大的空间之力彻底毁灭,真正是身死魂消,再也没有恢复的可能。

    与此同时,那头血龙的攻击也与刑天对上,虽然刑天一心二用,发动两次攻击。可是那头血龙依然挡不住刑天的铁拳,发出一声悲鸣,那血色的龙焰直接被刑天的铁拳给打得倒飞而回,狠狠地轰在了它的身上,只怕那头血龙瞬息之间气息便弱了许多,很明显是被自己的龙焰重创,若不是这龙焰是出自它自身,只怕那一击之下会让它直接殒落。

    这就是刑天所希望看到的,面对如此恐怖的大军围杀。刑天虽然有信心可以灭杀掉诸多战魂,可是那需要时间,而刑天洽洽缺少的就是时间,所以他便借助着敌人的力量。用这样正面的对抗来灭杀那些疯狂冲锋的战魂,而他的计划成功了,仅仅只是一击。便有数千的战魂被恐怖的冲击横扫,而这数千之中又有一大半直接魂飞魄散。

    “吼!”那尊恐怖的战魂瞬息之间便明白了刑天的用意。被敌人给算计了,而且借助着自己之手横扫了自己那诸多手下。这样的耻辱让那尊战魂为之疯狂,这是他所无法接受的结果,在愤怒之下,这尊恐怖的战魂疯狂地驭使着胯下的血龙对刑天发动疯狂的攻击,而他那诸多战魂手一个个则是停止冲锋,只用那恐怖的杀意对刑天施压。

    “哼,看穿了老子的用意又如何,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是你们做何等反应都没有用,今天你们都得死,给我斩!”在刑天的疯狂大吼声中,‘无上大道斧’全力挥斩而出,以‘无上大道斧’那恐怖的杀伤力,配合刑天那强悍的肉身之力,一击之下能够毁灭星辰。

    只见,在刑天的这一击之下,恐怖战魂手中的血色长矛发出一声悲鸣,然后直接被刑天一斧给斩断,一件强大的神兵就这样被直接毁灭,而刑天这一击的余力却是没有停顿,直接斩在了那头血龙的头颅之上,一道血光从那头血头身上涌出,一根龙角直接被刑天给斩落。

    虽然手中的神兵被刑天给毁掉,但是那尊恐怖战魂却没有退缩,挥手之间他手中的血色战矛便再次合一,然后化为一道血光向刑天飞去,如此近距离的对轰,那可是瞬间分生死,血光一闪,刑天的身体当场向后飞去,血矛瞬间洞穿了他那强悍的身体!

    这尊恐怖的战魂真是够可怕,也够疯狂,丝毫没有在意自己胯下血龙的生死,而是抓住那一瞬间,给予刑天致命的一击,一击之下轰开了刑天的防御,血色长矛轰在了刑天的胸堂之上,给予了刑天最大的打击,若不是刑天已经凝聚出强大的不死真血,在这一击之下会直接被轰杀,而就算如此,那血色长矛之听其言观其行血煞之气也在疯狂地破坏着刑天的肉身。

    一报还一报,刑天刚刚算计了对方,可是转眼之间又被这尊恐怖战魂给暗算了,对方手中的战矛与刑天手中的‘无上大道斧’完全不同,‘无上大道斧’是有实体的,而那血色战矛则是虚幻的,是依靠着祭坛的力量而存在,祭坛不灭,战矛不毁。

    刑天冷哼一声,左手一探,抓住自己身上的血色战矛便直接将其拔了出来,被刑天抓住之后,那血色战矛在疯狂地反抗着,想要逃脱刑天的控制,可惜刑天是不会给它这个机会!

    “给老子封!封!封!”随着刑天的吼声,一道道强大的气血之力缠绕在这血色战矛之上,直接将它那反抗给镇压下去,然后刑天挥手之间将其收入到了自己的内世界之中,不给血色战矛回返祭坛的机会,直接夺下了这血色长矛,断其回返的机会。

    长矛被刑天强行镇压之时,那尊恐怖战魂的脸色不由为之一变,气息瞬间弱了几分,看样子这血色战矛与他是一体而生,战矛被夺,这尊恐怖战魂的力量也随之被削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