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65章 买个保险
    按理说,80%的守护值,发挥个八折也有64%,应该也够了。

    在通知了阿莱克斯塔萨之后,她也相当惊喜。

    龙眠神殿中,一次由五大守护巨龙、守护者、数位荒野半神,以杜克为首的数位联盟领袖出席的峰会上,大家大体商定了夺取【巨龙之魂】的计划。

    鉴于耐萨里奥的分身依然不停在全世界范围内肆虐,正义阵营这边倾巢而出是不可能的。

    考虑到战斗的特殊性,原则上守护者和看守者都不参加,所有荒野之神也留守这个时间点上的艾泽拉斯。

    因为一万年前的水、火元素界依然在耐普图隆和拉格纳罗斯手上,凯尔萨斯和瓦斯琪回去发挥有限。他俩以及手下的势力也留守。

    而且凯尔萨斯已经开始冲击半神之境,更加走不开。

    最后决定由五大守护巨龙,以及联盟派出杜克和希尔瓦娜斯两位半神为首的英雄团,组成联军穿越时空讨伐耐萨里奥的本体。

    只是,在会议的最后,杜克却提出来:“我希望为大地守护那边买个保险!”

    “哦?”阿莱克斯塔萨来精神了。

    这计划已经被他们推演过无数遍了。他们三个老牌守护巨龙肯定没问题。会出事的不外乎卡雷苟斯或者奥妮克希亚。

    卡雷苟斯其实是有替代品的,甚至是上位替代者他自然就是杜克。

    同样耍奥术,而且比卡雷苟斯更精通泰坦符文学、掌握这星球最高魔法奥秘的杜克,完全可以甩掉卡雷苟斯单干。仅仅因为【巨龙之魂】,如果由龙族来耍,似乎会更稳定。

    但谁都担心奥妮克希亚!

    即便她的守护意志突然暴增三成。

    “好像你们联盟没有什么强者是土系吧?那个麦格尼*铜须,不是灵魂尚未回归吗?”诺兹多姆问道。

    杜克神秘一笑:“要成为土系半神,哪里有那么快。厚重而坚实的大地,需要平和的心与漫长的时间去共鸣。麦格尼肯定赶不及。我指的是另一个人。”

    杜克这话,不光让巨龙们惊奇,同样也让一众联盟首领惊讶。

    杜克指的是谁?

    杜克没有揭开谜底,反而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如果我没有推算错,他加上奥妮克希亚,只要他们站在【巨龙之魂】面前,那大地一系的成功率就是绝对的100%了。”

    杜克一番话,让大家的好奇心快爆炸了。

    此时此刻,在回音群岛的土地上,到处是毁灭的痕迹。

    一个兽人步上了这块被毁灭烈焰焚烧过的土地,脚边是彻底焦炭化的木料,以及黑乎乎的巨魔尸体。

    巨魔引以为傲的回复能力,在这种绝对的破坏力面前显得那么的可笑。

    突然,一个巨魔无声无息地站到了那个魁梧的兽人背后。

    “你来晚了!”巨魔好像是个驼背,他的身躯已经前曲成一个大写的c字。不知是他的身体天生如此,还是被同胞的重担压垮了肩膀。

    兽人猛地回头,他握紧了拳头,尖锐的指甲掐入手心,掐出血丝来:“沃……不!还不晚!”

    巨魔摇摇头,他睿智的双眸露出痛苦、哀伤与最大限度的愤怒:“不!已经太晚了!”

    “如果你们回归部落……”

    “够了!萨尔!太晚了!现在坐在大酋长位置上的是那个脑子不好的狂人!是你一手将他捧上去的!现在他把所有非兽人的种族都当成炮灰!先是凯恩,如果我不走,下一个就是我和暗矛巨魔!”沃金激动地挥舞着双臂:“你还能做什么!?前部落大酋长萨尔!”

    沃金怒极了!

    而他的话同样深深地刺激到了萨尔。

    没错,萨尔回归了,带着不多的成果,他回归后第一时间发现了部落的巨变。他不愿意相信这是个事实,因此他亲自赶到暗矛巨魔所在的回音群岛。

    然后就目睹了这可怕的一幕他已确信,包括奥格瑞玛在内,几乎所有部落或前部落的聚居地都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区别只在于损毁程度不多,以及人命损失的多寡。

    面对老朋友,多年搭档的沃金的职责,萨尔无言以对。

    “我是为了平息元素的愤怒……”

    沃金听到后笑了,可惜是冷笑。

    “平息?相比起沟通,联盟的杜克*马库斯似乎有更好的办法。我的萨满告诉我,他和他的女人已经一口气征服了水、火、风三大元素界,连拉格纳罗斯和奥拉基尔都宰了。现在这三大元素除了艾泽拉斯土生土长的元素生物,谁都不会回应我们萨满的呼唤了。”

    仿佛不解恨,沃金还补刀似的咆哮起来。

    “该死!你这等于放弃了部落,让部落陷入了最大的混乱,死了几十万人,还什么都没做成。与其这样,你当初还不如鼓动激进派找那家伙跟你【玛克戈拉】!哦!”

    “噢!那也不行,你很强,但你绝对不可能对阵加尔鲁什不受伤,一旦受伤,你就会被毒刃毒死。呵呵!我们的老朋友瓦罗克*萨鲁法尔,可是在公平公正的【玛克戈拉】当中默许那家伙使用剧毒武器的!”

    萨尔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残酷的现实,左一巴掌右一巴掌、啪啪啪地抽打着萨尔的脸。

    他很清楚,沃金跟他一样深爱着部落。当年新部落就是他跟最早加入的沃金,一手一脚建成的,然后才有了牛头人、被遗忘者、地精……

    所谓爱之深恨之切。

    沃金如此失态,如此愤怒地咒骂,正是出于他对现在部落的痛心与绝望。

    好久好久,沃金才憋出一句:“你会回来吗?”

    萨尔一面苦涩,沉声道:“在这场大灾变结束之前,我无法考虑其它的事。”

    “还有什么比部落更重要的?”

    萨尔闭上眼睛,当他眼睛再睁开时,眼眸里尽是痛苦。

    “部落也好,兽人也好,我们已经在这场抗击邪恶的战斗中很久没展现出自己的价值了。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一旦艾泽拉斯出现一个没有共同外敌的空窗期,我敢打赌,联盟一定会对部落下手的。到时候,很可能兽人、巨魔、牛头人、地精、被遗忘者这些种族都会从这个星球上被抹去。”

    沃金无比震惊!

    萨尔最后一句话是:“杜克找上我了,要我去当个兜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