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834章 肮脏的玛克戈拉(二更)
    或许有人诟病加尔鲁什为了这次战争牺牲了太多的同胞。但传统兽人眼里,这又如何?

    死掉的都是弱者!

    弱者没有资格拥有荣耀、权力、以及土地!

    “加尔鲁什!”

    “大英雄加尔鲁什!”

    那是震天的欢呼,那是狂野的呐喊,那是万众膜拜的震撼。

    加尔鲁什高举着双臂,他无比嗜爱着这种屹立于权力与荣耀巅峰的感觉。

    他高高举起传承于父亲的单刃斧【血吼】,挥舞了几下。

    虽然他厌恶着自己那个向人类首领杜克*马库斯卑躬屈膝的父亲,但他还是勉强认可了父亲的做法。同时也觉得【血吼】的确好用。

    当然,他对于附近把家传斧头送给自己,而父亲自己改为使用一把从卡拉赞某个恶魔王子手上弄到的山寨版【血吼】,是没什么感觉的。

    至于感受到所谓的父爱……勇猛的兽人不需要父爱,起码他是这样认为的。

    加尔鲁什遥遥指着凯恩,大声道:“凯恩,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承认你弱者的身份,跪在我的面前!”

    “呸!休想!部落在你领导下,只会走向毁灭!”凯恩如此反怼着。

    靠近角斗场的临时观众席上,除了格鲁尔抱着无所谓的表情之外,其余几大酋长都有着紧张的表情。

    特别是凯恩的儿子贝恩,他握紧了自己的双拳。

    作为部落的军事统帅,瓦罗克*萨鲁法尔非常不希望见到这一幕的发生,但是他隐隐知道被彻底激化的矛盾,已经不可可能通过对话来解决了。

    玛克戈拉或许是内战之外解除纠纷的唯一办法。

    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位白发老兽人统帅高高举起右手,重重放下:“我宣布,凯恩*血蹄挑战加尔鲁什*地狱咆哮的玛克戈拉开始!”

    身材更高大魁梧的牛头人酋长,无疑是部落的最强mt,自从萨尔率领兽人西渡卡利姆多大陆之后,凯恩就一直活跃在战争的最前线。

    从闻名天下的海加尔山之战开始,他雄伟的背影就烙印在每一个部落强者的眼底,不曾有丝毫退却。

    他的勇猛和强大,有目共睹。

    事实上,一开战他就彻底地压倒了加尔鲁什。

    “嘭!”一模一样的猛烈冲锋,两大战士英雄化作一道肉眼难辨的流光,在决斗场的中间撞到一块。

    同样的招数,毫无花巧的对碰,自然是力量更强的一方胜利。

    面对体重超过一吨,同样有着天生神力的凯恩,加尔鲁什直接就被撞得倒飞出去。

    今天,在决斗中,凯恩没有拿他最爱用的图腾柱,而是用了另一把称手的长斧。

    完全没有给加尔鲁什反应的余地,凯恩直接发动【心灵之怒】,然后一个【英勇跳跃】庞大的身躯追上倒飞的加尔鲁什,一斧头劈下去。

    近战对砍。

    一寸短一寸险,获得灵活的代价就是攻击距离更长的一方占便宜,所以另一种相对的说法就是一寸长一寸强。

    牛头酋长本来就更强的力量,加上充分发力,当头劈下的一斧,逼得加尔鲁什只能在半空中打横【血吼】强行招架。

    “砰”

    那是震撼整个决斗场的猛击,加尔鲁什无比狼狈地像颗炮弹一样被打了出去。先是猛坠地上,然后在冲力作用下整个身体再度蹦起来,最后无比狼狈地翻滚了足足五个圈,把厚实的红土地犁了一条粗线,才最终停下。

    “啊!”兽人当中发出了骚动,而牛头人、巨魔和被遗忘者们则发出欢呼声。

    “加尔鲁什!投降吧”凯恩暴喝道。

    用力以【血吼】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加尔鲁什愤怒道:“凯恩!你惹怒我了!”

    “那就打到你服为止!”凯恩大步冲过来,举起长战斧,发起猛攻。

    那是毫无悬念的压制,论经验,十个加尔鲁什都比不上凯恩,论力量论装备,凯恩也是完胜加尔鲁什。

    牛头酋长正处于牛头人生命中最强壮的时刻,无论经验还是体格都是巅峰。跟他相比,加尔鲁什太嫩了。

    不知何时,兽人的加油声已经停歇了,他们面色难看地盯着那个被压着打的棕红色身影。

    这时候,加尔鲁什比凯恩更像个防御战。

    当然,身为地狱咆哮家族成员,吼爷那一手跳斩加尔鲁什还是学个七、八成的。

    抓住一个机会加尔鲁什一个从下至上的猛烈反撩,终究用斧头格开了凯恩的长战斧。加尔鲁什抓紧机会,高高跳了起来。因为唯有那样,他才能弥补自己跟凯恩之间的身高和体格差距,更好地命中凯恩的头部要害。

    他要一斧头劈翻这个让他丢脸的牛头酋长。

    可惜,他太嫩了点,挑选的跳跃路线也不好。

    几乎他跃起的瞬间,凯恩的左手就抓住了他的腿,猛地以一个摔跤的姿势,将他狠狠地摔在地上。

    “啊”在与大地的猛烈撞击中,加尔鲁什吐了一口血。

    这只是开始,凯恩就像个摔个破布袋一样,继续抓着加尔鲁什的脚,继续着猛烈的摔打。

    左摔,右摔,左摔,右摔……

    抡圆了膀子的凯恩,直接以绝对的力量羞辱着这位现任的大酋长。

    加尔鲁什被摔得天旋地转,就快撑不住了。

    就在这时候,他胡乱地挥舞着【血吼】,似乎砍中了什么。

    对!

    斧刃的尖端的确划过了凯恩的胸膛。

    身上伤痕过百处,几乎每战必伤的凯恩本来没把这伤当什么。可他马上发现自己胸口传来猛烈的麻痹,随即是难以忍受的窒息感。

    凯恩松开了加尔鲁什的腿,用手摸向自己胸膛的伤口,他看到了自己相当一部分的鲜血变成了绿色。

    他意识到这是什么了:“毒!?”

    凯恩猛地睁大了眼睛,而这一幕,恰好被凯恩的儿子贝恩所目睹!

    正当凯恩几乎全身麻痹的时候,恼羞成怒的加尔鲁什扑了过来,高举的红色战斧散发着猩红妖异的光芒。

    “父亲,不”贝恩惊叫了出声。

    太晚了!

    身中剧毒的凯恩根本无法动弹。

    斧头砍下,兽人当中顿时爆发出如雷的欢呼声!

    加尔鲁什高举着凯恩的首级,发出胜利的咆哮!