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69章 分歧的世界
    三人被吸入到旋涡之后,只是眨眼之间,旋涡便开始缩小,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不见。

    时间仿佛长时间的处于某个静滞的状态之下。

    希尔瓦娜斯一度以为自己已经死了,她感到自己身处于一个漆黑的、既无上下、亦无左右的世界之中。

    这种虚无缥缈的失重感,让她一阵心慌。这仿佛没有时间的流逝,也没有空间的概念,她唯一可以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的思维依然可以顺利地运作。

    无法呼吸,更无法发出声音,也无法移动,甚至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秒钟,又或者是一个世纪。

    哪怕以精灵的长寿与阅历,面对这种时间可能完全停滞没有流逝的状况,亦是让她有点慌。

    “难道我真的死了?”希女王忍不住想到。

    就在这时候,从手心传来的温热又熟悉的触感,让她意识到了杜克的存在。她几乎是下意识地靠拢过去,可惜不成功,她半个指头都动不了。即便如此,那种十指紧扣的感触依然让她感到非常安心。

    这时,忽地听到了诺兹多姆的声音。

    “久等了。”青铜龙王总是一张扑克脸,哪怕变成人形,也很少有什么表情。他用着万年不曾一变的声调跟凡人说话。平时会觉得他很没趣,在这种时候,又变得相当可靠。

    下一刻,其它的感知回来了。

    希女王的视野中,还是以无尽黑暗作为视界的背景,已开始出现许多散发着缤纷光彩的断片。

    像是被打碎的玻璃在黑暗之中反射着迷离的光彩,可这些断片上正在播映的一幕幕画面,又让她感到自己在看着不完整的魔法传讯镜像。

    镜中倒映着各异的场景:这些场景有的是她曾经所经历,比如在过去在永歌森林呆过的数千年岁月里。但一些场景让她感到无比陌生,又或者惊愕。

    因为她看到了自己在保卫银月城的大战中死在了阿尔萨斯的剑下,被虏获了灵魂,被折磨了心灵,成为她曾最为痛恨且面目可憎的女妖,然后成为了被遗忘者的女王……

    这些场面不断随着闪光的断片浮现,又消失。

    直到两扇稳固的光门出现在她面前,一左一右并排。

    希女王发现诺兹多姆就站在两扇光门的面前,而她牵着杜克的手,虚空悬立在杜克左手边,而杜克右方是萨尔。

    三人都下意识注视着光门之内,因为散发着光芒的门内仿佛是另一个世界未来的世界!

    未来的影像以将近每秒钟一天的速度超高速演化着,即便如此,三人还是立即发现了分歧:

    其中一个世界很快就演变结束。那是被耐萨里奥、元素领主和暮光教徒很快就摧毁的艾泽拉斯。大地在枯寂,没有任何一棵拥有生机的草木,满地是死掉的人形残骸,有人类的,有兽人的。数万年的智慧生物存在历史,就此终结。

    然而另一个世界则似乎得到了延续,艾泽拉斯似乎依然在耐萨里奥和四大元素界的合力下毁灭了,部落也跟着覆灭,然而联盟少部分精锐开始了星际穿越。

    在那个光门中,三人都看到了杜克的身影。杜克在指挥着民众和将士撤离。有的坐上了德莱尼人的飞船,有的则直接通过黑暗之门撤离到一个未知的星球上。尔后,燃烧军团如影跟随杀到,杜克带着大家且战且退,虽然结局依然是毁灭,但至少支撑了百年之久。

    本来三人还想看得更多,谁知道诺兹多姆一扬手,希尔瓦娜斯和萨尔就化作流光,倒着飞走了。

    往前是未来!

    向后是过去!

    诺兹多姆唯独留下了杜克。

    “知道我为什么单独留下你么?杜克*马库斯!”诺兹多姆似乎很平静,不管是音容相貌都是如此。

    杜克总觉得这位青铜龙王似乎有点儿……激动?

    “作为时间的守护者!我两万五千年来一直忠实地履行着我的职责。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本来直到末日的尽头我也不会说的。”

    杜克一下子有点小紧张。

    诺兹多姆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第一次有了激动的神色。

    “对于时间的守护来说,不论未来还是过去,一切都在我的观察当中。最初开始履行这个职责那几年,我是无比兴奋的。因为我可以自由观察任何一段过去或者未来。”

    “未知的过去和未来,满足了我所有的好奇心和探究欲。”

    “可惜数百年过去后,我就腻了。我是时间的守护者,任何触发历史大幅度改变的行为我都需要去修正。”

    “我也不是没试过,求助凡人,让其回到过去修正历史。往往我需要给出的代价只不过是我藏品里最微不足道的装备,比如【精良】或者【史诗】等阶的装备罢了。”

    “只要不影响历史的进程,过去或者未来的些许改变,我都无需在意。因为时间长河本身强大的修正力,足以修正绝大部分的变数。”

    “可是一个名为【杜克*马库斯】的巨大变数出现了。最初我发现你改变历史的时候,我将你视作一个时间的毒瘤,必须去除的对象。”

    说到这里的时候,诺兹多姆狠狠地剜了杜克一眼,饶是杜克这样见惯大场面的老司机都感到一阵心悸。

    旋即,诺兹多姆的目光又柔和了下来。

    “我的确准备在观察你一番之后,做出是否去除你这个‘变数’的决定。可惜,我发现我错了。我所遵守的‘时间长河’本身并没有抗拒你所带来的改变。它仿佛欣然接受了你所做的一切,并乐见其成。”

    “我无法接受这种变化。所以我在动手之前,决定亲自观察你。”

    “然后我发现了一个让我惊愕的事实我从你的反应知道了,你居然知道我的未来!”

    诺兹多姆说到这里的时候,杜克也是蛋蛋隐隐作疼。作为一个穿越者,他当然知道是未来堕落掉的诺兹多姆企图扰乱现在的时间点,然后在时间长河当中,现在的诺兹多姆跟未来堕落的诺兹多姆展开大战,最后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